日本副首相首访缅甸意义何为?中国集结重兵严阵以待

时间:2015-06-18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香港《东方日报》1月5日文章 原题:日本副首相首访缅甸用意何在日本进军缅甸 抄底中国后院

  摘编如下:

  安倍上任日本首相之后,内阁阁员外访的第一站就是缅甸,在中国柔软的西南腹部猛击一拳,打响围堵中国的第一枪。中国在缅甸节节败退,今后西南地区必将永无宁日。

  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金融担当大臣麻生太郎到访缅甸,表示要加强两国经贸等领域的合作关系,讨论了在工业、司法、投资、文化、体育、电力、教育、医疗和仰光市交通等各方面合作事宜,并参观日本将与缅甸合作开发的迪洛瓦经济特区。


  当地时间2013年1月4日,缅甸仰光,日本副首相首访缅甸参观迪拉瓦工业区一建设工程。


查看更多缅甸北部克钦邦战事

  当地时间2013年1月4日,缅甸仰光,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右)参观迪拉瓦工业区一建设工程。

  麻生此次访缅担负多项任务,一方面是为日本大规模投资缅甸,将在中国的产业转移缅甸做准备,另一方面是为安倍访缅打前站,以提升日缅的战略协作关系。麻生此行一石二鸟,可谓用心良苦。

  在缅甸军政府统治时期,缅甸是中国的后院,中国是缅甸最大的外来投资者。

  但随着缅甸总统登盛决定倒向美国,中国对缅的三大投资项目中便有两个出现问题:投资三十六亿美元的密松大坝被叫停、投资十亿美元的莱比塘铜矿停工。近日,缅甸军方的战机更以打击克钦独立武装分子为名,不时窜入中国国境,炸毁云南民居。

  就在此时,日本乘虚而入。以2011至2012财政年度为例,缅日双边贸易额为8.22亿美元,比上一财政年度大幅增长超过六成。

  中国应积极介入缅甸 不出手将威胁本土


  资料图:缅甸装备的中国制强-5攻击机。


  资料图:缅甸装备的中国制歼-7战机

  据中国官方1月4日证实,2012年12月30日晚,缅甸政府军和克钦独立军发生武装冲突,3发炮弹落入中国境内。这是非常令人震惊的事,尽管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可能不是缅甸政府蓄意而为,且也未造成人员伤亡,但必须要提出,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几乎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炮弹敢落在中国境内,缅甸政府应当对此有必要的解释,并就其国内的冲突问题做出有利于中缅两国共同利益的调整。

  缅甸政府军与缅甸多支少数民族武装之间长期以来战事不断。不过,它和克钦独立组织却有长达17年的停火协议,一直到2011年6月才重开战火。

  战事的重燃,进一步说明缅甸所谓改革进程的不稳定性,对此,缅甸政府应当加强国内治理,以免国内不稳定影响他国,尤其是不能把炮弹打到中国境内。

  如今,缅甸政府成了西方国家的“香饽饽”,日本和美国都在拉拢它。缅甸政府内部也有一些人想往西方靠,但缅甸务必得知道,尽管欧盟与美国在缅甸改革问题上发挥着重要的干涉力,但欧盟和美国是有条件的,且这些条件无益于缅甸解决政府与少数民族武装组织的冲突。

  过去,缅甸政府的确很有决心处理与克钦独立组织的冲突问题,但现在由于受到外界的挑唆,双方坐下来谈的余地越来越小。


  资料图:缅甸装备的中国制歼-7战机


  资料图:缅甸装备的中国制歼-7战机

  对此,中国应当发挥作用,甚至不应排除以善意的方式,为缅甸和平解决内部冲突事宜提出建议、提供援助、提供谈判场地,甚至拉双方坐下来谈。

  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心一意搞建设,对国际关系上的很多问题,甚至是恶意毁坏中国企业形象的言行都不愿意出手,这一方面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但另一方面,也使中国目前周边的局势相当不稳定。一些周边国家的“弱政府”现状,越来越成为中国本土安全的威胁。缅甸冲突在中国境内落下炮弹,就是一记警钟。

  无疑,对中国来说,就缅甸国内事宜进行斡旋是巨大挑战,但如果我们有足够的外交智慧,愿意迈出这早该迈出的一步,只有这样,那么对中国而言,我们才有更多希望将西南边界的被动变为主动,否则我们只能束手无策。

  至于有大量的克钦难民涌入中国境内,中国政府被置于两难境地中。“不驱回”原则是国际社会对待难民的基础性原则。我国早就加入了保护难民的有关公约。

  如果被认定了“难民”身份,就要受到进入国的庇护。否则,就会被指责。但是,由于中国关于难民的法律几乎是空白,认定工作实际是由联合国难民署来做。对此,中国也必须要加强国内难民法的建设。


  被缅甸政府军轰炸后燃起大火的克钦民居


  克钦武装阵地被缅甸政府军轰炸时的场景

  ▲(作者是广西社科院东南亚研究所研究员)

  缅北战事威胁中缅边境安宁 给边贸带来巨大冲击

  缅甸克钦独立军发言人拉南1月4日通过美联社发表声明称,缅甸政府军对克钦军基地附近的空袭3日仍在继续,当天缅甸政府军出动了两架战斗机进攻克钦武装的基地。拉南表示,尽管缅甸政府军攻占了一处山头,但克钦独立军仍控制着守卫总部拉杂的重要战略要地。

  缅甸国家电视台和官方报纸《缅甸新光报》在3日的报道中首次承认,“政府军在进攻(克钦军)中使用了空中掩护”。拉杂位于中缅边界处,其对面就是中国云南省西部边境城市盈江的那邦镇。

  冲突双方各执一词

  目前,缅甸官方与克钦独立军相互指责对方挑起了最近的冲突。《缅甸新光报》3日发表多篇文章,指责克钦独立军破坏公路、铁路运输,攻击警察哨所,并表示缅甸军队并非主动发起进攻,而是为了清除克钦独立军进攻政府军事补给线的据点。


  被缅甸政府军战机轰炸后的克钦武装阵地一片狼藉


  参加战斗的缅甸克钦武装士兵

  文章强调,缅甸联邦政府致力于民族和解,到目前为止已经同克钦独立军进行了11次和平谈判。2012年10月30日,由于克钦独立军将领拒绝出席会议,导致双方谈判无果。

  拉南3日则通过总部在海外的缅甸密兹玛通讯社回应说,缅甸军队试图沿公路向拉杂附近的一处政府军基地运输弹药和大米等给养。“我们当然会攻击给缅军提供给养的车队,这是战争”。

  缅北不断升级的冲突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2日在一份声明中呼吁缅甸政府确保平民生命安全,同时不要阻止人道主义援助物资进入克钦邦交战区域。

  美国国务院2日也表示,缅甸北部冲突中缅甸政府军使用战机令人“极度不安”,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纽兰敦促缅甸政府同克钦军停火,并开始真正的和平对话。


  克钦武装阵地被轰炸时的场景


  资料图:克钦武装士兵

  英国3日则对缅甸北部冲突表达“严重关切”,同时呼吁冲突双方开启和平谈判。

  边境安宁受到影响

  发生在缅甸北部的缅甸政府军与克钦民族独立武装冲突持续不断,给中缅贸易,尤其是边贸带来巨大冲击,严重影响了中缅边境地区老百姓的正常生活。本报记者不久前在缅北采访时了解到,缅北中缅边贸九大口岸中,目前仅有木姐口岸处于开放状态,其他口岸都由于缅北武装冲突处于半关闭或完全关闭状态。此外,武装冲突还造成部分边民逃离家园,越境进入中国境内投亲靠友,给云南省当地的社会管理工作带来一定压力。

  在去年1月12日,两名缅甸政府军士兵非法进入中国云南省德宏州境内,将一名中国公民杀害。事件发生后,中方立即向缅方提出严正交涉,要求缅方尽快查清案情真相,严惩凶手,对死者家属进行赔偿,切实加强对边境地区驻军的教育和管理,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先谈判还是先停火

  自1948年独立以来,民族问题长期困扰缅甸发展。缅甸5700万人口中有135个民族,其中缅族占人口总数的2/3。1947年2月,缅甸主体民族缅族与主要少数民族签署了《彬龙协议》,同意建立统一的缅甸联邦。《彬龙协议》赋予少数民族高度自治、相互间平等的权利。然而自1948年独立后,缅甸中央政府同各少数民族在对《彬龙协议》的解读以及少数民族自治权等问题上发生严重冲突,并爆发了持续长达数十年的武装冲突。虽然缅甸中央政府同许多少数民族武装曾经多次签署过停火协议,但停火都没有维持多久。

  缅甸吴登盛政府自2011年3月成立后,致力于民族和解和国内政治改革。迄今为止,缅甸政府已经同包括掸邦军和克伦民族联盟等10支少数民族武装签署停火协议。

  2011年6月,缅甸政府军同克钦独立军打破了10多年的平静,再次爆发武装冲突,冲突延续至今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负责和平谈判的缅甸总统府部长昂敏此前曾乐观预计,将和克钦独立军在2012年底达成和平协议,但缅甸政府同克钦独立组织在中国瑞丽市举行了两轮和平谈判均无果而终,目前双方尚未就第三轮谈判达成一致。

  据悉,双方的分歧在于,缅甸政府要求先签署停火协议,然后再进行政治谈判。而克钦方面则坚持先进行政治谈判,然后再签署停火协议。除此之外,双方在军事划界、克钦军队整编成边防军等方面也存在巨大分歧。

  克钦独立组织一名内部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克钦的要求是真正的联邦主义,权力共享以及政治平等。我们和缅甸政府已经签署了太多停火协议,但从来没有得到认真遵守。”

  麻生访缅会晤吴登盛 拟提供贷款并免巨额债务

  据日本共同社1月3日消息,正在缅甸进行访问的日本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于缅甸当地时间3日在内比都与该国总统吴登盛举行会谈。

  麻生表示日本将在3月底前提供约5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6亿元)规模的日元贷款。关于缅甸拖欠的约5000亿日元债务,日本政府计划在1月内予以免除。

  共同社报道称,作为安倍内阁重要成员之一的麻生出访缅甸,表明安倍政府经济外交的正式启动。

  日本新政府不仅谋求同各发达国家争相投资的缅甸强化关系,还制定了吸收东南亚经济圈日益增大的需求,推动日本经济发展的战略蓝图。

  有分析指,中国与缅甸经济联系频繁,中日在当地竞争在所难免,日本安倍政府似乎也有意加强与亚洲各国的关系,制约不断崛起的中国,今后双方的关系将更加紧张。

  报道称,麻生在会谈上强调“将全力支持缅甸的改革”。吴登盛表示“日本的援助给欧美带来巨大的影响”,向率先于其他发达国家重启对缅援助的日本政府表达了谢意。会谈持续了1个小时20分钟,支援缅甸少数民族提高生活水平的日本财团会长笹川阳平等也在座。

  麻生在当地举行记者会称:“政权更迭后,日本依然希望同缅甸保持良好关系。”麻生介绍说:“缅甸借款较多,无法进行新的投资。日本将消除这一制约,给予援助。”

  此外,麻生还会见了缅甸财政和税收部长吴温辛、负责少数民族问题的总统府部长昂明。缅甸方面就日方积极向最大城市仰光近郊“迪拉瓦经济特区”提供援助表示了感谢。

  震惊!解放军进入缅甸进行剿匪 伤亡达230人

  很少有人知道,在新中国建立以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曾先后两次进入缅甸执行作战。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但是,当时在大西南的大量国民党残余部队,和许多的当地土匪一起,对抗着人民解放军和新生的政权——大西南的匪患十分严重。

  为解决西南匪患,共有解放军第三、四、五、十八兵团及一兵团的第七军共十三个军部及两个兵团的兵力,从1950年1月开始,展开了大规模的剿匪战斗。到1953年,共歼灭匪特116万余人。

  在人民解放军的打击下,当时在云南的国民党第八军、第二十六军下属的两个团的残部窜入了缅甸境内。还有当地恶霸张伟成、蒙宝业、罗成、吴运煖等部的500多人,也先后逃往缅北地区。他们结合在一起,利用中国军队不能出境作战的条件,经常偷入国境,袭击政府机关和村寨,对当地的红色政权形成极大的威胁。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国民党原第八军军长李弥到缅北整顿残部,组成“云南人民反共救国军”,李弥任“总指挥”。这支土匪部队虽经解放军多次打击,但是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在边境地区兴风作浪,而风声一紧,他们就会溜出国境,匿身缅甸。

  1960年7月,台湾当局将其特种作战部队400余人从台湾空运到了缅北,同时运来大批装备,使这支土匪的人数又增加到了9400多人,编成了5个军、15个师、6个纵队、6个独立团、3个独立支队和一个所谓“军区”。当时这支部队的主要任务便是破坏正在进行的勘定中缅边界的工作。

  1960年下半年,中缅政府达成协议,中国军队在执行作战任务时可以进入缅甸境内20公里。1960年11月11日,解放军前方指挥所在西双版纳成立。此后,解放军共对国民党逃缅部队进行了两次出境作战。

  第一次:

  时 间:1960年11月22日。

  打击对象:逃缅国民党军第一、第四军和第二、三、五、六师师部及所属八个团和八个行动组,其总“兵力”约800人。

  战 果:歼灭国民党军467人(其中校级以上军官22人),60毫米迫击炮4门,机枪27挺,长短枪247支,电台7部。

  第二次:

  时 间:1961年1月25日至2月9日

  打击对象:柳元麟总部及所属第一、二、四军等部,其“兵力”约3150人。

  战 果:歼灭国民党军274人缴获81毫米迫击炮10门,各种机枪21挺,长短枪330支,电台4部,汽车3辆。

  经过第二次打击后,国民党逃缅军被迫撤往台湾。

  在两次出境作战中,解放军官兵共伤亡230人,其中79人牺牲。

  震撼中国人的一幕:缅甸穷山村挂起毛泽东像(图)

  奥巴马对缅甸进行了只有6个小时的访问,虽然时间很短,但关注缅甸的人会越来越多。

  奇怪的是,奥巴马到访的不是军政府缔造的新都内比都,而是缅甸独立后的老都仰光。在缅甸有三个城市当过首都,曼德勒、仰光和内比都。其实,历史还有过一个红都,那就是缅甸的井冈山果敢。

  1968年,毛主席的好学生缅共主席德钦丹东遇害,这一下激怒了中国跟奈温死磕。于是周恩来推出了中国支持缅共武装的七大革命技巧:

  1,公开支持缅共,谴责奈温,不公开地向缅共武装,派遣“成建制的大型顾问组”和输送武器。周恩来提议对外一律称之为“访问组”。


  2,由“有作战能力的人员”,组成“不明国籍的志愿武装团体”,前往缅甸自愿助战;

  3,把十年前已在贵州,四川落户的原缅共人员集中进行军事训练,让他们返回缅甸,他们在中国联姻的亲朋,民兵老乡,友人都可前往缅甸“建立根据地”;

  4,在云南的兵团,农场和插队的上山下乡知青,如果“自愿到缅甸支援世界革命”,有关文件规定:可以享受“参加革命工作”待遇;

  5,建立“缅共中央广播电台”,“暂居”中国境内,“暂借”中国新闻工作者,来声讨奈温统治集团。

  6,由缅共名义公开打出“缅共人民军”的旗号,与奈温政府宣战,以表明是缅甸国内的革命,与中国无关!

  7,云南省的德宏、西双版纳、思茅、临沧、保山等地,市,自治州,以105,106、108、326、等为代号,迅速建立为支援缅共的专职机构与后勤基地。

  因为缅甸情况特殊。首先是两国过去一直友好,它又没有外国势力的介入,我们就需要有个“政策尺度”,避免授人以柄有“军事侵略”的政治色彩。即使万一被缅甸抓住点证据,也可以理直气壮说是美帝、苏修造谣,来个断然否认!



  彭家声照片,左边是果敢旗,右边是缅甸国旗。

  缅共残余武装彭家声部,被首先进行了整编。在云南省镇康县的铁石坡进行各种军事训练。云南省镇康县和缅甸的果敢县仅距8公里,早已在贵州和四川生儿育女的原缅共成员,此时,也被紧急地集合了起来,投入了军事训练。

  同时,数千计的男女知青,也带着“火热的革命激情”投入其中。本博秦全耀的一个小学同学满运喜据说就曾加入了游击队,我们一直很欣佩。后来证实他在版纳学会了舞蹈,如今着书历说,是北京舞蹈学院的知名教授。

  彭家声祖籍中国四川。生于缅甸果敢红石头河。彭家声是长子。兄弟六人全部在果敢身居要职。44岁的彭家声带着几十名青年成立了“果敢人民革命军”,任总司令,与缅甸政府军打起了游击。

  不久,配备先进武器的“缅甸人民军”,在“不明身份”的职业军人娴熟的指挥下,对缅甸政府军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缅共后来成立了4个军区,近10个县委、县政府,建立了缅甸的井冈山“果敢革命根据地”。其鼎盛时期,有近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150-200万人口,军队近 3万人。

  中国“文h大G命”的作法,也被照搬到缅甸。“破四旧、立四新,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剥夺资本家财产”的运动。一时间人心惶惶,四方不得安宁。根据地内的每个村口都搭起竹木做的牌坊,上面并挂毛泽东、德钦丹东的像,每天“早请示、晚汇报”。也开展了“Dang内G命”,有不同意见的定为“修正主义分子”,宣布为“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在缅共的代理人”。

  缅共所谓“Dang内G命”比中国还残酷,“一撤职、二开除、三处决”,为节省子弹,对被批斗者,都由“红卫兵执法队”用竹尖刺死。到根据地的大批青年知识分子,过去曾被认为是“革命新鲜血液”,随着清查成份,这些家庭出身较富裕的学生几乎全被杀光。

  1989年,彭家声被招安,改旗易帜,当了缅甸政府在果敢的主席。唱红歌,唱红歌,老百姓越唱越穷,当官的财富越唱越多。这早是一条不变的法则,红色幽默,彭家声富可敌国。

  光阴荏苒,40多年过去,果敢老百姓们的红色家乡依然还是当年那幅破败相,穷困仍然相魔鬼一样紧紧缠绕着他们,曾经历时几十年的缅甸共产主义革命在这里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岁月在这里仿佛凝固了,一切照旧。

  但是,历史留下了记录,在缅北果敢楂子树乡大旧寨,尽管人们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仍在企盼大救星,挂出了毛泽东。此时,老秦想起了小时的一句歌词: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是个念相。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服务信息
中国版斯特赖克旅?我军最新八轮旅亮相北部战区

中国版斯特赖克旅?我军最新八轮旅亮相北部战区

土耳其军队已打死394人 库尔德用一经典战法对抗到底

土耳其军队已打死394人 库尔德用一经典战法对抗到底

苏联一武器让美恨之入骨 乌克兰改装后令人直呼变态

苏联一武器让美恨之入骨 乌克兰改装后令人直呼变态

火力强劲的山地战的杀手锏 解放军山猫全地形车

火力强劲的山地战的杀手锏 解放军山猫全地形车

美国害怕的苏联武器!当年层出不穷,十个最为吓人

美国害怕的苏联武器!当年层出不穷,十个最为吓人

库尔德武装游击战法玩得溜:导弹准确击中土军坦克

库尔德武装游击战法玩得溜:导弹准确击中土军坦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