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军舰追赶中国渔船 登船后要渔民下跪

时间:2015-06-18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凤凰卫视7月8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在南沙作业中国渔民几乎全来自琼海潭门镇

陈晓楠:6月的中国南海是风平浪静的季节,已经过了一个多月的伏季休渔期,被阳光烤得灼热的渔船,连成片地停泊在了本来就不大的琼海潭门镇的渔港,显得拥挤不堪。

潭门镇是位于海南岛东部沿海,通往南沙群岛最近的一个港口,和其它小镇不同的是呢,整个潭门镇上上下下老老少少,特别关注的就一件事,就是南沙群岛的最新讯息。其实南海休渔期和潭门的渔民关心并不是很大,据了解现在有近三分之一的渔船,超过千人的渔民呢至今还在南沙群岛进行捕捞作业,因为能到南沙作业的中国渔船,几乎都是潭门镇的渔民。

解说:潭门村的船老大王书茂在南沙漂了60天后,他上百号的兄弟和流艘渔船平安的回来了,这一趟尽管没有靠近越南占据的六门礁和南华礁,赚的不多,万幸的是人船无恙如期而归,由于国家柴油补贴,直接发到每个渔民手中,因为王书茂今年出海的次数比以前多了。

王书茂(琼海市潭门镇船老大):现在补贴大概大几百块钱,所以也不错了,国家也看得起我们渔民,看得起我们老百圞姓,真的,如果国家不补贴给你,你也要这样生产,也要这样生存对不对,但是国家补贴了,我们心里就好受多了,这个真的,这个是我们的良心话,我们渔民的良心话。

解说:除了喝酒抽烟之外,打麻将是王书茂的唯一爱好,回到家之后,每天王书茂都叫上几个兄弟打上几麻将,来享受难得的悠闲日子。

不出海的时候,平时潭门的渔民生活比较单调,家家户户除了打鱼之外,几乎不做任何生意,在他们头脑中大海已经给予他们富足的生活了。和王书茂的安逸生活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仅有7个人的琼海渔政管理站,这段时间却忙的不可开交,尽管南沙的形势日趋紧张,但是陆陆续续还有一些渔船要到南沙捕鱼,因此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到南沙作业一定要注意加强自我保护和防御。

何子良(海南省琼海市渔政管理站副站长):这些标志,就标志着我们的那个渔船到南沙海域,到黄岩岛海域生产的一个标志,也就说它现在我们琼海的渔船像020399号渔船,它就在我们南沙海域的那个美济礁那里生产,避风都在这个地方,它这里避风的条件是比较好的。

记者:那我们最远的渔船能到什么位置?

何子良:最远的渔船是到李淮滩这边,李淮滩、广雅滩这边,还有曾母暗沙这边,这边,曾母暗沙这边是我们中国的曾母暗沙。

解说:南沙群岛远离中国大圞陆,其礁岛生态环境独特,海水晶莹剔透,没有任何污染,生物种类多样,多数的海产品都附着在大大小的礁盘上,因此渔民要潜到水下,把吸附在礁石上的海产品抓上来。

王书茂:到南沙那里不是,不是有几种鱼可以抓,那不值钱的我们也不想抓,石眉、石斑这个龙虾、水喉鱼,这个我们赚钱的就抓,其它的是炸的鱼都不想抓。你拿回来卖几块钱一斤,谁拿,跑就跑了,路程那么远,加上远费成本又高,肯定要挑点好鱼才能赚钱呢,都是这样的。

解说:近年来南沙大部分资源丰富的一些岛礁都被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国的军队占领,中国渔船无法靠近,因此王书茂他们出海的这些潭门渔民,无法预料到接下来他们将会遭遇到什么样的情况,而留守在家的亲人们,也随着南沙紧张的局势,对他们的担心越来越多了。

王书茂:谁都是怕,担心的,风浪大了,她也是担心有什么事,对不对,有什么情况,也很想问那个渔政他们。这个事都是担心了,都是这样的,不是老婆,就是亲属左右的亲属都担心,这样的。

解说:天有不测风云,让家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2009年4月的一天,发现王书茂渔船的越南军舰急速驶来,渔民们迅速停止捕捞作业,沉着冷静的王书茂指挥着渔船快速离开,这时越军的信圞号圞弹打过来了。

王书茂:他那个信圞号圞弹都打到我船上都烧起来,我们也照样开,但是我们叫那个我们弟兄他们,第一条大家稳定,第二条就是嚷,不要躲在舱里,就站在那个甲板上把国圞旗升起。为什么要坐在大家露面能看到你的,他们能看到你的,第一条,就是说一看到你,他如果开枪,他不会打你,对不对,你躲在舱里他以为没人,他就会开枪打到窗户里面就怕打到人,都是这样。

我们积累一点经验,就大家坐在那里,站在那里不管他,就是他要抓到就抓到,不抓到就拉倒,反正我们也跟他们周转了两个多钟头,后来我们就东礁和那个咱们部圞队比较近一点嘛,我们后来就跟他周转,他就逼着你往礁盘靠近,你一靠礁盘那就完蛋了,他就抓到你了,但是我们逼着,他船大我们船小,活动能力比较强,我们活动一下,他要转好大弯才能靠近,但是我们跟他周转周转,绕了两个多钟头以后,他只是抓也抓不到我们了,他就自己慢慢,我们就赶快走了。

实际上那次最危险了谁都怕了,我都怕了,说真心话,你万一叫他抓到了,他对人没有问题,人道主义他不管怎么样,他没收你船,万一他不没收你的船,把你的海货他没收了,那就那个汗水就白泄圞了吧。当时我们呢,也赚了几十万在船上,都是这个都是能跑就跑了,中途就是说能跑就跑了。

解说:时隔一年多,仍然在这个海域,王书茂的渔船再次被越南的军舰发现,这一次王书茂还是采取掉头就跑的办法,不过时速只有七八节的小渔船,哪里是千吨大舰的对手,很快王书茂的两艘渔船就被追上。

王书茂:但是你跑不过他的快艇,他一来抓到你,不跑了,抓到了你跑也没用了,就横在那里,他一来就把那个机器邮箱拔掉,拔掉你跑不动了,没有油了,你跑不动了,就待在那里,他就抓到全部抓来,就抓到炮楼那里,让你晒太阳,也不让你上也不给水给你喝,就待在那里。在那里以后,他就请示那个他的最高领导,然后他就没收你的小舢板,反正你如果你抓到两部小艇,他就没收一条,还让一条给你开回来,都是这样的。

又不让你上岛,就让你抛锚在旁边,那几个当兵的站在那里,守在那里看你,看着两个钟头后,他也不说什么话,他就叫你们全部全部上来。但是第一条,他抓以后到那里,那就拿一张纸,上面都是英文叫你签名,但我们说不懂书也不懂英文,反正什么都不懂,他叫你这样这样,意思我们就明白,意思就是说叫你们签名,但是我们不懂,怎么说也不懂,什么都不懂。后来逼得那个当官的气的够呛,那个脸黑黑的,他就骂了,用越南话骂了好多次,他就走了,回去一个钟头后他说是滚蛋,就是叫你们全部到那小舢板上,就十多个人就回来了,这样的,但是害怕。

记者:打你们吗?

王书茂:有时候打,那次没有打,那时候我们不跑啊,反正你跑也没用啊,他要抓就抓了嘛,你跑了他就打你了。

解说:王书茂他们想好了,下次出海还要理直气壮地去南沙那些岛礁,在他们看来那些地方本来就是中国的,尽管有生命危险。

王书茂:说白点,我们这南沙这个我们渔民,真是可以比打仗来说比较勇敢,潭门那个渔民最勇敢啦,我都佩服他们。你看呢越南人在礁盘上接连啪啪啪啪开枪,他们也照样生产,除非你要开巡逻艇上来赶那,抓他,他就跑了。

解说:按照潭门镇的习俗,每次出海前除了选择一个吉祥的出海日子,王书茂兄弟还要到村子里香火最旺的兄弟庙来祭拜,为出海的兄弟和渔船祈福,因为他们相信神灵会始终默默地在注视他们,保佑他们能够顺风顺水,平平安安的回来。

西沙永兴岛具有强烈军事色彩和主权色彩

陈晓楠:永兴岛是西沙群岛当中最大的岛屿,不过面积也只有2.1平方公里,除了美丽迷人的自然风光之外,永兴岛上强烈的军事色彩和主权色彩所构建的人文景观也特别地抢眼。永兴岛上常住人口呢不到千人,除了党政军警之外,就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以渔民为住的那些居民了,这些渔民呢,分布在南沙、中沙以及西沙群岛的这个海域,世世代代以流动作业为主,以捕鱼为生。

解说:三年前,14岁就跟着父亲出海打鱼的符承祥,带着老婆从南海琼海的潭门镇来到了永兴岛,由于潭门附近海域的海货越来越少,到南沙捕鱼又经常被其他国际的军舰、海巡船追逐非常危险,于是在潭门、万宁和文昌一带生产生活的渔民,不得不离开世代久居的渔村,便成群结队地涌向西沙群岛。

永兴岛上渔民的捕捞方式是以礁盘作业为主,下水前要戴上潜水镜和呼吸管,潜到水下十几米甚至30多米的礁石上,把吸附在礁石上的龙虾、螃蟹等海产品抓上来,一开始符承祥还有些不太适应。

符承祥(西沙永兴岛渔民):晚上它睡觉,白天它就不睡觉,就去找东西吃什么,还有一些跑出来不好抓,晚上它就睡在石头里,用那网兜兜还不行,得用鱼叉子叉,这样子好抓一点。

解说:在岛上台风是最大的敌人,前几天的一场暴风雨,把符承祥搭建的小木屋房顶上的毡子都吹走了,台风过后符承祥兄弟俩抓紧时间修缮这个简陋的家。永兴岛上用电是由守岛驻军来供应,一度1块8,每个月光交电费就600多块钱,尽管永兴岛上居民至今仍靠运输船来供应淡水,令符承祥有一丝安慰的是,由于安装了雨水净化设备,又苦又涩的净化水也非常管用,起码可以用来洗澡。

和岛上的渔民一样,不出海的时候,符承祥和家人在有限的地里种些能存活的菜,尽量减少一些开销,由于岛上高温、高湿、高盐的气候的侵袭,使得本来就脆弱的秧苗成活率极低,因此种

服务信息
美国入侵伊拉克是个大错误 萨达姆死了伊拉克人惨了

美国入侵伊拉克是个大错误 萨达姆死了伊拉克人惨了

中国曾引进仿制!爱沙尼亚怒射老炮D30威慑俄罗斯

中国曾引进仿制!爱沙尼亚怒射老炮D30威慑俄罗斯

俄罗斯搞复古阅兵式庆祝军人节:雪橇和坦克齐亮相

俄罗斯搞复古阅兵式庆祝军人节:雪橇和坦克齐亮相

炸个敌人屁股开花!我军东风10巡航导弹三连射猛图

炸个敌人屁股开花!我军东风10巡航导弹三连射猛图

不再靠大妈!俄军队大力培养 士兵吃好穿好要靠他们

不再靠大妈!俄军队大力培养 士兵吃好穿好要靠他们

照得东南一望红!我军这大队诞生过两位金头盔

照得东南一望红!我军这大队诞生过两位金头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