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曾乘坐美军舰收复南沙 外交部长发言戳美痛处

时间:2015-06-30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昨日,外交部长王毅在出席第四届世界和平论坛回答有关南海问题提问时,全面阐述了中方立场。王毅介绍了一些最基本的事实。他强调,中国和美国在二战期间是盟国,中方人员曾坐着美国的军舰去收复南沙群岛。这一点美方朋友应很清楚。

  第一,中国是最先发现、使用并管辖南沙群岛的国家。就传统国际法而言,中国对南沙群岛的主权拥有充分的法理和事实依据。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第二,二战结束后,中国政府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一系列国际公约和协议,依法、公开收复了南沙群岛。中国和美国当时是盟国,中方人员曾坐着美国的军舰去收复南沙群岛。这一点美方朋友应很清楚。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第三,直到上世纪60年代,国际社会包括南海沿岸国家从未就中国对南沙群岛的主权提出过质疑,现在嗓门很高的国家还以外交照会、公开出版地图等方式承认或默认南沙群岛是中国的领土。后来,由于众所周知的中国国内原因,以及南海发现石油的说法,一些国家开始蚕食和侵占中国的岛礁。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实际是最大的受害者。

  

  第四,中国政府一直坚持以和平方式解决南海问题,始终主张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依据国际法,通过直接当事国间的谈判磋商,这也是中国与东盟10国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规定,寻求妥善解决办法。这一立场今后也不会改变。

  第五,中国最近开始进行的一些必要建设,主要是为了改善岛礁上人员的工作和生活条件。而且作为一个大国,中国还需要向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通过发挥这些设施的民用功能造福国际社会。中国在自己的岛礁上搞必要的建设跟一些国家在侵占中国的岛礁上扩建设施是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第六,中方在南沙群岛上的立场为中国历届政府所坚持,一以贯之,我们当然也不会改变。中国对于南沙群岛的主权要求并没有扩大,但也决不会缩小,否则我们无法面对先人和前辈。同时,那种蚕食和侵犯中国领土主权和权益的现象也不能再继续下去,因为那将使我们无法向子孙后代交代。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王毅强调,在这一问题上,我们有着坚定的信念,同时也具备足够的能力。我们将继续以合情、合法的方式维护好我们在南沙的正当权益。我们还会继续同东盟国家一道,通过合作维护好南海和平与稳定,维护好各国根据国际法所享有的国际航行和飞越自由。

  

  从海南某机场起飞,一直向南,海水瓦蓝瓦蓝的,星星点点的岛礁,边沿与海水相接,泛出半透明的碧绿。“我们的南海,就是这么美。”北海舰队航空兵飞行员丁家和上校,曾在这片海天多次穿行。

  丁家和上校说,每次在海上执行任务,从空中俯瞰那些被其他国家占据的岛礁,心里会很难受。这些岛礁变化很快,这次去看还无人控制,下次可能就有人上去了,有了建筑物,再隔一段时间就发现机场在扩大,还竖起了导弹发射架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而他们的探查结果,常常会成为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手中的铁证。

  丁家和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几年前,初到海南执行任务,条件简陋,遇到台风就会停水,一个小房间挤4个人,两把小马扎,大家就趴在床上作图。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南沙画图量特别大,必须预先准备,了解区域内的目标、建筑、海况。”

  

  他经历过的最大的雨,飞机感觉像是撞上了墙。“南海飞行强度大,能够到南沙执行任务的,只有我们这些特种机。”

  睡觉时要防备着四脚蛇和红头蜈蚣,早上5点多起床,6点多太阳还未升起,战机就已升空。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有一次,巡逻机完成岛礁巡逻任务后,又对在我国境内非法开采的某国钻井平台查证、照相。临空后,发现钻井平台与地面所给位置、数量相差较大,需要边计算边建立航线,同时下降高度,还要精确计算好油量。

  这种情况很常见,装备、天气、油量无一不要考虑,还要随时关注外机活动及岛礁上外军的防空设施,对机组的实力和特情处置能力是极大的考验。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丁家和说,过去飞南海,下面很少看到“我们的船”,现在常能看到渔政船、海警船,而那些“有想法”的外国军舰附近,总有我们的军舰在游弋

  

  短暂的雷雨天气后,灿烂的阳光重返辽东半岛某机场。26岁的陈家乐穿着蓝色飞行服,大步走向那架翼展近40米的运-8特种机,准备展开一场训练飞行。

  陈家乐是北海舰队航空兵某师飞行员。该师装备多型信息化战机,担负着“空中指挥所”和“海空信息中枢”的重要使命,被誉为海军信息作战的“主力军”。

  平时,陈家乐和战友们喜欢把自己的部队称为“海天猎鹰”。在我国漫长的海岸线上,这些体量硕大的战机曾多次起飞,执行海上巡逻、维权等任务。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北海舰队航空兵某师多架战机进行编队飞行训练。

 

  这支部队一直处于军事变革的风口浪尖,宫继宏正好经历了它“涅”的过程

  这是一个普通的夏日午后,但对陈家乐来说却意义非凡。

  这位阳光的80后去年刚刚毕业来到这里,今天他即将完成实战化飞行前的最后一个训练课目。尽管很兴奋,但他还是带着一贯的平静走进了布满仪表的驾驶舱。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51岁的宫继宏有着30年飞行经验,曾多次赴东海、南海执行重大任务。

 

  在这里,陈家乐看到机组团队正在紧张地进行飞行前的准备。

  51岁的宫继宏坐在右侧的驾驶位上,他是此次飞行的机长。该型信息化战机由两位飞行员共同驾驶,机长同时负责带教新飞行员。有着30年飞行经验的宫继宏曾多次赴东海、南海执行重大任务。30年里,他带出的徒弟多得数不过来。

  和宫继宏一样,此次飞行的领航员、通信员和空中机械师都是有着二三十年经验的“老飞”。胸前资历章上印着红色的“T”和“1”,显示出他们大多是特级飞行员和一级飞行员。在这支信息化部队,他们是金子般宝贵的资源。

副标题

  20年前,这座机场停靠的都是面临淘汰的老旧轰炸机。如今,各式先进的信息化战机在这里起落。机场旁的草地上,一架退役的轰炸机被制作成展示品,提醒人们不要忘记光荣的历史,更不能忘记“涅槃”的过程。

  陈家乐开始启动这架庞大的战机。机翼上的4个螺旋桨依次发动,嗡嗡的轰鸣声立刻覆盖了整座机场。

  在跑道旁的塔台上,40岁的毛建平和一位副师长共同坐镇指挥。他曾经当选“海军十大杰出青年”,拥有充沛的精力与丰富的飞行经验,是该师的中坚力量之一。在他的指挥下,运-8特种机缓缓向起飞线滑去。

我军机拍到的日本F-15J战机815号机

 

  陈家乐操纵着战机进入加速状态。塔台上的人们看到,飞机螺旋桨在发动机带动下加速旋转起来,产生的巨大力量在很短的距离就将这架几十吨重的大家伙从跑道推上天空。

  庞大的战机升空后迎着海岸线飞去,流线型机身在阳光下泛着光泽。随着高度增加,透过飘忽不定的低云,平静而辽阔的大海出现在领航员张国新的视野中。

我军机拍到的日本F-15J战机815号机

 

  而在驾驶舱后面的任务舱内,该师某飞行团副团长于增雷和战友们则紧盯着设备屏幕上的另一种景象。机舱外的雷达一刻不停地工作着,电脑屏幕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各种回波,这些都是战机侦察到的来自陆海空的各种信号。

  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完全信息化的世界,这些不断变化的箭头和曲线能让指挥所里的将领们“看”得更远、更透彻。

 

服务信息
最强航母领衔美韩西太军演 韩国最强战舰缺席</h1>
        <!--

最强航母领衔美韩西太军演 韩国最强战舰缺席

“航母style”出新版 安全性超美国同行世界第一</h1>
        <!

“航母style”出新版 安全性超美国同行世界第一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包子雷神剧还有新段子!中国抗日神剧何时能止

包子雷神剧还有新段子!中国抗日神剧何时能止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