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黑史:二战后大批德国女性被盟军强暴!

时间:2015-09-06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德国媒体发表题为《盟军士兵如何强暴德国女性》的报道称,他们不仅以解放者的身份来到德国:许多盟军军人在战争末期和占领时期强暴虐待德国女性。“至少有86万德国妇女和女孩(但也有男人和男孩)在战争末期和战后被盟军军人及占领当局的成员强暴。

  到处都有这种事发生”,历史学家米丽娅姆·格布哈特在其新书的开头写道。《当军人来了》一书深入分析了这段发生在1945年且影响至今的历史。

  在德军于东西两线都被击败后,东部的德国人尤其害怕遭苏军复仇。这种恐惧在很大程度上是纳粹领导人的宣传所致。纳粹的宣传机器不遗余力地警告德国民众小心“野兽般的”苏联军人。强暴和虐杀也确实屡见不鲜。

  历史学家格布哈特在其新书中记录了亲历者对暴行的叙述。“我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为这本书作调查”,格布哈特说,“我希望以受害者的视角为切入点。”她不愿像其他书那样罗列每件暴行,而想要尽可能地顾及受害者的感受。

1.jpg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盟军对待德国妇女

  这位女历史学家在书中分析了暴行对受害者的影响,并消除了很多偏见。一方面,她的统计数据与前人不同。许多历史学家宣称,仅在德国东部就有数百万女性被强暴。格布哈特则估算受害者为86万人。另一方面,她还揭露了新的施暴群体。

  强暴不仅发生在苏联控制的东部,英国、法国和美国的占领区也都发生过大规模强暴事件,而且有时持续数日之久。人们在这方面以双重标准衡量盟军和苏军的原因在于,无论当时的人还是后来的历史学家都觉得这些女性大多从盟军那里得到了好处。

  正如当时流传的一种说法所总结的那样:“美国人打败德国军人用了6年时间,搞德国女人只需要一天和一条巧克力。”

2.jpg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美军与德国妇女

  与复仇心切的苏联红军不同,西方军人拥有德国民众当时迫切需要的东西:食品、香烟、尼龙袜。于是人们产生了这样一种印象,那就是在盟军和德国女性之间发生的不是强奸,而在很多时候是一种卖淫关系——但这通常并不符合事实。

  当时,人们很快找到了一个具有谴责意味的词汇来形容这种关系,即“亲善占领军”。这种指责长期令受害者在社会上抬不起头。

副标题

  “值得注意的是,只有少数女性声称自己曾被西方军人强暴”,格布哈特说。这一方面是因为,纳粹的宣传机器并未将西方军人描述成苏联红军那样“兽性大发”的复仇者。另一方面,战后的德国当局对这些“解放者”非常顺从,不愿就德国女性被强暴一事起诉他们。 米尔军事论坛 bbs.miercn.com

  而在当时的判决中,本是受害者的女性甚至被指责是咎由自取。她们被称作“荡妇”。当局对她们很残忍。许多被扣上“堕落”标签的女性被送到了教养院。“在被强暴之后,这些女性在战后又因为长期不为社会信任而再次受到暴力侵害”,格布哈特写道,“许多受害者没有好结局。”

1.jpg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苏联士兵调戏德国女人

  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没能走出阴影,承受着来自身心的双重痛苦(性病和心理创伤),而且还被主流社会所抛弃。涉及堕胎和赔偿诉求时,医生和法官往往作出不利于女性的决定。战后的联邦德国社会对所谓的“不道德行为”展开打击,遭强暴的女性不得不努力证明自己的清白。

2.jpg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盟军三大元首

  当时,主流社会不愿对德国女性与盟军军人之间自愿的和被强迫的性关系加以区分。这指的是迫于生活困苦而卖淫的女性和被强奸的女性。当时,这些女性生下的占领军的孩子比纯粹德国时期的私生子地位还要低。这些儿童无权获得本应享有的社会救济,而且通常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占领当局不是拒绝承担养育这些孩子的责任,就是像法国占领当局那样,只有在母亲同意放弃对孩子的一切权利后,才同意承担养育责任。但即便如此,这些孩子也未像当初约定的那样被送到亲生父亲那里,而是被送去任人领养。直到1956年,联邦德国才颁布了资助这些儿童的规定。他们可以从德国政府那里获得补偿金。但被强奸的女性不在补偿之列。她们什么也得不到。

越南女兵难以抵挡的诱惑:九个姑娘轮番上!

  1979年2月21日,我们突破水高公路,强度曲口溪,在一个叫做蓬晒的小山寨与越军展开了激战。由于那个地形复杂,基本都是山地,无法进行大的军事展开,所以,我们从团里领来的任务就是:目标,肃清326(高平)周边之敌;作战过程,各自为阵,机动作战。

  我与指导员商量之后,决定留下四班作前线预备队,其余以班为单位,分左右两边向守敌包抄。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不一会,在左翼负责佯攻的指导员便负伤被抬了下来,刚刚前移不到200米的阵地眼看又要不保,我看了看四周,越南人虽然不向我们冲锋,但其射击十分诡秘,很难让人判断其工事位置。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我们被压在这个不算太大的山桠口两侧,人员伤亡很大。如果就这么僵持着,就算等到天黑,我们恐怕都再难前进一步。我只得把侧后掩体里的四班拉上去了。

  

  又是一番激烈的交火;我让副连长把他所带的两个班的火器一起拿出来,手榴弹、机枪、步枪、冲锋枪一起轰鸣,敌人显然也被这么密集的射击镇住了,也把主要火力集中到了右侧。

  乘此功夫,四班从指导员攻击的部位迅速穿插绕到了敌人的左后则,见此阵势,越军不得不放弃阵地,丢下一些尸体,边打边逃了。大约到晚上八点多钟,我们在蓬晒垭口会合,一边清点人数,处置伤员和牺牲了的战友,一边登记俘虏(我们此役抓了两个俘虏)和被击毙的敌人。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这时,四班长王向红跑来向我报告,说他们班的周根和不见了,打扫战场时也没发现他的尸体。

  

  这个问题就复杂了,会不会被越南人俘虏啦?

  第二天我把情况向团首长作了汇报;过了几天,我们拿下高平,几天前驻守蓬晒的越军好几个都成了我们的俘虏,经过反复审问,他们坚决否认在蓬晒俘虏过任何中国军人。

  周根和没有被俘虏,那他一定是牺牲了。3月7日凌晨,部队接到回撤的命令;我在连队阵亡烈士的名单上认真地写上了周根和的名字。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周根和是一位老兵,这“老兵”对周根和实在是名副其实;他出生在山东沂蒙山区,家境贫寒;据他自己讲,曾断断续续地念过四年小学。

  1976年,周根和21岁,因为家穷,媳妇不愿过门,正巧此时适逢征兵,因为那时农村没有户籍登记制度,年龄自己说多大就是多大,所以,周根和谎称自己19岁而顺利入伍。

  

  1979年3月14日,我们顺利地回到了祖国,在龙邦,我们受到祖国人民的热情欢迎,部队首长也一再地对我们进行慰问。作为基层连队负责人,我们一遍遍地上报、核实连里的烈士姓名、人数等等。

  3月22日,团长突然来电话,要我即刻到团部去一趟。好在部队尚处在休整期间,驻地比较集中,相距不远;约20分钟我便到了团部。

  团长一看到我,就对着警卫员打手势,喊着说:“快,快,快喊他出来。”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我还没回过神来,周根和竟站在了我的面前。我没等他敬礼的手放下来就一把把他抱了起来:“小子,活着啦!跑到哪去了?啊?”

  团长过来扒拉了我一把:“哎,哎,人家现在可是传奇人物了;啊,这个以后再说,现在,人还是交给你,你可得给我好好优待;周根和同志的审查材料和英勇事迹材料,一会由团政治部的同志交给你,我就不多说了。”

  

  团里转来的材料彻底揭开了周根和失踪之谜。

  那天,当周根和与四班战士们一起向敌人发起攻击的时候,他追着几个越南人边打边走,在消灭了几个敌人之后自己迷路了,并且子弹也打光了;他在灌木丛中寻找一圈无果以后,出于安全考虑,就借助一个树坑掩体坐了下来,打算等再想办法。

  没想到周根和一个人在灌木丛里一隐一现的转圈,竟被另外几双眼睛看得清清楚楚。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这是一个刚从磅逊省调来的增援部队的一个女兵班,一共九个人;她们既是战斗员,也是宣传员;因为具备战斗能力,她们经常单独执行任务,独立行动到某个战斗单位去慰问演出。这次出来也是到蓬晒前线慰问的。

  

  可是,她们还没有与蓬晒守军联系上,就被双方激烈的交火给隔开了,直至后来守军逃离也就没给顾上她们。她们隐蔽在一个不为注意的地方直至看到独自一人的周根和。

  看到周根和钻到一个树坑里躺下了,他们便悄悄地围拢了过来,一直围到周根和的跟前。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周根和呢,因为一路追敌,肯定比较疲惫,此时竟然睡着了。

  活该周根和命大!这几女兵竟然谁也不愿意下手(开枪)杀掉周根和,常年生活在女多男少的越南的她们,被一个年轻的中国男人给迷住了。

  

  最后,她们以手势为号,几个人一起扑上去,把睡着了的周根和死死按住:周根和被她们俘虏了。

  出乎周根和意料的是,她们没有把他带回军营,而是七拐八拐拐进了一个不小的山洞。这里边竟然还有不少生活物资储备,甚至还有收音机;看来这些女兵们在出发前是有所准备的。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出奇了;女兵们叽叽喳喳的商议了一番后,轮流过来一人亲周根和一口;有的竟然抱着不肯松口,把周根和脸上的灰土都吞下去了。

  这可把没娶成媳妇的周根和给吓坏了;可怜地瘫倒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

  

  这倒又惹得女兵们一阵哈哈大笑。接着,她们又是争先恐后地拿好吃的东西给周根和吃(大部分的罐头都是中国产),又是拿毛巾给周根和擦脸擦手,还要不失时机地在周根和脸上、手上亲上一口。

  就算周根和没沾过女人,不解风月,但怎么说他也是个男人啊,并且正值青春年少,再笨再蠢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嘛;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她们不要他做任何事情,“吃”和“休息”是她们从词典上学来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汉语单词,也是她们对他最多的交代;作为军人。

  

  女兵们对于值哨站岗井井有条,就是不要他去。十几天过去了,女兵们对他的热情似乎一点都没消退;可是,他和她们都知道,这是一场生命游戏!

  无论他们所代表的哪一方,一旦知道了这件事,都是军法所不容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说服她们,要她们放下,跟着他向中国投降。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他不停地向她们比划着放下的意思,吃饭的时候大家在一起就集体比划,与每一个人做爱之后都比划一遍;显然,她们对他的比划从一开始就是明白的,只是好像都不当真,终于,收音机里传来中国撤军的消息,这是必须抉择的时候了。

  

  在得到周根和不会被枪毙的保证之后,她们选择了跟着周根和投降中国的决定。1979年3月10日,他们先于周根和的原连队,在中越边境被兄弟部队接收;根据周根和的讲述随即开始了对他的审查,并开始与他的原部队的联系。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这也就有了前面的一幕。就这样,周根和先被越南女兵俘虏,后又没费一枪一弹俘虏了九个越南女兵。

越战趣闻:越南女兵竟捉中国男子当丈夫

  我叫黄干宗,家住在中越边境的一个小村子里。1979年1月17日,震惊世界的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打响。我和我的同村人报名参加了民工队,跟随军队开到了前线,帮助运送弹药、食品和伤员。

  1月25日晚,民工队的住宿地突然遭到炮弹的袭击,没有经验的民工们像炸了窝的马蜂四处奔跑。由于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也不知往哪个方向跑,我一口气竟跑了好几里山路。突然脚下被绊了一下,我立即被人反绑了双手,架起飞跑着上了山。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天渐渐地亮了,醒来时我才看清昨晚俘获我的原来是两个越南女兵。她们会说很简短的中国话,告诉我她们不会伤害我,只要我不乱跑。高个子叫黎氏萍,性格活泼开朗;矮个子叫阮氏英,比较内向,不爱说话。

  

  这两个越南女兵完全不像传说中那么凶狠强悍,而是很和气,我紧张的心放松了,从交谈中得知,她们是边境北太省那代县人。国家持续了几十年的战争,她们那里几乎没有青壮年男人。她们18岁就应征入伍,在抗美战争中打了5年仗。

  1976年战争胜利后,又爆发了与中国人的边境战争。阿萍和阿英自忖年已26岁,不知越南与中国的边境战争会不会扩大,她们厌倦了战争,不愿再把青春扔到战火中。当然,她们不敢回家乡,因为战时对逃兵的惩罚是严厉的,再说家乡也摆脱不了战争乌云的笼罩,只有到远离人世的原始大森林中去,才能过上平静的生活。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当夜幕降临之际,她们一前一后把我“押”入了茫茫的原始森林。不知走了多远,前面豁然开朗,是一片没有树木的小草地。当我得知她们要我在这里与她们定居时,我一时慌乱起来,大闹着要回去,回到自己的祖国。阿萍很耐心地劝说,外面的战争很残酷,何必呢?并警告我千万不要逃跑,否则会出危险。

  遭马蜂围攻

  

  两个女人强迫着一个男人开始了生活。一天阿萍和阿英在那边挥刀砍树搭棚,我坐在溪边思念家人。“你,过来把树拖过去。”阿萍叫我。我懒洋洋地过去抱起一棵砍下的树干,往这边草地拖。

  突然轰的一声闷响,旋即飞起一团“黑雾”。不好!碰到马蜂窝了,亚热带原始森林的马蜂很大个,能把人蜇死。我一边逃命,一边脱下外衣准备横扫马蜂,其实这种抵挡是无用的,眼看着难逃马蜂毒手。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阿萍飞奔过来,拉住我就跳进旁边的溪流里,抱着我沉入水下,马蜂只能在水面上轰鸣而无可奈何。一会儿,我们将头伸出水面呼吸,马蜂一见,就拼命俯冲下来,可一接近水面,人又没于水下,不少马蜂被急流冲走。露出水面,又沉下去,如此反复,急于进攻的马蜂不断被急流冲走,庞大的蜂群只剩下一小撮了,它们不敢恋战,悻悻地飞走,消失在丛林里。

  

  这时,阿萍才把我松开爬上岸,我跑到一块大石头后面,脱下湿漉漉的衣服拧水,晒在大石头上,这时太阳照在身上暖烘烘的。我伸出头望望那边,眼前的情景使我呆住了:阿萍竟不遮避就在溪边脱光了衣服拧水,那匀称丰满的女性躯体平生第一次展现在我眼前。

  我顿时感到浑身燥热,一种原始的本能冲动起来,然而胆怯抑制了冲动,这些长期在战火中爬滚的女人都是冷酷的,我不由缩下头,害怕冒犯了她。阿萍已知我的举动,微微一笑,晾好衣服后,径直一丝不挂地走到大石头后面。那边的阿英握住了刀,呆呆地望着这边,似乎要看穿大石头后面的秘密。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两天后,一个新草棚在草地上搭起来了,这就是家,这两个在战争硝烟中爬滚多年的女子,挟持一个男子,在这里实现了返璞归真的愿望。出逃差点丧命到原始森林已两个多月,我决计逃跑。那天天没亮,两个女子还在熟睡之中,我带上了暗中准备的食物,悄悄地摸出了草棚朝早已判断的正北方向走。我走得飞快,怕她们醒来追上。

  

  群山连绵,林深似海,我盼望太阳出来重新判断方向,但阳光根本穿不透这树木遮天的大森林。脚下覆盖着厚厚的腐殖层,一年四季都是湿漉漉的,踩上去就变成了腐泥,而且散发出刺鼻的臭味。厚厚的腐殖层没到小腿,我艰难地跋涉,刺鼻的腐臭直冲脑门,我感到头晕,想吐。

  突然一脚踩下去,腐殖层深及大腿,我拼命想拔出腿来,觉得全身无力,一阵眩晕袭上头,我倒了下去。醒来的时候,我躺在草棚里,阿萍和阿英紧紧地搂着我,给我取暖。腐殖层散发的湿气体俗称瘴气,被踩开后散发的瘴气更浓重,我中毒晕倒,被她们循踪救回后,发热发冷昏迷了两天两夜。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她们日夜为我敷冷水,喂草药,又用身体为我取暖。后来才知道,如果不用身体取暖,我的血液会逐渐冷却下来,直到慢慢僵化而死去。阿萍说:“今后千万别乱跑,别说毒蛇马蜂会咬死你,就是方向你都摸不清。你后来跑的方向朝南了,越跑岂不是离你们中国越远?再说外面打仗,就是跑出去又能安宁吗?”看到阿萍恳求的眼光,我再也无话可说了。

  

  阿萍怎么能理解我呢?我怎么可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啊。家里还有我的老父母,有两个未成年的妹妹,还有我的好几个朋友。不过我明白了,自己一个人要跑出这茫茫的原始大森林是不容易的,我只好忍耐,待今后有机会再说。

  与土着相遇旱季到来了,我们走出了草棚,趁好天气多捕一些猎物,晒干肉留到雨季享用。阿萍拿着砍刀走在前头开路,我们翻过一座山。走在前面的阿萍突然感到脚下被什么绊住了,她敏捷地翻了一个滚,几乎同时,“嗖嗖嗖”三支利竹箭射向刚才被绊脚的位置,好险!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这是一个狩猎的自动发射装置,是谁安装的呢?难道大森林里还另有他人?我们决定潜伏等候狩猎者。次日上午,一个扛着木杈、挎着大弓、赤着上身的中年大汉来了,见了我们,立即张弓搭箭。阿萍与他说了自己的情况,他紧张的神情缓和下来。

  

  他自我介绍叫阿根,20年前,他的父辈为躲避战乱,拖家带口,从富寿省进入这原始大森林居住,成为大森林的土着居民,他邀我们到部落里作客。听说阿根带来了客人,全部落的男女老少都出来迎接。令我吃惊的是,这里的所有成年女人和男人一样光着上身,两只硕大的乳房毫无顾忌地暴露在生人眼前。

  部落的居民们非常好客,炖了香喷喷的肉招待客人。1953年抗法战争中,他们5户人家进入这原始森林,选择了这水草丰富阳光充足的地方,断木筑屋,种植玉米、荞麦和蔬菜,畜养猪、鸡、鹅,还利用石灰岩洞里的硝土熬盐,过着自给自足的原始生活。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不再当“压寨丈夫”

  我和两个女人离开了生活一年多的小草棚,搬到部落里生活了。阿萍与我组成了“家庭”,阿英嫁给了难产死了妻子的阿根。我到原始大森林已进入第13个年头了。

  

  一天我背上弓独自外出狩猎。翻过几座山,突然看到前面有个小草棚,地上弃着几只空瓶子。我拿起瓶子看上面的商标,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是广西生产的啤酒的空瓶。我们国家的啤酒为什么到了越南?是越南人缴获的“战利品”?

  不会,军队打仗不可能使用这种易碎不易带的瓶装啤酒。那就是越南人买进来的,有买卖就说明两国早已不打仗了。为了证实我的判断,此后我每天都以捕猎为由,到这里守候,终于有两个人来割果胶了。我向这两个人了解外面情况,才知道中越早已不打仗,而且边境贸易越来越活跃。

 

  我决定不在这里再做“压寨丈夫”!我要回到祖国去!经过无数次的痛苦挣扎,我最后还是决定回归。月亮已升起很高,窗口泻进的月光照在阿萍脸上,她在熟睡。我背起准备好的干粮,一头扎进黑暗的大森林里。

  后序

  1991年9月,黄干宗跋涉3天3夜终于走出茫茫原始大森林,跨入祖国国土,回到离别13年的亲人身边。后来,他在边境贸易点上开了一个小店,当上了小老板。许多人替他介绍对象,想让他有个家,但他一一拒绝了。他说,他心里一直感到很内疚,夜里常梦见阿萍哭着求他回去。据说,现在他还想念着阿萍,打算把她接出来。

服务信息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首见中国鹰击12导弹舰上发射图!一发瘫痪航母

首见中国鹰击12导弹舰上发射图!一发瘫痪航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