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记录老北京红灯区:传说中的“八大胡同”

时间:2015-07-30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老北京的八大胡同,曾经闻名于中外,只不过,他们展示的不是老北京的风土人情,而是曾是烟花柳巷的代名词。当年,这八条胡同的妓院多是一等二等,妓女的“档次”也比较高,所以才如此知名。

  北京八大烟花柳巷:陕西巷

  陕西巷是一条南北走向的胡同,其北口与棕树斜街相交,南至珠市口西大街。此胡同东侧与榆树巷、万福巷相交,北侧与韩家胡同、百顺相同、东壁营胡同相交。

  据说陕西巷明代就已存在,而数百年来未曾更名,实属难得。至于陕西巷的由来,据《京城胡同徐瀛速写集》记载,明初,大量商户云集前门外地区,招商居货,此巷聚集了许多陕西籍的木材商囤积木料,故名陕西巷。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现如今陕西巷最富盛名的建筑当属翻建后的上林仙馆(现名陕西巷宾馆)。是前门地区经营胡同游的三轮车夫们必到之所。

  据宾馆简介,清末民初的名妓赛金花、小凤仙都曾在此搭班,但据记载赛金花的怡香院在榆树巷1号;小凤仙的云吉班在陕西巷52号,而那些并非北京人的三轮车夫也对此大肆渲染,混淆视听,其目的只有一个,赚钱。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看看是要付费的)我在与陕西巷的老街坊闲聊时得知,上林仙馆的前身并非是妓院,而是一家药铺,主要经营“二药一纸”。所谓二药,即春药和麝香。在八大胡同卖春药不足为奇,而麝香是妓女们的打胎良药。而一纸指的是冥纸,供妓女接客后之用。接客后烧纸,是妓女慰藉自己。

  

  北京八大烟花柳巷:百顺胡同

  百顺胡同原名柏树胡同。明朝称柏树胡同,因种有柏树故得名。清初谐音取“百事顺遂”的含义,更名为百顺胡同。

  百顺胡同位于大栅栏地区的西南部,全长245米,宽5.7米。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百顺胡同的东口是陕西巷,西口开在大百顺胡同,与它并行的北面是韩家胡同,南面是东壁营与西壁营胡同。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在八大胡同中百顺胡同名气最大,各个院落的历史沿革也较复杂,很多院子自建造起经过多次易手,有一些老住户也说不清它的来龙去脉。我们现在知道的是百顺胡同最初曾设有太平会馆、晋太会馆。会馆后来大多改为民居。山西太平会馆建于清乾隆年间,初称太平会馆,后改名太平试馆。着名藏书家、山东益都李文藻曾假寓馆内。咸丰年间,移馆王广福斜街,定名“太平试馆”。馆匾为大青石料。

  

  北京八大烟花柳巷:石头胡同

  石头胡同南起珠市口西大街,北至铁树斜街。据说明永乐年间,北京城为永乐皇帝迁都之事,而大兴土木。石头胡同就是当年存放石料之地。算一算石头之名至今已近六百年的历史了。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据传当年石头胡同是茶室(二等妓院)和会馆云集之所,但现在均已无踪可寻。我曾与胡同的老街坊闲聊,据他们叙说,石头不在八大胡同之列,他主要是为八大胡同提供商业服务的。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原因是,胡同里虽然妓院众多,但五行八作更多,茶寮酒肆、饭铺烟馆、戏院书场无一不有,如同现在的商业一条街一般。全国闻名的大北照相馆前身就坐落在石头胡同北口路西。

  

  北京八大烟花柳巷:韩家胡同

  韩家胡同,位于前门外大栅栏地区的西南面,是条老胡同。原名“韩家潭”。直到1965年整顿地名时,才改为韩家胡同。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韩家潭是一条文化底蕴丰厚的胡同。因为这条古老的胡同正是国粹京剧的发源地之一,它孕育和催生了京剧的问世;同时这里又有清初大戏剧理论家李渔的故居--芥子园。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李渔在这里写出了不少名剧和戏剧理论,并组织了《芥子园画谱》的出版,名扬海内外……

  

  北京八大烟花柳巷:

  王广福斜街,现在叫棕树斜街,东连大、小李纱帽胡同,西接石头胡同,这条胡同的房屋较为破旧。

  从前,这里集中了三等妓院,有名的有久香茶室、聚千院、贵香院、双金下处、全乐下处、月来店下处等。李纱帽胡同,原来分为大李纱帽、小李纱帽两条胡同,现在已改为大力胡同和小力胡同。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小李纱帽是“八大胡同”之一。这条胡同不大,总共有21个门牌号,但是在老北京,妓院就占了近20个院子。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这里的妓院主要是三等,有名的有双凤楼、鑫美楼、永全院、天顺楼、泉生楼、连升店下处等。因这条胡同离一些戏园子和饭庄较近,所以也有几所二等妓院。

  

  北京八大烟花柳巷:胭脂胡同

  胭脂胡同原名胭脂巷,全长100米,宽约5米。胭脂胡同北口开在百顺胡同,南口开在两广路上。胡同呈南北方向,其中部有东壁营与西壁营从中穿过。现残存长仅有三四十米,胡同虽小,但常被列入八大胡同之中。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在八大胡同中胭脂胡同最短,但一等妓院有十多家。此地曾有店铺制售胭脂粉,主供“八大胡同”烟花女施用,故名胭脂胡同。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明代小说《警世通言》及京剧中流传很广的王景隆(金龙)与苏三(玉堂春)的故事,有人考证就发生在胭脂胡同内的“苏家大院莳花馆”。它是一处三进四合院。其大门开在百顺胡同。据史载这条胡同在咸丰年间就:“香车络绎不绝、妓风大炽、呼酒唤客彻夜震耳。”

  

  北京八大烟花柳巷:外廊营胡同

  巷名外郎营,固可解为吏人聚居之处,但也存在着其地本为某外郎坟茔的可能。考虑到该地向系金中都、元大都城外之郊野,则由“茔”讹为“营”的可能性尤大。因明代已写做“营”,便可知其为“茔”,至晚也是元代之事,甚或更早。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老北京的妓女分为“南班”与“北班”两种,一般来说,“南班”的妓女主要是江南一带的女子,档次高一些,不但有色,而且有才。这样的妓女陪的多是达官显贵,如京城名妓赛金花、小凤仙等。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北班”的妓女以黄河以北地区的女子为主,相貌好,但文化素养差一些。“八大胡同”的妓女以“南班”居多,故多为一、二等妓院。而其它地区的妓院,大多数是“北班”。当时在京城做官和经商的人多是南方人,因此,“八大胡同”成为这些达官贵人经常出入的地界。

  

  北京八大烟花柳巷:皮条营

  东壁营胡同原名东壁营、东皮条营、皮条胡同。它位于大栅栏地区的南部,全长75米,宽3米。东壁营胡同与西壁营胡同实际上是一条胡同,胭脂胡同从中穿过,由此分成了两条胡同,它的东口在陕西巷。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民国时在这条胡同中最多的就是暗娼,清末时有几家半公开的妓院。这条胡同主要是从百顺胡同争夺一些客源。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东壁营胡同8号,原为一家茶室,后拆改。现院内约住有20多家居民。

  

  百思不得其解:日本红灯区小姐为何多是中国人

  日本红灯区有哪些潜规则呢?这些在日本男人圈子里其实是公开的秘密,但远在彼岸的同胞们却未必知道。我的总结未必是最完整的,欢迎补充。日本红灯区的潜规则大概有这些:

  “无料”在日本语的意思中是免费。在日本各地的红灯区里,充斥着各种名目的“无料案内所”和“无料情报馆”。这些地方其实就是介绍情色服务的中介,他们宣称的“无料”,其实仅是介绍小姐的服务免费。当你要服务的时候是要收费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而“无料案内所”和“无料情报馆”的生存之道,其实是通过介绍嫖客到风俗店消费,从风俗店那里收取中介费用。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站在客人的角度,这种“无料案内所”和“无料情报馆”实际上是先“无料”再“有料”。这种“无料案内所”和“无料情报馆”的客源主要是外地人或者是情窦初开的少男,熟悉门路的本地人大可跳过无料案内所这一步了。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由于风俗业在日本是合法的,只要你持牌经营就是合法。因此,与其他生意一样,风俗业也与时俱进搞起电子商务,实行“网上购物”。

  曾经红透日本的AV女优小泽玛利亚由于人气下滑沦为网上应召女郎。其实这种“网上购物”式的风俗行为在日本极为普遍,许多男士会在时钟酒店开好房,然后通过“网上订购”要求风俗店 “送货上门”。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风俗场所是指直接向客人提供性服务的场所。这些风俗店的名字千奇百怪,有的甚至令人摸不着头脑。比如东京有一家叫“快生堂”,乍眼一看还以为是卖化妆品的,广东人一听还以为是卖凉茶的。又比如有一家叫“柏もみもみ诊疗所”的,乍眼一看还以为是一家私人诊所,谁会想到是一间炮房?但是,日本男人却很容易分辨出这些场所就是风俗店。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日本国内事事以本国国民优先是世界闻名的,难道连从事性工作的日本MM也有“非我族类,不让你干”的觉悟?日本的妓女不做中国人生意难道是她们敌视中国?其实都不是,她们还没有那么高的“思想觉悟”。无料案内所的工作人员都是社会的底层,文化修养十分有限,除了日本语之外极少有懂外国语的。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加上日本民间其实有一种“怕”外国人的心理,这种“怕”其实是不了解,加上语言不通,这就让无料案内所形成了一个默认的行规:只招待本国人,不招待外国人。这是一般的、普遍的行规。当然,也会有例外的。一些高级的夜总会也会抛开了国家的界限,接纳前去消费的外国人。

  这是中国新移民的悲哀,也见证着许多中国女留学生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曾经是日本传统红灯区之一的新宿歌舞伎一番町,如今变成了中国籍小姐们集体“企街” 拉客之地。这在日本也是公开的秘密。每逢夜幕降临,东京新宿歌舞伎町内就聚集了一群来自中国的小姐,她们在街上操着熟练的日本语拉客。

  但从她们之间交谈可以听出,其实她们都是中国人。生活所迫是许多在日女同胞从事风俗业的主要原因,其中又以女留学生为多。有在日华人在博客上甚至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来形容歌舞伎町中国小姐人数之多。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其实尔冬升导演的《新宿事件》很深刻地反映了相当一部分中国女留学生因为经济问题而沦落风尘的客观现实。到歌舞伎町可以找到中国小姐,这在日本已不是什么秘密。

  光顾风俗店是一种“偷吃”的行为。日本风俗业有一个潜规则,就是客人到风俗店玩,小姐不可把雾水情缘发展成固定关系,更不可破坏他人的家庭。可是,在日本从事风俗业的中国小姐们却偏偏不守规则,碰上了有钱的客人就死缠烂打,为了傍大款不惜破坏他人的家庭。这是许多日本妇女讨厌中国小姐的主要原因。

  

  目前,在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超过了10万人,留学日本已成为中国学生的热门选择。日本的消费水平比较高,留学生普遍会靠打工支付生活费。日本政府规定上课期间打工每周不得超过28小时,而且不允许从事色情场所、赌博等违法场所的工作。由于在日本打工并不容易和经济等因素,很多留学生走上了“打黑工”这条路。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中国女生闯荡日本,回忆做女体盛的屈辱经历

  主人公:王娜 人物简介:王娜从小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父母都是艺术学院的老师,家庭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让她受到了良好的艺术熏陶。大学毕业后,只身到日本闯荡,想在日本读艺术学院。带去的钱很快就花光了,还没有找到工作,加上艺术学院还需要一大笔钱,所以她自己求职的标准一降再降。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中国女生闯荡日本,回忆做女体盛的屈辱经历

  迫于生计做起“女体盛”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父母都是艺术学院的老师,家庭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让我受到了良好的艺术熏陶。大学毕业后,我只身到日本去闯荡。

  

  母亲事先和几年前移民到日本的表姑取得了联系。春天,我在日本的北海道见到了多年没有见的表姑。然而,短暂的兴奋很快被残酷的现实所扰乱。原来,表姑的丈夫在几年前就已经去世,留下了表姑和一个比我大三岁的表姐安子相依为命,一家人就全靠安子在商场打零工维持生活,日子过得紧巴巴。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安子天生丽质,但没念多少书,一直都没有一份合适的工作。一有空闲,安子就会陪着我到处找招聘广告,精心准备面试,结果总是一无所获。我带去的钱很快就花光了,而且上艺术学院还需要一大笔钱,闲散中我越来越坐不住了,把自己求职的标准一降再降,工作还是没有着落。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一次,表姑的邻居很热情的来到表姑家里,“我有一个朋友开了一家餐厅,现在需要招聘一批漂亮女孩子做‘女体盛’,安子自身条件很不错,如果她愿意,明天就可以先过去面试,很快就能上班。”

  

  “其实没那么复杂,我们日本把女体盛看作为艺术献身,况且这一行收入还挺高的,你们俩可以考虑一下。”邻居轻描淡写地说。因为生活拮据,我和表姐终于决定去做这份工作。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艰苦训练后我终于“合格”我和安子被带到了一家豪华的餐厅的一个大包房,看着有好几个脸蛋漂亮、身材苗条的女孩早就到了,和我们一样等待面试。考官是几个大男人,他们色迷迷的从上到下,仔细打量每个前来面试的女孩子,再问上几个简单的问题,很快就决定每个人的去与留。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原来,做日本“女体盛”首先要求必须是处女。因为日本人认为只有处女才具有内在的纯洁与外在的洁净。我当时23岁,还是处女。安子那时已经26岁,早就不是处女了,但是她说她只有20岁,从没有与任何男人发生过性关系。

  

  就这样,我和安子都过了关,然后接受培训。第二天,我和安子在老板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干净整洁的包间里面,接受一位女老师的专业培训。安子早先就告诉我,作“女体盛”要经过严格的训练,但后来的特殊训练还是我没有想到的。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按照老师的要求,我们首先像人体模特一样脱光了衣服,静静的躺在地板上。第一个科目是坚韧性格训练,老师在我们全裸身体的六个部位各放了六个鸡蛋并开始计时,不时把冰水一滴滴的洒在我们身上,只要有一个鸡蛋掉在地上,计时器就会立即归零并重新训练……

  经过一个多月的专业训练,我和安子终于通过层层严格的考试,成为合格的“女体盛”。一天傍晚,饭店里来了一群客人,于是老板让我为他们服务。就这样,开始了我的“女体盛”经历。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我在矛盾与痛苦中徘徊虽然有过先前的演练经验,真到要上岗的时候,我还是紧张得出了一身冷汗,但我还是立即开始按照要求,进行严格的净身程序。当一切准备完后,我来到用餐的室里,这里几乎没有任何装潢,只有一幅古画、一株盆栽,以及一只装饰花瓶,室内很凉爽,老板说这是为了防止“女体盛”出汗。

  

  我在房间中央躺下,头发呈扇形散开,并缀以花瓣,摆好设计好的固定姿势。感觉完全就是罪犯上绞刑架,全身僵硬得连气都不敢出。一切就绪之后,我死死的盯着天花板,镇定心情,惟愿这一切赶快结束。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客人们穿着传统浴衣进入房间,有一位助工从厨房端来一大盘寿司,她熟练而快速地将寿司放置在我身上。一刻都不容耽误,因为寿司刚好时才是最美味的。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突然有人提出要把我的阴部和乳头特别显露出来,原本就紧张的我一下子脸红到耳根,恨不得立即找个地缝钻下去,但职业要求不允许我这样做,在羞涩和愤怒中,我还是按照客人的要求做了。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客人却并不以为然,也许是见惯不怪吧。第一次工作很顺利,他们在我的身上夹着菜,开心地吃着,并没有什么过分之举。但后来的几个很野蛮的家伙却让人感到恶心。那几个客人并不立即动手吃饭,首先是评论我的身材来,批评我的胸部、腹部及大腿等的形状。

  

  后来还有一个客人喝多了酒,竟去抚摩我的下身的隐私部位,我的心里又是害怕,又是愤怒,但却不能说话,更不能动。因为“女体盛”这项服务是最高原则是:对顾客完全的服务、娱乐与服从。

  客人终于吃完饭挺着肚子离开了,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漫长的两个多小时,我犹如从天堂一下子掉进了人间地狱,度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等到去清洗自己身体的时候,我突然感到翻江倒海的恶心,呕吐不止。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第一次从老板手中接过厚厚的工资,我难过得大哭了一场。那是自己有身体和屈辱换来的啊。我这时才觉得,还是在国内,日子多么顺心,哪用得自己这样去赚钱呢。有了钱后,我在北海道一所艺术学院学习绘画。

  到了晚上,我就到饭店作“女体盛”,白天到学院努力学习绘画技能。虽然我很讨厌这份工作,更确切的说是讨厌有些人不守规矩的举止,特别是他们讲的那些很下流的话,不堪入耳。然而,丰厚的报酬还是让我决定继续坚持下去。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女体盛”的经历疼痛至今工作以来,我每天都承受着一些素质比较低的客人的嘲笑、羞辱,每天要忍受着这种痛苦折磨与煎熬。这份工作惟一让我有些平衡的是,挣的工资还算可以,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

  

  时间长了,很多在日本司空见惯的事情,对于我来说仍然还是无法接受,比如“女体盛”的胸部特别是乳房上要摆放着裱花奶油蛋糕,好像穿着美丽的文胸,漂亮极了。在“女体盛”身上摆放寿司还有许多科学讲究,如蛙鱼会给人以力量,放在心脏部;旗鱼有助消化,放在腹部;鳗鱼能增强性能力,宜放在阴户部位……

  一天,来的客人很多,老板要求我和安子一起赤裸着并排躺在那里为客人上菜。那天他们吃得时间很长,且喝了很多酒,那些下流的话更是不堪入耳……等到客人全部离开,我和安子终于翻身起来,赶紧跑到外面清洗身体,想到要这样出卖自己的肉体和灵魂挣钱,我忍不住又一次大哭一场。

  晚上躺在床上,我的心一阵凄凉,其实我知道父母一定不会理解和接受我现在的职业,事实上我自己也难以接受。权衡再三,我终于决定离开这个肮脏恶心的职业。晚上躺在床上,我的心一阵凄凉,其实我知道父母一定不会理解和接受我现在的职业,事实上我自己也难以接受。

  权衡再三,我终于决定离开这个肮脏恶心的职业。我在饭店作了一年多的“女体盛”,挣足了我的学费后,我就离开了饭店,因为我实在不能忍受被凌辱的感觉。老板对我的辞职很意外,并愿意还给我加薪水,但我还是拒绝了。

  艺术学院毕业后,我会回到国内,和过去的生活彻底告别。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那曾经的羞愧带来的阴影,还会让我心口隐隐作痛。也许,我想刻意地忘记那段日子,可是“女体盛”几个字,总会在不经意间,刺痛我的内心。

服务信息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首见中国鹰击12导弹舰上发射图!一发瘫痪航母

首见中国鹰击12导弹舰上发射图!一发瘫痪航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