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转战陕北多次遇险:追兵曾距藏身处仅400米

时间:2015-06-09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毛泽东转战陕北多次遇险:追兵曾距藏身处仅400米

       

    1946年,延安人民向毛泽东赠送牌匾,牌匾上写有“人民救星”四个大字。

    1947年3月19日胡宗南占领延安后,各解放区的领导同志打电报,请党中央、毛主席迁移到晋西北、太行等比较安全的地方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中央常委朱德、任弼时也建议党中央、毛主席东渡黄河迁移到晋西北、太行等地,因为那里相对安全,也便于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

    毛主席对他们的建议非常理解。但是,他从全局考虑认为,他不能离开陕北,坚持要留在陕北前线。他说:“我留在陕北前线,才能拖住胡宗南,减少其他战场上的压力,有利于别的战场打胜仗。现在我们面临的任务很多,但是,第一位的是要在军事上打败国民党蒋介石,没有这一条,其他一切都无从谈起。”

    又说:“这个时候中央离开陕北,陕北人民会怎么想?全国人民会怎么想?中央红军长征以后,我们的党像孩子生了一场病,是延安的小米,延河的水使我们恢复了元气,使革命站稳了脚跟。前天离开延安时,一位老房东跑来问我:延安的小米香不香?延河的水甜不甜?我无言以对。至于安全问题,哪里人民拥护我们,哪里才有安全。陕北人民好,陕北的地势也好,回旋余地大,安全是有保障的。”

    毛主席坚持留在陕北,讲了两条理由:“我们在延安住了10多年,一直处在和平的环境中,现在一有战争就要走,我无颜对陕北乡亲,日后也不好见面。我决心和陕北人民在一起,不打败胡宗南决不过黄河!我不离开陕北前线还有一个理由,胡宗南有20多万人,我军只有2万多人,陕北战场敌我兵力对比是10比1,我们的其他战场要好得多,敌我兵力对比不这么悬殊,常委分工要我负责军事,我不在陕北前线,谁在陕北前线?现在好几个解放区刚夺得主动权,我留在陕北前线,蒋介石就不敢把胡宗南投到别的战场上去。我拖住他的‘西北王',其他战场上就可以减轻点压力”。

    毛主席最后说:“留给我们四个半连,其余的人立即过黄河。”

    朱德同志说:“这不行,太少了,武器装备不好,我们不放心。”

    刘少奇同志说:“再调一个团吧。”

    毛主席说:“只留四个半连,兵要到前线去消灭敌人。我们靠陕北人民,靠自己保卫自己。”

    1947年3月25日,我军在青化砭仅用1个多小时,就将敌31旅旅部和92团3000余人全部消灭了,活捉旅长李纪云。

    1947年4月14日,我军在羊马河歼敌135旅4700多人,活捉代旅长麦宗禹。

    1947年5月4日,我军在蟠龙镇歼敌167旅7000多人,活捉旅长李昆岗。蟠龙是敌军的重要战略补给站,物资、弹药、粮食等堆积如山。蟠龙战役沉重地打击了胡宗南,为我军充分地补给了物资。

    1947年5月14日,安塞县真武洞镇上人山人海,陕甘宁边区军民在这里举行庆祝“三战三捷”(青化砭、羊马河、蟠龙三个战役大捷)大会。

    周恩来副主席在群众的欢呼声中宣布:“党中央还在陕北!毛主席还在陕北,毛主席在陕北继续指挥我们战斗!毛主席要我转告大家,他要和边区军民一起战斗,与陕北人民同甘苦,共患难,一天不打败胡宗南,毛主席就一天不离开陕北。”

    1947年7月21-23日,毛泽东在陕北靖边县小河村主持召开了中央前委扩大会议,着重讨论了军事和地方工作问题。图为毛泽东在小河村。

    祝捷大会后,胡宗南得知毛主席还在陕北的消息,大吃一惊,不住地叨念起毛泽东在延安窑洞里留给他的标语:“势成骑虎,进退两难”。

    蒋介石知道毛泽东还在陕北,气得大骂胡宗南“太无能了,竟连中共首脑在哪里都搞不清楚”。并下令胡宗南:“即使损失三个师,也要生擒毛泽东。”

    1947年4月,毛主席转移到靖边县王家湾(今安塞县),这是一个紧贴半山坡,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

    这时,国民党军刚得到美国提供的新式无线电台“测向仪”,从测向仪获悉,陕北靖边县王家湾一带有一个强大的电台群,胡宗南认定毛泽东就在这里,立即命令军长刘戡率四个半旅,“快速偷袭王家湾,活捉毛泽东”。

    毛主席、中央机关在王家湾,只有中央警备团四个半连的兵力保卫,周围几十里远的地方都没有我军其他兄弟部队,形势十分紧张,十分险恶。

    毛主席、周恩来、任弼时对着地图研究对策。毛主席说:“敌人的企图无非是三个:一是要把中央机关消灭在这里;二是要逼中央机关过黄河;三是要把中央机关赶到沙漠地区饿死我们。我的想法是:敌人从东来,我们向西走,敌人从北来,我们向南走。大路通天,各走一边。我们不能向东走,要向西走,向靖边城内马鸿逵的部队靠拢。我们避开刘戡,利用马鸿逵的地方主义,走一段沙漠地带。胡宗南想要我们向东走,我们偏偏要向西走。天下的路多得很,他走他的大川,我走我的沙漠。谁消灭谁,咱们走着瞧。”

    1947年6月8日,毛主席一行离开王家湾,从一条小路出来,向西爬上山梁一直往西走。走了一段山路,下起了大暴雨,山洪暴发,道路泥泞,人和马行走都很困难,不能骑马走了。毛主席下了马,和大家慢慢地步行,走了一整夜,天亮后还继续向前走,又走了20多里路,才来到小河村,离王家湾只有40多里远。在这里休息了几个小时。毛主席、中央机关和部队来到天赐湾,不再向前走了,把中央机关、部队分散隐蔽在山沟里,严密监视敌人的动向。

    1947年6月9日,刘戡率领四个半旅偷袭王家湾,扑了一个空。第二天刘戡命令部队顺着马蹄印向西北方向火速追击,要一个山头一个山头严密搜索前进。赶到小河村,未发现任何情况,又继续前进。当敌人的先头部队接近天赐湾时,毛主席和中央机关与敌人仅相隔一座山梁,形势万分危急。

    毛主席、周恩来、任弼时对着地图分析敌情,毛主席说:“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恰好是胡宗南与马鸿逵管界的结合部,胡、马勾心斗角,正好我们钻空子,只要我们沉住气,敌人不一定会发现我们。”为了应付意外事变,毛主席、周恩来、任弼时作了最坏准备,商定三人从三个方向突围,哪怕一个人突出去也是胜利。

    这时汪东兴同志报告:“敌人离我们只有四五百米远了。”毛主席说:“只要敌人没有发现我们,就是到了眼皮底下也不准开枪。”

    此时,远在陇东地区的彭德怀司令员,从敌台广播中听到胡宗南集中兵力偷袭毛主席的“昆仑纵队”,立即派王震旅长率一个旅(其中有一部分是骑兵),并命令三边和绥德地方部队及游击队全部火速出动支援,务必保证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安全。他们接到命令后,连夜强行军赶到了天赐湾,从敌人的侧面和背后突然向敌发起猛烈冲击。

    刘戡被王震旅长的骑兵部队吸引住了,他下令部下追击骑兵部队。就这样刘戡的部队全部跟着退出了天赐湾。“昆仑纵队”解围了。

    毛主席转战陕北到天赐湾,是西行的最“终点”。当他知道敌人退出了小河村、周围没有敌人时,决定马上去小河村,在那里住下来。

    1947年7月25日,毛主席在小河村主持召开了中央前委扩大会议。会议中心议题是:“如何进一步组织和发展战略进攻的大事。”到会的有:贺龙、彭德怀、林伯渠(注:陕甘宁边区人民政府主席)、陈赓、习仲勋、王震、张宗逊等。

    在会上,毛主席开头讲了全国各战场的形势,然后提出:“我们不能等到敌人的进攻被完全粉碎了,人民解放军在数量上、装备上都超过敌人时再展开战略反攻。我们必须立即转入进攻,主力要打到外线去,把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

    抗日战争打日本帝国主义,我们运用持久战。现在美国出钱出枪帮蒋介石来打我们,我们对付蒋介石不能拖,要争取在五年内打垮蒋介石,建立新中国。

    周恩来讲了刘、邓大军的情况,他说:“早在6月30日,刘伯承、邓小平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四个纵队12万多人强渡黄河,发起鲁西南战役,从而揭开了人民解放战争战略反攻的序幕。现在刘、邓大军正准备挺进大别山,向蒋介石的胸膛插上一把尖刀。”“陈赓同志,你们兵团掉头向南渡过黄河挺进豫西。这样,东可以威胁洛阳支援刘、邓南下,西可以威胁西安牵制陕北的敌人。”陈赓同志说:“我完全同意中央军委的英明决策。”

    周恩来副主席又说:“陈、粟华东野战军向豫、苏、皖挺进。陕北、山东一齐动手进行配合。毛主席把这个战略部署称为‘三军配合、两翼牵制'。”

    彭德怀司令员说:“这个战略部署好。我们西北野战军打榆林,诱敌北上,把胡宗南拖得筋疲力尽,然后再寻找战机吃掉他一大块肥肉。保证陈赓同志顺利渡过黄河,挺进豫西。”

    任弼时同志说:“为了配合你们,‘昆仑纵队'也要向榆林前进。”

    小河村会议后,彭德怀司令员决定要在沙家店打个大胜仗,消灭钟松的整编第36师。作战计划报送中央军委,毛主席、周副主席、任弼时研究后批准了这个计划。毛主席说:“沙家店打得好,我们就转危为安,不走了;打不好,我们再向西走,准备进沙漠。”

    彭德怀司令员不久向毛主席汇报了第36师被围的情况及我军指战员的战斗决心。毛主席听了彭总的汇报说:“好!一定要抓住他。向全体指战员讲清楚,这是对整个战局有决定意义的一战。要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敌人,不让一个跑掉。打好这一仗,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1947年8月20日拂晓,围歼敌36师的战斗打响了,中午13点钟彭德怀司令员发出总攻命令。战斗打到天黑时,敌师长钟松看到大势已去,急忙找到165旅旅长李日基趁夜逃跑了。至此,整编36师6000多人全部被歼灭,活捉123旅旅长李子奇。西北野战军取得了沙家店战役的大胜利。

    8月23日,毛主席、周副主席、任弼时来到西北野战军司令部驻地前原村,祝贺沙家店战役取得了胜利。彭德怀、习仲勋、张宗逊、王震、许光达等同志远远来到村口迎接。毛主席见面第一句话就说:“打得好啊!”彭德怀同志说:“是党中央、毛主席领导得好!”毛主席一边同大家握手一边说:“是彭老总指挥得好,是广大指战员英勇作战的结果。”

    毛主席来到屋里坐下说:“沙家店这一仗确实打得好,对西北战局有决定意义。陕北战争最紧张、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战争的主动权握在我军的手里。”说到这里,毛主席习惯的扳起指头数着:“青化砭、羊马河、蟠龙、沙家店整个凑起来,已经吃掉他六七个旅,打垮了胡宗南自命的‘常胜军',活捉了他‘四大金刚'中的三个:何奇、李昆岗、李子奇,他只剩下一个李日基。”

    他又说:“沙家店一战把敌人的嚣张气焰完全打掉了。形势对我军很有利。我们找机会再打几个这样的漂亮仗,到那时,陕北的敌人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1947年9月1日,毛主席为中共中央起草关于解放战争第二年的战略方针的指示:我军第二年作战的基本任务是:举行全国性的反攻,即以主力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域,在外线大量歼灭敌人。

    1947年10月,彭德怀司令员率领西北野战军向南挺进,横扫黄龙山区,在猛烈攻击下相继收复延长、延川、清涧三县城,活捉敌新编76师师长廖昂。紧接着,在宜川又打了大胜仗,敌29军军长刘戡被打死……周恩来同志说:“刘戡在陕北追了我们快一年了,我们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想搞掉我们中央机关,现在他把自己搞掉了。本想活捉他,向他算算账,不料打死了,算是便宜了他。”

    绥德、瓦窑堡之敌闻风逃走了。至此,除延安、甘泉、富县几个孤立据点暂时还被敌人占领之外,陕北被胡宗南侵占的县城都回到了人民手里。

    1947年3月19日,胡宗南侵占了延安。1948年3月21日,延安重新回到了人民手里。

    1947年8月26日,党中央、毛主席来到陕北葭县杨家沟,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11月来到米脂县杨家沟(注:两个村庄同名)。

    1947年12月25日,中央召开了十二月会议。到会的有部分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还有陕甘宁边区和晋绥边区等负责同志。头一天毛主席作了《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当他说到中国革命已经到了历史转折点的时候,会场上响起热烈的掌声。“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在中国这一块土地上扭转了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匪帮的反革命车轮,使之走向覆灭的道路,推进了自己的革命车轮,使之走向胜利的道路。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这是蒋介石的二十年反革命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这是一个伟大的事变……这个事变一经发生,它就将必然地走向全国的胜利。”

    毛主席的报告深刻地阐明了这个事变的伟大意义,以及在打倒蒋介石反动统治集团、建立新中国时期内,党在政治、军事、经济各方面的全部纲领,给人民以巨大的鼓舞和信心。

    会议第二天12月26日,是毛主席54岁生日。在这之前,各解放区发来电报,有的要为毛主席祝寿,有的说要打几个漂亮仗,并部署好了战役计划,要求中央批准,但都被毛主席拒绝了。他说:“如果不是给我祝寿,我可以批准,为我个人,我不能批准。为我祝寿打漂亮仗,不为我祝寿就不打漂亮仗了吗?”大家觉得,外地不为毛主席祝寿是可以的,可我们是中央机关在毛主席身边工作的同志,只有几百人,为庆祝1947年的伟大胜利,还是要求为毛主席祝寿。各大队负责同志还专门来汪东兴处开会研究了这个问题。

    汪东兴知道毛主席拒绝了各地的要求,再提祝寿的事,毛主席肯定不同意。大家又提出不举行仪式,只要开个晚会,和毛主席见见面就行了。

    在大家的要求下,汪东兴去找周恩来报告,请示怎么办?周恩来说:“我看毛主席不会同意的,大家再要求,你去和主席商量一下。”汪东兴去向主席报告时,工作人员便悄悄地做了一些准备。如果同意,请一些负责同志陪毛主席吃顿便饭,再请晋绥军区贺龙司令员派来的剧团演一场戏。但是,机关同志们的要求也被毛主席拒绝了。

    毛主席举出三个理由:“一是战争时期,许多同志为革命的胜利流血牺牲,应该纪念的是他们,为个人祝寿,不太合情理。二是部队和机关的同志没有粮食吃,搞祝寿活动,这是让我脱离群众。三是才50多岁,如果不被胡宗南打死,还大有活头,更用不着祝寿。”除了这三条理由,他又作了三条规定:“一不许请客吃饭。二不许唱戏,如果剧团来了,过几天再演,先给老乡看也可以。三不许开大会。大家想和我见面,想请我讲话,随时都可以,不一定非要祝寿才这样做。”

    1948年3月10日,周恩来同志在杨家沟一个小操场上向中央机关全体同志郑重宣布:“一年来敌我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国民党的总兵力由430万人减少到360万人,而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已上升到280万人(正规军),而且士气高昂。

    毛主席敏锐地看到对国民党战略决战的时机已基本成熟,党中央坚持在陕北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为了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全国范围的胜利,党中央决定东渡黄河,前往河北西柏坡,与中央工作委员会会合,共同完成夺取全国胜利的历史任务。”

    党中央、毛主席留在陕北前线,这是一个英明的战略决策,它既稳定了人心,也鼓舞了士气,在政治上和军事上都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借以牵制胡宗南的主力,减轻了华北、山东等战场我军的压力,有利于刘、邓大军挺进中原,早日转入全国规模的大反攻。全国最高统帅部有意放在战争最前线,这在世界战争史上也是罕见的。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