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战争:志愿军高射炮兵共击落敌机2335架

时间:2015-06-02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抗美援朝战争:志愿军高射炮兵共击落敌机2335架

     一、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防空作战的概述

    1950年10月,美国空军在作战初期投入飞机800余架,尔后逐步增加,最多时达2100余架。战争期间共出动99万余架次,在支援其地面部队作战的同时,重点轰炸中朝军队后方设施和交通线。

    1.地面防空作战。地面防空作战是指1950年10月至1953年7月,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高射炮兵部队在朝鲜“三八线”以北对美国空军进行的斗争。

    志愿军入朝初期,全军只有1个高炮团另3个独立高炮营。到1951年春季第四次战役时,中国人民志愿军高射炮兵达4个师、1个团又90个独立高炮营,重点掩护修建中的机场、后方车站、大型桥梁等目标,以部分兵力掩护作战部队。在此次战役中,共击落击伤美机73架。

    第五次战役时,中国人民志愿军高射炮兵的兵力和作战能力明显增强,仅直接掩护地面部队作战的兵力就达16个营。在此次战役中,共击落击伤美机234架。1951年8月,美国空军动用80%的飞机,以一次出动数十架到百余架的规模对朝鲜北部的铁路、公路进行毁灭性轰炸,发动“空中封锁战役”即“绞杀战”。志愿军高射炮兵以14个团又23个营,占总兵力70%的部队,采取集中兵力、重点保卫、高度机动的作战方针,主要掩护桥梁、车站等重要目标,并以部分小口径高炮部队实施机动作战,作战效果明显提高。其间,志愿军高射炮兵共击落美机264架,击伤1070架。后美国空军将突击重点转向朝鲜北部重要工业设施和中朝军队防御纵深内目标。志愿军高射炮兵则以主要兵力掩护主要作战方向上的地面部队和交通枢纽,支援坚守防御和反击作战。

    在1951年11月的局部反击作战中,高射炮兵击落美机155架,击伤120架。

    在1952年秋季战术反击作战中,击落美机183架,击伤241架。在1953年夏季反击作战中,高射炮兵集中5个团又32个营,对空作战近5000次,共击落美机270架,击伤530架,使美军校射机始终不能进入志愿军纵深阵地上空,战斗轰炸机不敢轻易实施纵深攻击。

    到战争结束时,志愿军高射炮兵部队先后参战的有:野战高射炮兵5个师、64个独立高炮营,城防高射炮兵21个团又10个独立高炮营。战争期间美国空军在力量对比上占绝对优势。战争中,志愿军高射炮兵共击落美机2335架,击伤7512架。

    2.航空兵防空作战。人民空军变大变强,特别是在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中央军委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以最大努力、最大速度组建空军。在双方实力对比极为悬殊的情况下,志愿军确立了积蓄力量,选择时机,集中适用的作战方针,边打边建,从战争中学习战争。

    1950年12月,志愿军第四师第十、第十二团,以大队为单位先后进行实战练习,1951年1月29日首次击落一架美机,揭开了空战之“谜”。

    1951年5月,抗美援朝战争相持阶段,志愿军空军展开了同美军空军争夺制空权的大规模作战。到1952年底,志愿军空军先后有9个师、18个团的歼击机部队和2个轰炸师的部队参战,取得了击落敌机123架,击伤敌机43架的巨大战果。

    自1950年12月至1953年7月,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先后有10个歼击师和2个轰炸师的部分部队参战,经过两年零8个月的空战,共出动2.6万余架次,击落击伤敌机425架,志愿军空军被击落击伤382架。中国空军到1954年初,共组建了28个航空兵师、70个航空兵团,拥有各类飞机3000多架,基本上形成一支以航空兵为主的有一定国土防空作战能力的空中武装力量。

    二、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防空作战的主要经验

    防空防御作战的主要经验有以下几个方面:

    1.防空作战胜利的思想基础--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敢打必胜的气魄和信心不是天生就有的,必须通过教育培养来形成和激发。而由于参战的气魄和敢打必胜的信心和我军部队的数量、质量、武器装备和技术水平密切相关,如果己方的部队数量、质量、装备和技术不如对方,往往容易由于信心不足而产生怯战。抗美援朝战争时期我人民空军和防空部队就是这样,都是刚刚组建。就空军而言,美国及其5个仆从国有1200多架飞机,我志愿军只有一二百架飞机;敌方空军多是飞行一两千小时以上的老飞行员,训练有素,技术熟练并有实战经验,倚仗其空中优势,掌握了制空权,飞机多、炸弹多,为了摧毁目标,不惜一切代价,实施狂轰滥炸。我空军飞行员大多只在喷气式飞机上飞了15至20小时,一些基本的战斗课目都没有飞过。在这种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如何消除怯战和信心不足的顾虑,成为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志愿军通过“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教育,激发战斗精神。“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口号把个人利益、祖国利益和世界人民的利益密切而巧妙地结合起来,成为激发我军指战员战斗精神的巨大动力。我军一方面强调说明美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的野心和反动本性,以及朝中唇齿关系、我们不能置之不理的道理,认清作战的目的和意义;另一方面通过进行“仇视、蔑视、鄙视”美帝国主义的“三视”教育,从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思想上树立了敢打必胜的信心,思想过了硬,同时行动上勤学苦练,军事技术精益求精,劣势装备的缺陷可以得到很大程度上的弥补。

    2.防空作战胜利的重要保证--集中指挥与兵种协同相结合。志愿军在刚入朝鲜时,由于没有建立专门的防空指挥机构,曾一度出现多头指挥现象,影响了防空部队战斗力的发挥。随着战争的发展和防空力量的不断加强,各级指挥员逐渐认识到,防空作战不是哪支部队能够独立完成得了的,必须高度集中统一指挥,诸军兵种之间密切配合形成整体合力,才能取得胜利。为此,志愿军陆续健全防空指挥机构。空军于1951年3月15日成立了志愿军空军司令部,7月在前方成立了轰炸机和歼击机两个指挥所。在成立志愿军空军司令部的同时,经中朝双方协商,成立了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统一指挥中朝空军力量作战。为统一指挥高炮部队,志愿军于1951年12月23日成立了高炮兵指挥所。1953年6月根据中央军委决定,成立了安东防空司令部,统一指挥朝鲜平壤、元山线以北和中国部分防空作战力量。在航空兵、高炮步兵、探照灯参加作战的同一地区,严格划分作战空域和目标。

    3.防空作战胜利的有效战术--重点设防与机动作战相结合。防空作战中,高炮部队指战员针对美机战术多变和狂轰滥炸等特点,研究了对付的作战方针。为了扬长避短,发挥人民军队英勇善战和机动灵活等优良作风,发挥有限的防空力量之作用威力,采取了重点设防与机动作战相结合的作战方针,有效地打击了美国空军。

    对一些重要的固定目标,采取重点设防,重点保卫,固定坚守。在重点保证防区作战任务完成的前提下,在一定地区的范围内,积极摸索美机的行动规律,特别是在美机往返的必经之路和可能被偷袭的地段上,适时派出兵力,寻机伏击,歼灭美机。机动伏击,即打即离,打一仗换一个地方,白天打、晚上撤,预先挖好预备阵地,不断变换阵地位置,灵活机动,出敌不意,掌握作战主动权。此种战法,主要解决部队掩护交通运输线点多线长与兵力不足的矛盾。在北朝鲜许多目标,如铁路、公路、车站、桥梁、交通枢纽、隘路、涵洞口、渡口、指挥机关、兵站、基地、仓库、机场、军营、炮兵阵地,等等,都需高射炮兵掩护。无论采取“分兵把口、全线保卫”,还是“集中兵力、保卫重点”都难以完成任务。只有贯彻“重点保卫,高度机动”的方针,才能解决这个矛盾。通过广泛机动,志愿军从被动中争取了主动,出奇制胜,争取更多的战机,取得更大的战果,沉重打击了美国空军,配合固定掩护的部队,保卫了重点目标和广大地区小型目标的安全。

    4.防空作战胜利的关键条件--武器装备性能优良。抗美援朝战争时期,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始终高度重视提高我军现代化作战能力,加速各专业技术军兵种的建设,大力改善军队的武器技术装备。美军在朝鲜战场上投入1000多架作战飞机,采用野蛮的“焦土战术”实施狂轰滥炸。为适应抗美援朝战争的需要,我军在国内紧急组建高射炮兵,并大力购进苏联的防空武器,第一次实现了防空武器的标准化,逐步缩小了同当时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我军先后有高射炮兵5个师、14个团又64个独立高炮营参战,形成了比较强大的防空力量。

    航空兵是高科技兵种。飞机是飞行员进行格斗的载体,又是进行射击、投弹的平台,交战双方如果差距过大的话,空战中不仅不能战胜敌人,甚至难以摆脱被动的局面。抗美援朝前期志愿军空军使用米格-15歼击机,美军使用的多数是战斗轰炸机,相比之下,我机在性能上占一定优势,尽管飞行员战术、技术水平不高,但战果比较显著。后来美空军大批使用F-86飞机,该机性能具有优势,空战发生了对我机不利的局面。后我军改换米格-15比斯型飞机后才有所好转。

    毛泽东当时曾指出:“我们过去打了二十几年仗,从来没有空军,只有人家炸我们。现在空军也有了,高射炮、大炮、坦克都有了。”

    5.防空作战胜利的决定性因素--群众智慧。抗美援朝的防空作战中空袭与反空袭、轰炸与反轰炸的斗争十分激烈。美军倚仗其空中优势和现代化装备,在空袭和轰炸中不断变换手法和使用最先进的轰炸技术,规模越来越大,战争局势紧张激烈。志愿军高炮部队大多数指战员在战前没有反空袭作战经验,武器装备落后,性能差,火力弱。在朝鲜战场上,既要反侦察,又要反轰炸;既要打小仗,又要打大仗;既有晴天打,又有雨天战;既要白天打,又要夜间打。反空袭斗争的情况瞬息万变,往往在分秒之间就是一场酣战,战机稍纵即逝。入朝防空部队发扬人民解放军“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光荣传统,依靠广大指战员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刻苦学习现代战争知识,勤学苦练军事技术,深入探讨与美机斗和与恶劣环境斗的特点与规律,及时总结作战经验,在斗争中不断解决碰到的各种问题与难点。在反空袭防空战中,创造了用劣势装备对付优势装备美国空军的许多光辉战例,取得了辉煌的战绩,探索了多种多样战法,总结了一系列反空袭作战的经验与战术。

    三、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防空作战的启示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在防空作战中沉重打击了美国及其仆从国的嚣张气焰,取得了重大战果,积累了许多宝贵的实战经验。60年后的今天,虽然武器装备和作战样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人民军队“以劣胜优”的立足点没有变。对于当前以及未来的防空作战,抗美援朝中的防空作战仍具有重要的启示作用。

    1.联合防空,发挥系统整体效能。在抗美援朝战争初期,由于空军航空兵和地面防空部队没能很好配合,出现过击中自家飞机的惨痛教训,后经过统一的整合指挥,在战机的把握和武器效能的发挥上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防空作战发展的基本趋势随着空袭信息化程度的日益提高,必须通过电子防空与火力防空的综合集成,实现防空作战整体效能新的跃升,这将成为防空作战发展的基本趋势。

    电子防空对火力防空效能具有直接的“倍增”作用。在空袭兵器实施“非接触打击”过程中,为削弱、降低和避免防空火力的发挥,空袭方通常综合采取超低空突防、隐身攻击、电子战支援和防区外打击等空袭方式。在此情况下,火力防空常常陷入“看不见、瞄不准、够不着”的被动境地。电子防空则可以通过无源侦察、远距离干扰压制空袭方预警探测系统、破坏其导航定位等途径,剥夺空袭方的“非接触”能力,解决火力防空的难题。这种“倍增”作用,不仅体现在战术电子战行动对防空火力的支援上,更重要地体现在战略战役电子攻击对信息化空袭体系的整体瘫痪上,体现在电子防空与火力防空之间的相互支援、相互促进上,体现在综合集成促使防空作战体系整体效能的跃升上。

    2.树立积极防空的指导思想,建立攻势防空。以信息化为核心的新军事变革,极大地改变了现代战争面貌,空袭作战出现了革命性变化:一体化信息支持下的非接触远程精确打击加信息攻击,是高技术空袭的基本模式。一般来说防空作战本身具有被动性,其特点是无险可守,位置相对固定,目标隐蔽困难,且要在广阔的天空中搜索、发现对方之后,再组织一系列作战行动,需要一定的反应时间。另外,随着时代的发展,研制用于抗击和防护作战的武器装备技术复杂、花费巨大,防御投入的作战力量远高于进攻。面对突防能力迅速提高的天空袭击兵器,单纯从“防”的角度找对策,显然会陷入被动挨打的不利境地,而且只防不攻,则防不胜防。对付高技术一方的空袭,必须把积极反击的外线作战和整体抗击的内线作战相结合,通过强有力的外线作战,在被动中争取主动。科索沃战争中,南联盟军队在防空作战初期的积极攻势行动就取得了显著效果。那么,如何实现由被动防空到攻势防空的转变呢?这就需要以积极的电子进攻行动,干扰压制空袭方太空、空中、海上和地面的远程预警探测、指挥通讯、武器控制等信息系统,使支撑其空袭的信息系统陷入瘫痪状态,从而有效破坏敌方的空袭企图和行动。

    空袭作战的高度信息化,迫使防空作战提升歼击机、地空导弹和高炮等防空火力的信息化水平,需要采取新的防空手段。其中,运用综合电子战手段,对空袭方信息化作战体系实施电子攻击,从整体上削弱和肢解其信息化空袭体系,遏制和破坏其远程精确打击,便是有效手段。未来防空作战,防空电子战将首当其冲,成为对付远程精确打击最有效的信息化作战手段。这必将引发防空作战的革命性变化,“电子防空”成为与火力防空并列的两大支柱,成为信息化条件下防空作战的必然选择。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