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3兵团解放张家口:围歼歼傅作义一个兵团5万人

时间:2015-05-20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华北3兵团解放张家口:围歼歼傅作义一个兵团5万人

    按照毛主席关于平津战役作战方针,采取“隔而不围”、“围而不打”的办法,把傅作义摆下的一条长蛇阵斩成数段,切断了平绥线。至此,平津战役的整个部署业已完成。现在,我军在华北战场按照“先打两头,后取中间”、“先吃小点,后吃大点”的方针,来解决华北的敌人了。

    康庄、怀来战斗胜利结束后,我军奉命占领南口、八达岭一线的阵地,阻击北平的敌人西窜,并威胁北平。我军立即向南口方向开进。14日各师先后到达南口指定位置。军部驻居庸关。12月17日中午,我和吴克华等同志正在南口看地形,收到东北野战军总部转来军委急电,命令我军暂归华北3兵团指挥,立即出发,配合华北主力歼灭张家口的敌人。

    平津战役的第二阶段开始了。张家口,又称张垣。群山环抱,地势险要,是蒙汉交通要道,察哈尔省军事、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也是傅作义嫡系部队的大本营。由于我军在800公里的战线上展开了空前规模的出击,将东起塘沽西至张家口全线的敌军,分割包围于北平、天津、张家口、塘沽、新保安5个孤立据点,并且歼灭了敌人5个整师及两个师的大部,使傅作义这个长蛇阵宣告瓦解;而傅部嫡系除被歼者外,其主力被围于张家口、新保安两个孤立据点上,傅作义本人则被困于北平,与其嫡系部队完全失去联系。我们围歼阶段先从傅部主力开刀,即使傅作义想南逃也没有力量。这样,利用蒋傅矛盾再加上强大的军事打击,就有可能为保护北平这座古老的文化古城,创造一条和平解放的途径。党中央、毛主席这个决定确是一着高棋。现在,首先要使傅作义西逃的梦想完全破灭。军党委进行了政治动员和安排行军序列后,部队在“解放张家口,不让傅作义军队跑到绥远去”的口号鼓舞下,迎着西北的风沙,急速向西开进。长城线上的冬天,气候格外干燥,口外刮来的风沙,遮天蔽日,使人双目难睁;天空中铅云密布,除了长城烟尘外,我们还看到“大如席”的燕山雪花。我们穿行在长城古道上,从内长城奔向塞外的战略重镇--张家口。路过新保安时,遇见了华北第2兵团政治委员罗瑞卿同志。我俩自延安分别后,几年不见,今日在华北战场相逢,分外高兴。华北部队与我军中的许多营团干部在延安都是老相识,战友重逢,大家心情都很激动。在新保安附近宿营时,华北2兵团的首长把领导机关住的房子腾出来让给我们,还请我们干部吃饭。我们在东北缴获了不少武器和物资,在装备上比华北部队要好些。现华北第2兵团即将对新保安发起总攻。新保安过去是古驿道上的重要驿站,构筑有高大的城墙。2兵团缺少攻城的大炮,罗瑞卿便向我们提出,想借用我们的炮兵团。我们预计新保安攻击在前,我军抵张家口外围后,还有一些准备时间,同时考虑战斗中,兄弟部队之间互相支援,互相配合,炮兵团可先惜给他们。经双方请示东北野战军总部和军委,得到批准后,便把炮兵团留了下来。后在攻打新保安战斗中发挥了很大威力。新保安到张家口尚有一天行程。12月21日,天还没有亮,我们就到达宣化。吃早饭时,华北3兵团司令员杨成武同志到我们部队来看望。这一路上,华北兄弟部队沿途欢迎我们,像者百姓迎亲一样敲锣打鼓,特别是那些喜庆的唢呐声,高亢嘹亮。杨成武司令员对我说,他们已经包围了张家口,要我们先休息,看情况再接防。杨司令员还热情招待我们军师干部吃饭,用浓郁的宣化葡萄酒欢迎我们。

    当时,吴克华同志与我商量,认为上级把我们配属给华北3兵团,是为了更加严密地包围张家口,不让敌人有一点空隙可钻,因此,我们应主动到前面去。于是,我们给东北野战军总部发了一份电报,表示感谢杨成武司令员对我军的关怀,提出为防止敌人逃跑,我部应继续前进。当天上午命令就来了,同意我们的意见。电报是发给3兵团并转我们的。下午,我们便到达张垣外围接防,并把带来的俘虏交给3兵团补充部队。我军主要接替华北3兵团1纵队主力在张家口东南的阵地,以加强对张家口的包围及攻击力量。12月21日,我121师、123师进至张家口以南的宁远堡、榆林堡地区。部队进入阵地后,马上进行进攻准备工作,并防止敌人逃窜和增援新保安。122师将南口的防务交给48军后,于22日进至花园附近地区,继续向张家口急进。这时,被困在新保安的敌35军两个师,已被我华北2兵团歼灭。张垣的孙兰峰兵团更加孤立,获援的希望已绝,于是企图突围向绥远方向逃命。23日上午,我和吴克华同志正带领师、团长到山上的阵地看地形,突然,遭到张家口孙兰峰部队炮兵的袭击。接着,敌一股兵力进行试探,被我们的炮火打了回去。根据康庄、怀来战斗由围歼战转变为野战运动中追歼作战的经验,我们要求部队在准备进攻的同时,充分作好随时追击的准备。看来,敌人准备逃跑。我们看地形的位置在367团与369团的结合部。为了摸清敌人的动向,吴克华司令员命令367团的一个营,派小分队沿公路搜索前进,发现外围的敌人已经缩回市区。中午,留在军指挥所的副政委欧阳文和参谋长李福泽同志,接到华北3兵团杨成武司令员的电话“张家口之敌全部向北突围,先头8个团已进至西甸子与我6纵在激战中,令你军驻宁远堡一线部队,沿十三里茶房、七里茶房,向张家口攻击前进”。当时,我和吴克华同志正在离军指挥所10多公里的山上看地形。欧阳文和李福泽接到电令后,在速派人向我们报告的同时,即命令各师迅速由南向朝天洼方向突击,与各兄弟部队对逃敌形成南北夹击的态势。我和吴克华同志赶到指挥所后,又给部队下达了补充指示:敌人跑到哪里,部队就追到哪里!下午2时,华北3兵团又来命令:“因尚未完全判明敌是否突围,各部仍然待命攻击”。此时,我362团、367团已经占领了1130高地东西一线阵地,发现张家口市内的敌人,已经向北逃窜,即向军部报告,我们便立即命令各师按原计划追击敌人。至4时30分,我军进占了张家口市区。随后,121师、123师继续沿铁路两侧,直奔张家口北面;122师从右侧迂回过去,向乌拉哈达方向截击逃敌。等部队挤出张家口城北的大境门以后,天早已黑了。又是一场秋风扫落叶的战斗!大境门是市内敌人逃跑的一个口子,也是我们进入张家口市内后向北追击的一条主要通道。千军万马都要从这里挤过去,车马人流,汹涌而来。加上敌人逃跑时,故意把带不动的辎重、驮马、骆驼等,堵在通往大境门的道路上,等于给大境门安上了一扇“闸门”,我们追击的部队,争先恐后,夺路向前。力气大的,见一点缝隙就朝外挤;灵巧的,攀上炮车顶,登上骆驼背,在上面绕行,追出城外。溃退的敌人像决了堤的河水一样朝前涌,我追击部队像浪涛一般迫赶。这时,满天纷纷扬扬的雪花又飞舞起来。真是“忽于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这一场好追!好赶!好杀!指战员们被汗水浸透的棉衣已冻成“铠甲”,趟过冰河的裤腿挂上了冰凌,一个个白眉毛,白帽耳,简直成了雪人!敌人发现我跟踪追击,就以大约一个师的兵力,企图在东窑子东西高地一线抗击。

    我追击部队当即发起冲击,占领该地后,又尾随敌人追至西甸子。敌人分两路向北逃窜,一路向陶赖庙,一路向二道井子。这个地区是一条宽1公里、长10公里的大山沟,大山沟里还有不少小山沟。从二道井子出去,就是公路,那里有我华北兄弟部队重兵把守。陶赖庙方向却是山路,只有一个狭小的山口通向张北大草原。孙兰峰部有5万多人,如果同时涌向那里,不知要多少时间才能挤出去。所以,只要我军紧追不舍,敌人是难以逃脱的。黄昏,我们军部几位负责同志匆忙扒了几口饭,便连夜乘车进入张家口市区。军指挥所暂住在一座银行的房子里,马上架设电台与部队沟通联络。在市区街道上,到处是敌人丢弃的军用物资,有的车辆轧在手榴弹上,常常引起一阵阵爆炸声。一些散兵游勇在街头巷尾,东一处、西一处地燃起许多火堆取暖。他们在等待着陆续进入市区内的我军有关人员进行收容。当夜,寒风凛冽,大雪纷飞。部队不顾疲劳饥饿,继续追击敌人。368团5连指导员戚殿文,率领全连同志,急行军30多公里,6次趟过没膝的冰河,没有一个人掉队或失去联络,始终跑在最前面担任堵击任务。午夜,他们到达陶赖庙西南一线高地,当发现该地西山沟内敌人两个师的兵力开始突围时,368团就派3排再次趟过冰河直插敌群,占领了陶赖庙南小山,将敌人两个师的兵力堵住。敌人先头突围出去的数百人,也被我6连配合兄弟部队迅速出击歼灭。陶赖庙西南小山是陶赖庙西沟及西南大山的咽喉。敌人两个师在山谷中无路可走,要想突围出去,南山是必争之地,敌人组织了两个营以上兵力反复冲击10多次,但均被我3徘打垮,没有一个人钻得出去。3排守的小山虽是要点,地形却对我很不利。因南面大山早已被敌人控制,他们居高临下,易于发扬火力并钳制我方的行动。小山上只能容纳下一个班的兵力,还不便于观察情况。3排长刘瑞芝同志对战士说:“别看这个小山不起眼,能否守住它是能不能歼灭突围敌人的一个重要条件。如果发现敌人向我投弹就迅速卧倒,紧贴地皮!”敌人发起进攻了,指导员戚殿文喊道:“同志们!我们要保持尖刀连的光荣称号,创造模范排”。他亲自带领一个战斗小组向敌人反击,敌人被打垮了,指导员不幸在反击战中光荣牺牲。当敌人进行第3次冲击后,3排的手榴弹和机枪子弹已经打光。他们除了从战场搜集敌人遗弃的弹药外,还派人到6连搬来一部分弹药。3排长鼓励大家说:“守住这个小山,绝不能让张家口的逃敌窜到草原、沙漠上去!”3排长为了减少伤亡,每当敌人冲击时,只留一个人在小山的制高点掌握观察情况,把排的主力分散隐蔽于山的两侧。敌人冲到面前时,个个轮番到山顶投手榴弹,然后步枪、机枪一起开火。就这样,粉碎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一直坚持到我大部队的到来。我军在城东北朝天洼会师的有5个团,他们根据上级的意图,自动在一起研究分路追击敌人,并与华北主力取得了联系,继续追击前进。在追击途中,有一个小插曲:我361团团长鞠文仪同志派一个通信员沿公路给部队送信。有一股敌人从公路岔口过来,通信员被裹进敌人队伍里去了,由于天黑,开始敌人没有发现。一路上敌人挤挤撞撞,夺路逃跑,他也兔不了与敌人擦身摩肩。忽然有人发现他的帽子跟自己不一样,便大声惊叫起来:“东北兵!”通信员十分沉着,随机应变地答道:“乱嚷嚷什么!我的帽子都跑丢了,这顶是在公路上拣的。”敌人信以为真,他们想,既然在公路上拣到了东北解放军的帽子,说明追兵就在跟前,这一下更乱了营。后来,这股敌人被我们追击的大队伍赶进了一条山沟里,这位通信员一个人就抓了150个俘虏。当我368团5连3排在陶赖庙堵住两个师的逃兵进行鏖战的同时,敌人的另一部被我华北主力阻击在陶赖庙以西二道井子990高地一带。我部即会同华北兄弟部队分别由南北向敌压缩。367团1营副营长鲍仁川,带领3连向二道井子追击逃敌。这个连的全体指战员,入关后屡次上书营、团,要求交给他们艰巨任务。营、团为培养、锻炼他们,在张家口追击战中,把尖刀连任务交给了他们。团里命令1营与361团并肩突击,3连力求插到兄弟部队前头。他们不顾敌侧射火力,突人村里追击敌人,听到村西北沟里枪声很猛烈,估计敌人已向西北逃窜。营里马上配属他们连重机枪两挺,在鲍副营长率领下向西北方向猛追;并令1、2连沿公路与团主力向北追击。从此3连与团、营失去联系。半夜,3连向北沟追击。当前卫爬上险要的横山,吹号与营部联络时,被敌人发觉,向他们发起进攻。他们立即控制要点,拖住敌人,至24日晨,团主力赶到,终于在二道井子以南抓住约一个师的敌人。

    拂晓,我368团1营与华北3兵团主力一部追至陶赖庙,扼守在小山口的该团3连5排的英雄们,已坚守阵地7小时,他们正准备粉碎敌105军军长亲自指挥近3个营兵力的第12次集团冲击时,便在大部队的支援下,把堵在山沟里两个师的敌人全部歼灭了。我122师主力于24日晨到达高家营、乌拉哈达一带,一部进至二道沟时,发现高家营南山有一股敌人,当即配合师警卫营向敌发起攻击,于10时许将敌全部歼灭。整个战斗于24日上午10时基本结束。孙兰峰的部队只有少数逃了出去,其余大部被歼灭。一夜之间,张家口5万多敌人就被我军和华北兄弟部队迅速解决了。许多老战士说,参加革命队伍以来,从未遇到这么好打的仗。你的劲还没使出来,敌人那里就完蛋了,真是豆腐兵!我和吴克华军长乘吉普车出大境门,因为到处是俘虏,我们只好在成堆的俘虏群中穿行。俘虏很多,还拿着自己的枪,骑着自己的马。

    但是,他们已逃不了,也不愿逃了。路上,到处是敌人丢弃的军用物资和面粉等东西,塞满了道路,我们的战士又是好几顿没吃饭了,可是没一人动这些面粉。我们通知军后勤部,给每个连发一袋面粉。战士们端着枪骑在马上,一前一后,把一批批俘虏从北面押回来,送进一些大院落里,有的地方竟拥挤着上万人。俘虏们也是又冻又饿,我后勤人员可忙坏了,一边组织人力解决其吃饭、喂牲口的问题,一边风趣他说:“谁料到一晚上能抓到几万人,就是捉鸭子也捉不了这么多啊!”在城外,我们看到许多战士对缴获的骆驼毫无办法,东北、山东的战士都没见过骆驼,更不了解它的脾性。牵它不走,推它不动,越是扯着绥绳硬拽,它越是跟你对着干,比你的劲还大。后来请当地老乡帮忙,只见老乡牵上头驼,后面便跟上来一大串,走的可整齐呢!

    在休息的地方,有些战士把附近的死骆驼的蹄砍下来烤着吃。我一问,原来是蒙古族的战士。驼蹄熊掌,是我们中国的名菜,但对这些劳苦功高的战士们来说,他们不是在品尝美味,而是用它来充饥。半个月来,我们配合兄弟部队,打了3个大胜仗,纵横驰骋400多公里,歼敌5万余。25日,东北野战军首长发来贺电:“庆祝你们全歼张家口敌人的伟大胜利,望传令嘉奖有功指战员,并继续争取胜利”。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