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胜叶群的真实关系:秘密录音证实二人有染

时间:2016-07-04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叶群与林彪

  现在网上给林彪翻案的人不但把林彪给描述得一尘不染,而且把这种范围也扩大到了林彪原来手下得四大金刚身上,比如说到黄永胜时,有些人就认为黄永胜和叶群的荒唐事属于子虚乌有,根据就是因为黄永胜已经变成了阶下囚,而叶群也暴尸荒野。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一问,是不是说某人成了阶下囚或者政治上的失败者,他的某些罪名就一定是强加给他的呢?是不是某人死掉了,他生前的某些事实就可以一风吹了呢?我们就不妨按照这样的思路来看一看历史上的黄永胜和叶群的实际关系吧。

  关于黄永胜和叶群的事情涉及到一个当事人的问题,到底谁看见他们乱搞了呢?但是,没有当事人的前提下,法律还承认相关的旁证。目前最为有力的旁证是叶群的亲生儿子林立果对叶黄之间的通话进行了录音。

  有人或许问这个录音会不会以后为了批判林彪、黄永胜而费尽心机制造的伪证呢?从目前披露录音带也就是听过录音带和参观过林立果住处的当事人的回忆看,录音带不是刻意的录音叶黄之间的另类通话的,而是包括其他人和叶群之间的通话,换言之就是说林立果偷录叶群的电话已经是由来已久,至于林立果为什么这样做,恐怕只有林立果本人才能说清楚,不过,张云生、张宁等人的回忆录从另一个角度揭示出来了林立果和叶群之间的某些真实关系,读者也可以从中看到一点蛛丝马迹来。

  我们都知道国防大学教授王年一同志是研究文革史的专家之一,他撰写的《大动乱的年代》是网络上给林彪翻案特别是第三次庐山会议期间林彪主张设立国家主席一说的质疑作品的代表,也是网上喜欢林彪的一些网友经常愿意引用的原作,所以,我们今天在这里也就引用了这本资料中对于叶群的有关评价。同时引用的还有另外几个曾经和毛家湾发生关系的人的回忆,比如我们都熟知的张云生的回忆录和官伟勋的回忆录,这两本回忆录也是网上那些喜欢为林彪翻案的人经常愿意采用的。

  我们先来看一下本文的主人公之一的黄永胜究竟是何许人也。

 
 
 

  [黄永胜](1910—1983)湖北咸宁人。1927年6月入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参加了湘赣边秋收起义,编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随部上井冈山。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起在中国工农红军任排长、连长、副团长、团长。1932年起,先后任红三十一师、红六十六师师长。1933年任红一师三团团长。参加过中央革命根据地反“围剿”和长征。到陕北后,先后任红四师副师长、红二师师长。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副司令员、司令员,教导第二旅旅长。抗日战争胜利后到东北,任热河军区司令员、冀热辽军区副司令员。热辽军区司令员,冀察热辽军区副司令员,东北民主联军第八纵队司令员,东北野战军第六纵队司令员。1949年先后任第四野战军四十五军军长,第十四、第十三兵团副司令员。曾参加辽沈、平津和解放广西等战役。新中国成立后,任第十三兵团代司令员、司令员,曾兼任广西军区副司令员,第十五兵团司令员兼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后兼广州市警备司令员。1951年任华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华南军区防空部队司令员和政委,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常委。1952年任中南军区参谋长。1953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九兵团司令员。1954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1955年任广州军区司令员,同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56年被选为中共八届候补中央委员(1968年递补为中央委员)。1961年任中共中央中南局书记处书记。是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文化大革命”期间,于1968年任广东省革命委员会主任、解放军总参谋长,1969年兼任军政大学校长、中共中央军委委员。是中共第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1971年9月,在“九一三事件”后被撤职。1973年8月20日被开除党籍。1981年1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认他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判处有期徒刑18年,剥夺其政治权利5年。1983年4月26日病死于青岛。

  从他的简历中我们可以知道此人是标准的林彪所提的“双一”体系中的骨干。(双一指的是红一方面军和红一军团)在历史上,黄永胜不乏显赫的战功和顽强的战斗,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说明他对共和国的缔造过程中是立有汗马功劳的。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战将若干年以后竟然同他最为尊敬、崇拜的首长、他黄永胜发誓要追随一生的林彪的妻子叶群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难道这是偶然的吗?

  俗话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黄永胜在生活作风上的弱点也不是遇见叶群以后才有的,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黄永胜的历史轨迹中搜寻一下。

  黄永胜早年参加革命的时候倒不是一个花花太岁,反而是一个挺注意军队纪律的战士。

  1928年初冬,红四军第二十八团第三营驻扎永新,因为天气寒冷,有的战士就说拿一点老乡家里的柴草来烤火,当时还是班长的黄永胜则说:“老乡的东西不能动。”有一个战士没有听黄永胜的,转而出去拿了老乡家里的柴禾生火,被黄永胜看到立刻予以制止,战士不服,就和黄永胜顶嘴,黄永胜劈手就给了那个战士一记耳光,打得对方哭了起来。这件事发生以后,罗荣桓知道了,就专门找了黄永胜谈话,指出他打人不对,黄永胜也随着承认了错误。【注1】

 
 
 

  这件小事尽管黄永胜打人不对,但是,也从问题的另一个侧面说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纪律在黄永胜心目中的份量。然而,伴随着黄永胜的不断“进步”,他身上固有的一些毛病也逐渐暴露出来。后来担任过广州军区参谋长的陶汉章中将作为黄永胜的战友曾经回忆说:“在教导二旅的时候,我们和日本人打了一仗,丢了一门炮。本来是他(黄永胜)给搞丢的,可他给上面汇报时却说是我丢的。那时我都过了铁路,不在那里。”【注2】

  而黄永胜身上的另一个严重的毛病就是生活作风不严肃甚至有些腐化。关于这点陶汉章说过这样一个往事:“那个时候,组织上派他去过一次香港,而且是以一个东南亚的资本家的身份去的。回来后要在我管理的司令部报账,我一看,好家伙,花了八千块,那个时候的八千元相当于现在的七八十万吧?当时我想,干什么要花这么多的钱呢?我们有一个情报组在香港,他们的人回来后向我这个参谋长汇报,我才知道黄永胜在那边去嫖过妓女,而且那个妓女还是国民党派到香港的重要人物。”【注3】以后,这个女人再次出现,连罗瑞卿都知道了,就让陶汉章派人监视那个女人,再以后黄永胜的老婆项辉芳也知道了,还和黄永胜闹了一场。【注4】

  关于黄永胜的这个毛病,作为黄永胜的另一个同事詹才芳也有过回忆,他在晚年和女儿对话时就谈到了黄永胜私自和警卫员化装到香港吃喝玩乐长达三天的经过。【注5】

  而作为黄永胜的多年的领导林彪和黄永胜的枕边人项辉芳则对黄永胜这个毛病有着更深一层的了解。

  林彪在文革期间曾经有过一个关于使用干部看大节小节的讲话,其中,林彪说:“有些干部小节不那么好,生活作风、男女关系、工作态度工作方法有毛病,不太好。但他拥护毛主席,突出政治,有革命干劲。”【注6】而根据陶汉章的回忆,林彪这里所说的有些干部“小节不那么好,生活作风、男女关系”实际指的就是黄永胜。【注7】虽然,林彪这个讲话对于黄永胜来说是“小骂大帮忙”,但是,也等于告诉大家黄永胜身上的这个老毛病。

  俗话说:“疏不间亲”,作为黄永胜的妻子项辉芳对此体会更深。项辉芳曾经就黄永胜和另外的女人有染一事给叶群写信,请叶群出面给予黄永胜警告,这封信同时还写给了吴法宪。【注8】而根据叶群的内勤王蓝多的介绍,黄永胜是和一名女服务员关系不正常。【注9】

  黄永胜身上的这个弱点因为始终没有彻底纠正,所以,一旦时机成熟了,就会进一步发酵,他和叶群的关系也正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的--“苍蝇不会盯没有缝的鸡蛋”,叶群作为一个有着类似“前科”的女人对黄永胜的兴趣又是怎么发生的呢?

  叶群,原名叶宜敬,又名叶瑾。来延安之前曾在国民党中统系统的电台里当过播音员,也曾经在青年战地服务训练班工作过,叶群的父亲叶君奇本身就是国民党军少将。叶群本人在生活作风上一贯不很严谨,作为她的一度的朋友的薛明就曾经有过回忆,叶群在江西的时候,便和国民党的一个县长李林打得火热,以后到了延安,还把林彪给她的信到处宣扬。【10】叶群和林彪能够结合,实际是毛泽东、朱德给多方撮合的,其中毛泽东起的作用可能还要大一些。【注11】毛泽东本人不太参加高级干部的婚礼,但是,林彪、叶群结婚时,毛泽东却是亲自光临。由此也可以看出毛泽东对林彪的信任。

 
 
 

  婚后的叶群随着林彪的政治地位的逐渐抬升,她也随之水涨船高起来,作为“林办主任”的叶群后来大权在握,包括林彪都不得不在有些问题上听从她的意见。王年一在他的《大动乱的年代》中写道:“叶群权力较大,林彪的意见、指示要由她来把关,这是林彪授予她的权力,因为她有时可以向林彪提出‘更好’的意见。下面向林彪的请示必须通过她,她可以拖延请示、婉言谢绝、自行处置甚至‘假传圣旨’。她有这样一个特殊的身份,所以,吴法宪之流也就奉承她,巴结她。”【注12】

  叶群在获得权力、政治地位上的一定的满足以后,开始转而追求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上的新内容了。王年一在《大动乱的年代》中描述叶群的卧室曾经用了这样一段笔调:“而走进叶群的房间,你就像走到了一个暴发户的姨太太那里。”【注13】是不是王年一本人信口开河呢?我们再来看另外一位当年曾经参观过叶群卧室的中央委员徐景贤的回忆,徐景贤说:“走进叶群的卧室,就像走进一个暴发户的储藏室。”【注14】在叶群的卧室内不仅有大量的被叶群通过各种手段巧取豪夺来的价值连城的文物,也有专门去香港为叶群定做的各种满足叶群“单身”生活的必需品。

  而众所周知的是林彪因为身体(或许还有政治上的考虑)的原因,无法像其他人那样过正常的家庭生活,这使得叶群倍感精神上的空虚,她不止一次的向其他人表达这层意思,甚至和秘书也谈起过。【15】同时,叶群和林彪的关系也并不是一种密切的夫妻关系,更多的时候则是一种互为利用、互为借重的关系。1961年11月,叶群在家乡福州写过一篇不短的日记,日记中大骂林彪毁灭了她的青春,说她和林彪一起生活如同伴随着一具僵尸。叶群直接指责林彪是“一个专门仇恨人、轻视(友情、父兄、子女-无意趣)人、把人想的最坏最无情,终日计算利害,专好推过于人们,勾心斗角互相倾轧的人

  俗话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夫妻之间即便是吵架也没有隔夜的仇,像叶群这样在日记中如此咒骂自己的丈夫,甚至把他比作僵尸的确实罕见,不排除叶群当时说的是气话,但是,也从侧面反映了他们夫妻关系中存在的比较大的不和谐与裂痕。(叶群对林彪为人的这段刻画倒也活灵活现、入木三分)而能够令叶群称之为毁灭了她的青春的决不会是林彪的什么“终日计算利害,专好推过于人们,勾心斗角互相倾轧”,因为比之林彪,叶群同样也是一个政治动物,同样也是残酷无情,叶群主要不满意的是林彪不能给她带来一个正常的丈夫应该能够给予妻子的在生活上的满足,这也是叶群以后不断寻求外遇的根本原因。

  关于叶群的本性,黄永胜曾经有过一段交待,我们可以看一看。

  黄永胜说:“叶群利用她的色相主动地挑逗人,引诱人。她不仅用于周围的工作人员、秘书,也不仅是中国人,还用于外国人(主要是苏联军事顾问);不仅是对一般工作人员,而且还有高级干部。她毫不知耻地主动玩弄男性。一般女人用色相引诱挑逗是为了金钱,有的是为了权力地位,有的是生理上的需要。而叶群是金钱、权力、生理兼而有之。”【注17】

  黄永胜的这番交待,有人或许要有所质疑,说这是不是在压迫下造成的为了迎合审判人员的好恶呢?那么,我们就具体来对照一下,比如黄永胜所说叶群勾引周围的工作人员、秘书这点,还是有一些旁证可以作为补充说明的。

 
 
 

  根据张云生(林彪的秘书)回忆,毛家湾从1969年到1970年11月之间一直有一个“黑人”(指身分不明)存在,此人据叶群说是陪着她练习书法的,张云生说此人叫朱彦,长得仪表不俗。【注18】朱彦名义上是帮着叶群练习书法偶尔也要给叶群写诗做枪手,实际上叶群和朱彦的关系并不清楚。关于这点,张云生说:“叶群与这位朱彦是怎么关系,也令人生疑。”【注19】1970年5月的一天,张云生、郭连凯两个秘书去向叶群汇报工作,发现叶群和朱彦在一起,两个秘书还没有说什么,倒是叶群沉不住气了,她大骂二人说:“你们搞什么鬼?我和朱彦是在谈学习,用不着你们来监视,我叶群是个正派人,君子坦荡荡,我没有任何辫子抓在你们手里。”【注20】这样一番突出其来、莫名其妙的表白不但令当事人的张云生、郭连凯感到滑稽,就是今天我们作为后来者重新阅读这段往事时,也会为叶群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法生出些许疑问来。

  至于叶群是如何勾引秘书的,作为过来人和当事人的张云生的回忆应该说比较具有一定的权威性,下面我们来看看这位毛家湾的女主人是如何向一位秘书“解剖”她自己的心曲的。

  叶群对张云生说:“我这个可怜人,谁能同情呢?”

  张云生:主任处于这样的高位,还不满足吗?

  叶群:实际上我是非常苦恼的,······我愿意把心里的话都掏出来,希望你理解我,同情我,你愿意听吗?

  张云生:主任愿意说,我就愿意听。

  叶群:我和首长(林彪)结婚几十年,我只能在政治上沾他一点光,但作为夫妻,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冷冰冰的。

  【注21】

  这次谈话因为黄永胜找叶群有急事,所以,临时中断了,可能叶群感觉不够尽兴,所以,几天之后专门把张云生找到卧室内谈话,中间就隔开了一道普通的屏风。

  叶群:坐的离我近一点。

  张云生:坐的不远。

  叶群:再近一点。

  张云生:再近,就过了屏风了。

  叶群:过了屏风有什么关系?张秘书,你是不是害怕?

  

 
 
 

  张云生:我不害怕。

  叶群:你既然不害怕,为什么不理解我呢?这两天我和你说了那么多,你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吗?

  叶群:我对你的要求并不多,只是希望你对我说些安慰的语言,做些主动的表示,这还做不到吗?

  张云生:该做的我一定努力去做,不该做的我也不会去做。

  当张云生表示不能迎合叶群时,叶群居然放声大哭,还说张云生对不起她,为什么不同情她,理解她云云。【注22】

  张云生因为有憾于叶群的纠缠,不得不听从于运深等人的建议,自污说和×××关系不清不楚,并且把这话告诉了叶群。虽说叶群不再找张云生的“麻烦”,可是,却突然大骂张云生:“张云生,你真好大的胆子,你也没看看毛家湾是什么地方?你竟敢调戏我?你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注23】联系到此前叶群和张云生的那番对话以及对张云生、郭连凯的无谓的表白,我们已经可以看出事情的真实所在了。

  而原空军政治部文化部文艺处副处长官伟勋曾经“有幸”到毛家湾去“帮助”叶群学习了一段时间,而他眼中的叶群同样也是一个生活作风不够检点的人。官伟勋和叶群谈话时,卫生兵进来给叶群打针,叶群就当着官伟勋的面,把裤子一拉让人进行臀部注射。而官伟勋听叶群的秘书说:“叶群在生活上一贯不检点,她当着秘书的面脱衣服、换衣服,有时候还坐在马桶上让秘书给读文件。”【注24】

 
 
 

  那么,叶群为什么会和黄永胜发生这种事情呢?原因很多,从上面我们看到的一些资料来分析,主要就是叶群在生活上的空虚与落寞所致。目前能够告诉我们叶群和黄永胜之间这种特殊关系的史料来源主要就是林立果偷录的录音带和九·一三事件以后从叶群文件柜中发现的黄永胜写给叶群的一首爱情诗以及叶群的内勤王蓝多的有关回忆。其中林立果的录音带还在公审黄永胜时被郑重的提出过。

  现在有些网上致力于给林彪家族翻案的人笼统的认为林立果的录音带是伪造的,为什么说这是伪造的呢?他们只提出了他们的质疑,而没有提出相关的证据。相反,倒是越来越多的人在回忆中提及了这份录音带的详细来源,包括林立果录制这些东西的技术手段。我们不妨一起来看看。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吴德在他的口述自传《十年风雨纪事》中就录音带做过专门的说明,他说:“公安部李震、于桑来了,经过公安部的技术处理,我们再听录音就很清楚了,信也经技术处理后很快就对出来了。李伟信交代:这个录音,是叶群与黄永胜通话时林立果偷录的。公安部的同志后来告诉我,林立果在录音时,对录音的速度进行了变换,是分别用几种速度录的。”【注25】吴德本人是九·一三事件中的主要当事人之一,也是毛泽东在丰台车站叫来专列上的几个主要人物之一,所以,他的回忆应该是可信的,而且,这里面不光是吴德,还有公安部的头头于桑、李震,录音带是经过了公安技术检验的情况下得出的结论,同时,还有“小舰队”成员李伟信的交待。

  而一位当时的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徐景贤在他的回忆中也有类似的说明,徐景贤是当时负责清查王维国等人的专案审查负责人之一,他手中保留了林立果在上海期间“选妃”的大量人证物证,而且,他本人还亲眼目睹了林立果的录音器材。徐景贤的一个熟人参加过林彪住所毛家湾全面的清查整理工作,徐景贤就是在此人的带领下亲自看到林立果的一些东西的。徐景贤说:“林立果从叶群的电话线另外接了一根窃听线,一直通到他自己的房间里。”【注26】

  关于林立果的这些器械,吴德在回忆中提到原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吴忠曾经专门负责查抄工作,他说:“吴忠把全部据点都查看了。林立果这些人政治上反动,生活上也十分糜烂。据点是“小舰队”进行反革命活动的场所,也是他们吃喝玩乐的地方。据点里有一些从日本进口的录音、录像器材,当时,我们都没见过这样先进的器材。”【注27】

 
 
 

  那么,这些器械到底都是一些什么东西呢?先进在哪里呢?徐景贤作为亲眼目击者,他有一段比较详细的描写,具体如下:

  “在林立果的房间里,放着两只四四方方的箱子,叫做A箱和B箱。箱子的外壳钉上‘上海小组’的标志。······两只箱子中的B箱,是专门用来偷听偷录他人的电话的。像这种电话机,在海外可能早已有之,但在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初的中国,确是新鲜玩意。······林立果偷偷地在叶群地保密电话机上安了一个窃听器,把线头接到自己的房间里,再接进B箱,就可以直接偷听、偷录叶群和别人的通话了。”【28】

  我们注意到徐景贤所说的和吴德所说的关于器械的先进一处基本吻合。

  此外,还有张宁的一个回忆,张宁说:“林立果用窃听器录制了叶群和黄永胜用代号联系的电话录音。”【29】因为张宁并不是林彪家庭的正式成员,所以,她的回忆只能作为一个补充。

  除了录音带以外,就是查抄叶群文件柜中发现的黄永胜本人写给叶群的一首诗,诗中写道:“缠绵五周月,亲手折几枝。虽是寒冬日,黄叶热恋时。”【30】

  而作为证明黄永胜与叶群的关系的人证则是叶群的内勤唐惠娴、石宝珠、王蓝多等。也正是这几个内勤,最早向中央专案组揭发叶群和黄永胜的不正当的男女关系的,所以,他们的回忆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其中叶群的内勤王蓝多晚年口述了一本《一个秘书眼中的叶群和林彪》,这里我们先把作者王蓝多做一个必要的介绍。

 
 
 

  王蓝多是叶群的司机杨振纲的妻子,杨是叶群的亲信之一,以后也同叶群等人一起外逃,死于非命。叶群爱屋及乌,所以,对王蓝多很信任,再加上王本人是一个乡下女人,识字不多,在叶群看来比较可靠。关于叶群对王蓝多的极度的信任,张宁曾经有过一段回忆,张宁说:“司机大杨的老婆小王来探视,叶群见她老实不识字,暂时把她留下充做内勤,她(叶群)认为初来咋到的乡下女人最可靠,连跟了她多年的王老太太她都不用,一到晚上叶群就让小王陪睡。”【31】张宁这里所说的大杨就是司机杨振纲,而小王则是王蓝多本人,张宁因为在林家住过一段时间,她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观察到的王蓝多之于叶群的关系与王蓝多在书中的描述也基本吻合。所以说,王蓝多的口述回忆较之其他人应该比较可信,她是一个近乎于“仆人”的身份和叶群接触的,所谓仆人眼里无伟人,叶群有些自认为机密的事情也不一定能够瞒过这位“仆人”的眼睛。

  王蓝多在回忆录中不但证实了林立果对叶群通话的偷录,还证实了叶群与黄永胜之间的不同寻常的关系,其中有一次很晚的时候,叶群与黄永胜开车到郊外,黄永胜的警卫员和王蓝多都倍感纳闷,当时,叶群的司机问王蓝多,黄总长和叶主任这么晚了来这里干什么呢?王回答说这是首长们在散步,司机又问散步为什么不用手电筒,而要带着马灯和毛毯呢?王蓝多回答不出来了。【注32】

  从这些点滴小事上我们可以看到叶群和黄永胜之间的关系显然是不正常的,另外,我们还可以看一个旁证,那就是黄永胜的妻子项辉芳的态度。在黄永胜被捕以后,项辉芳曾经向上边提出再次要和黄永胜离婚的请求。而且,项辉芳居然提出她不是黄永胜的亲属。如果是因为政治上的原因,项辉芳急于和黄永胜划清界限的话,那么也比较令人纳闷,因为和黄永胜一样有前科的邱会作的老婆就没有提出与黄永胜离婚,更没有说不是黄永胜的亲属的决绝的话,而罪名不在黄永胜之下的吴法宪的妻子陈绥圻还主动向吴法宪表示要共患难的意思。特别是项辉芳提出上述要求的时间是“在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开庭的第二天下午”。如果说在逮捕黄永胜之初,项就提出这个要求还情有可原,而这时候项辉芳提出离婚,已经显然和政治没有特别大的关联了,更多的则是他们夫妻之间的私人感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当初,项辉芳曾就黄永胜的生活上的丑闻希望请叶群给予帮助,叶群以后还搞了一个黄项重圆的诗出来,借以表明他们之间的复合,而这次项提出离婚已经是第二次的正式提出了。这里面是不是和叶群与黄永胜的不正当的关系为项所知有关呢?但是,至少这件事给项黄的感情带来新的裂痕则是比较肯定的。

  四大金刚中只有黄永胜的妻子项辉芳单独提出了和黄永胜的离婚,而且,以后二人也确实离是一分到底。项辉芳死后,很多广州军区的老干部都去送行,其中还有被黄永胜整过的陶汉章,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人们已经不再把黄永胜和项辉芳看成一体了。而我们也都知道“婚后不忠”是足以让一个妻子感到出离愤怒的。

  而林立果偷录的录音带中更是对他们的这种关系做了最好的解答。

 
 
 

  我们现在就把叶群和黄永胜的一段通话节录于下,这个录音带里面收集的是叶群和黄永胜最长的一次通话,一共是157分钟,时间是1970年10月7日。这个录音带也是公审黄永胜时,法庭公开出示的黄叶不正当关系的证据之一。大家可以看看再说:

  叶群:你想我吗?

  黄永胜:怎么不想呢?

  叶群:说真话,我可想你了。

  ······

  叶群:我跟你说,我这个生命是和你联系在一起的,不管是政治生命,还是个人生命。

  黄永胜:我觉得,我完全像你一样了解,请放心。

  叶群:101(指林彪)在家你还不知道?我就是挨着骂声过生活,我讲这些你不会觉得太庸俗了,太温情主义了吧?

  黄永胜:不会,你怎么还刺我的心呢?

  叶群:说不定将来,你能在中国革命、世界革命的领域上,起很大的作用。

  黄永胜:在这个方面我要向你学习。

  叶群:我愿意永远做你的助手,做你的秘书,以你的意志为意志,而且我决不强加于你,我一定在你的领导下。

  黄永胜:我明白。

  叶群:我们都有孩子,我的孩子也就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孩子,要考虑,每个孩子往哪个方面培养,另外,连我的加到一起,至少有五个吧,连新朝(吴法宪之子)六个,这五六个虎大将,将来都可以,国家这么大,他们互相不会矛盾,一个人把一个关口,也是你的助手嘛,你说是不是?

  黄永胜:是。

  叶群:你永远是元帅,我永远是元帅手下的一个传令兵。

  【注33】

  以上是黄叶二人的部分对话记录,而且有删节,删节主要是因为涉及到一些无聊的私人上的事,叶群连自己的例假、痔疮也同黄永胜说个没完,而且,还有一些比较肉麻的互相吹捧,不录也罢。

  从叶群后面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到,以林彪、叶群、黄永胜为代表的林彪政治集团的用人标准,那就是任人唯亲、任人唯近。叶群不过是一名政治局委员,就公然在电话中和黄永胜安排起国家将来的重大人事安排,在他们的眼中,除了他们自己的子女以外,其他人都不在他们的视野之内,而且,他们的子女还要各把一个关口,俨然一路诸侯。试想一下,如果这些人得逞的话,中国以后的命运应该是什么,不是也一目了然了吗?

  那么,现在又有一个问题出现了,那就是有人或许要问,为什么林立果要给他的亲生母亲进行电话偷录呢?林立果这么做的目的何在呢?难道林立果不知道叶群在毛家湾的地位吗?怎么敢如此胆大妄为呢?

  叶群和林立果是亲生的母子关系,这一点没有疑问。但是,叶群与林立果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呢?则远不是一个母子关系的血缘就能解释得了的。

  关于叶群与林立果的关系,作为毛家湾的一些当事人都对此有过具体的回顾。

  王蓝多(叶群的内勤):“林立果与叶群之间好像不似母子关系一样,我在林办这几年,从来就没有听过林立果叫她一声妈妈,平时称官衔,发牢骚时要么说‘他×的主任’,要么说‘叶老胖’。”【注34】

  张云生(林办秘书):“林立果在背后说,他×的叶老胖太不够意思,咱们走着瞧。”【注35】

  张宁说(林立果的未婚妻):“林立果说,我和立衡从不叫她妈妈。他(林立果)表情冷淡,谈及母亲会有这种毫无亲情的感觉,令我实在吃惊。”【注36】

  从上述这些人的回忆中我们可以看到,林立果和叶群的关系是比较差的,更多的不是母子之间的亲情,而是政治上的相互利用、相互攻击。

  那么,林立果为什么要对叶群进行录音呢?换言之,他们之间产生矛盾的基础是什么呢?

  关于这一点,张云生认为“林立果要插手林办,要取叶群而代之。”【注37】张宁认为“林立果要进行反控制”。【注38】而之所以能让林立果对叶群有这样的举动,还在于林立果代表了毛家湾林彪集团的另一股有别于黄吴叶李邱五人以外新派势力。

  林立果对黄永胜等人一向没有什么好感,对吴法宪更是目之为草包。【注38】而且,林立果本人才是林彪心目中最为理想的“接班人”,叶群当年曾经亲口对朱仲丽(王稼祥夫人)说:“他爸爸最喜欢这个儿子,这个孩子对事物敏感极了,说一不二,林彪说性格像他,将来能干大事。”【注39】林彪曾经问周宇驰等人:“是立果领导你们,还是你们领导立果呢?”【注40】官伟勋曾经回忆说,叶群为了能够进入九大以后的中央政治局,还专门请林立果出面为她帮忙。【注41】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居然能够帮忙老娘进入政治局,居然能够代替林彪回答周恩来办公室的请示,可见其权力之大了。也所以,林立果偷听叶群不仅谈不上什么胆大包天,相反则说明林立果的势力正走向如日中天。

 
 
 

以后“小舰队”还是《571工程纪要》等一系列的东西出台无一不和林立果的策划有关,而这些权力的赋予除了林彪以外,没有第二人可言。也是这么一个“一年兵、二年党、三年副部长”的林立果以后竟然还被毛泽东引起重视,在南巡的讲话中专门提及此人的外号“超天才”。以毛泽东在文革中的最高领袖的绝对地位,能够“惠顾”林立果,也可以看到林立果的“不简单”了。

  我们为什么在多年以后总结文化大革命是一场严重的内乱呢?其实,从黄永胜、叶群等手握大权的文革新贵的种种可耻的表演中就已经品出苗头了。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网上一些人试图用几个零星的捕风捉影的东西来说明林彪如果不死的话,,可能会带来政治上另一番的革新,而我们只要看一看叶群、黄永胜、林立果等人的这等政治嘴脸和他们用人的标准就会知道,这是一群十足的带有浓厚封建思想的军事冒险集团。他们一旦上台用事,给国家民族所造成的更为严重的后果也是不言而喻的。 a

  这里顺便再说一下黄永胜其人,此人是林彪一手栽培起来的亲信大将,林彪为他争取了不少的权力,毛泽东上天安门问黄永胜:“张宗逊去哪里了?”黄永胜明知道张已经被搞的靠边站了,可居然骗毛泽东说:“张宗逊在济南军区做副司令员呢。”随后,黄永胜单独找张宗逊谈话,以中央军委的名义让张去济南就任副司令员,张宗逊说他就是这等莫名其妙的去做了一个大军区的副职。【注42】从这一段往事我们就可以看出来黄永胜在文革中的气焰熏天、炙手可热。有人胡说什么黄永胜在文革里面没有什么权力,还列举出黄永胜和江青斗法的故事来,试图说明什么呢?说明黄永胜是无辜的吗?和江青斗法的人多了,如果是为了主义之争,比如谭震林、陈毅等,那倒也罢了,如果仅仅是为了和江青争夺权力,为了另一个集团的利益和江青斗法,那也不过是狗咬狗而已,又有什么值得宣扬的呢?

  黄永胜取得上面那样大的权力固然要经过毛泽东的批准,但是,林彪在这里起的作用也是实在不小。黄永胜口口声声的说,要在任何时候都忠于林副主席。然而,背后呢?黄永胜却给林彪戴上了一顶不折不扣的绿帽子,而且,当叶群标榜黄永胜永远是元帅时,也不见黄永胜感激涕零的提及林彪,这样一个口是心非、毫无政治道德的小人一旦上台,那么,留给全国人民的又将是什么呢?

  我们今天回顾这段黄永胜与叶群之间的真实关系,并不是为了猎奇,而是为了告诉大家一个真相,一个被少数人别有用心用搅浑水的方式搞乱了的真相,为了让大家记住一段惨痛、屈辱的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大动乱的侧面,希望未来不要给我们这个民族再上演类似的悲剧了。

 
 
 
更多关于“”的新闻阅读: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