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媒:中国利用美俄敌对达到目的 外交更“柔软”

时间:2014-12-25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加拿大全球化研究中心网站12月23日文章,原题:中国的三角外交

  尼克松和基辛格时期,大博弈在苏中美之间展开。思路是利用深层次文化差异及边界冲突让两个共产党国家互相猜疑、争斗。如今,角色颠倒了,中国似乎掌控了主动,正利用美俄间的敌对,达到北京的目的。

 

  虽然“战略不信任”决定了当今的美中关系——特别是涉及美国“亚洲转向”等问题,但两国都避免了会导致重演冷战或引发热战的对抗行为。北京用“六个坚持”原则表明,不会接受在国际事务中充当美国的小伙伴角色。在全球影响力的争夺中,中国有自己的原则。

  在三角的另一边,中俄似乎越走越近,从石油大单、联合军演到反恐合作,对朝鲜、伊朗和乌克兰等问题也有相似政策。观察家吉尔伯特·罗兹曼说,“在尽力削弱西方在各自地区的影响力的斗争中,莫斯科和北京想要避免本国的极端民族主义影响到共同的国家利益。”

 

  但表面现象可能骗人:中俄间存在不少紧张元素,主要源自旧时冲突及当前问题。中国相对俄具有巨大经济优势,这与苏联时代迥异,肯定会引起俄担忧。俄插手邻国事务,则会勾起中国人对边界冲突和俄“大国沙文主义”的记忆。另外,中国所构想的亚洲秩序也没给俄留下空间。而普京虽然东望寻求新贸易协议,但事实仍是,俄与欧盟的贸易是对华贸易的5倍多。

  简言之,认为中俄新结盟会给美国及盟友带来麻烦的说法似乎夸大了。让北京与莫斯科联手的是两国所反对的——即美国咄咄逼人的外交,而非共同日程。

  从尼克松时代的经验看,战略三角的其他两边在外交上不可避免是不平衡的。当初对华盛顿而言,美苏关系远比对华关系重要——也更敌对。如今,对北京来说,中美关系远比对俄关系重要。

  不管怎样,中俄美不得不更加小心谨慎,避免彼此对抗。这或许有助于解释如今中国为何推行三角外交,且方式更加“柔软”。

 

 

俄媒:美俄打不规则冷战 俄更多资源流入中国

 

2014年已接近尾声。回首过去一年,我们既能看到俄罗斯的旗帜在克里米亚半岛和塞瓦斯托波尔上空飘扬,它也出现在亚洲、拉美和非洲盟友中,而前方则是在直接靠近俄边界爆发全面内战危险以及“无规则冷战”的威胁。

  2014年,俄罗斯被卷入乌克兰危机。一方面是1954年前一直是俄罗斯一部分的克里米亚半岛回归,另一方面也导致了冷战以来俄欧关系最严重危机。3月,克里米亚举行全民公投,对民族主义者掌握基辅政权和强制乌克兰化的前景深感忧虑的民众一致表达了加入俄罗斯的愿望。2010年,根据乌克兰法律选举产生的克里米亚议会支持这一决定。美国及其盟友指责俄罗斯此举为“吞并他国领土”,并对其实施了大规模经济制裁。然而俄罗斯认为,以俄语居民为主的克里米亚如继续留在乌克兰,将遭遇与顿巴斯地区相同的命运。之后,乌东南部地区也开始扞卫受到国家新政权压制的政治与文化利益,从而引发武装冲突,牺牲者成千上万,还包括马航MH17航班乘客。

 

  这场战争导致对俄罗斯的新一轮制裁和指责,但莫斯科并不希望看到邻国崩溃,为宣布独立的“卢甘斯克共和国”和“顿涅茨克共和国”送去人道主义援助,并支持民兵与乌政府举行和平谈判。明斯克停火协议在俄罗斯的协助下于9月签署。该协议要求各方停止军事行动,并赋予顿巴斯地区特殊地位,但其必须留在乌克兰。外交努力将来会如何发展目前尚不明朗,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极度对立则可以从11月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举行的G20峰会上看出。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就直接称俄罗斯为北约在未来几十年的“对手”。

 

  与此同时,俄罗斯也在不断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并公开叫停与西方的合作项目。放弃“南溪”天然气管道项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俄罗斯领导人关于本国“无法继续实施‘南溪’项目”的声明在安卡拉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土耳其经济对天然气的需求、俄罗斯扩大“南溪”管道增加天然气供应的想法让在叙利亚危机中扯破脸皮的合作伙伴再次握手言和。

  更多的俄罗斯天然气将流向中国。这是11月在APEC北京峰会上达成的成果。作为对今年5月签署的经东线“西伯利亚力量”管道对中国出口天然气合同的补充,双方决定通过西线“阿尔泰”管道将俄对华天然气出口量增加几乎一倍。




 

  这一前景也曾在另一个峰会,即今年6月在巴西举行的金砖国家峰会上讨论。东道国同样表达了扩大对俄食品出口的愿望。除巴西外,俄罗斯总统普京还同其他多个南美国家领导人就扩大合作举行会谈,今年夏天对南美进行了一次大范围的访问,除巴西外还正式访问古巴、尼加拉瓜和阿根廷。印度也对俄提出以其医疗产品尤其是药品替代西方产品的建议。12月11日,普京访印期间双方签署《关于在未来十年加强俄印伙伴关系的规划》。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国家在与俄罗斯达成合作协议的同时,还得到至少3个合作伙伴。从2015年1月1日起,欧亚经济联盟将开始全面运作。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和亚美尼亚将开始履行其义务,“确保商品、服务、资本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在能源、工业、农业、交通等关键经济领域实施协调一致的政策”。

  与新伙伴建立紧密关系对俄罗斯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对美关系前景黯淡的背景之下。专家们称,与第一次冷战不同,华盛顿当时承认苏联势力范围的存在,莫斯科也认可美国的势力范围。当前俄美关系的特点是“不规则冷战”。

 俄媒称中国不愿与俄结盟 站在中间位置从两方获益

 

  据俄罗斯专家网12月17日报道,美国和欧洲国家有越来越多的分析家开始怀疑孤立俄罗斯政策的有效性。他们不仅关注俄罗斯同西方之间关系的恶化、相互经济的损失、支持对俄罗斯的制裁实际上加强了普京政权,而且关注到俄罗斯开始转向东方,具体来说,转向中国。近来,中俄不仅缔结了一系列经济合同,而且还找到了政治接触点。其中有一些是带有明显的示威性质。例如,中俄已经约定在地中海进行联合军演,实际上这一地区与这两国都没有任何关系。很显然,这是对北约和美国在中俄边境进行演习的一种回应。

 

  普京用这些行动在西方评论家的脑海中造成了中俄结盟的印象,而这也是西方在上世界50年代所担心的。现在俄罗斯的核能力、科技和资源同中国的经济结合起来,实际上可以推翻美国控制的世界秩序,并建立有利于自己的世界秩序。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两国将努力建立一个紧密的同盟关系。两国都不需要这种关系。中国本质上是不会加入任何一个同盟来对抗其他国家。中国习惯不站在某一方,而是玩平衡游戏,选择两个政治对手之间的中间位置,同时从两方获益。在中美冷战期间,中国也是处于这样的一个位置,现在中国也不会反对在俄罗斯和西方之间选择这样的一个位置。俄罗斯破坏以美国为中心的国际法律体系,对于中国是有利的,但是如果同俄罗斯站在同一方,那就意味着要同俄罗斯一同承担来自西方的谴责。只在精神上支持俄罗斯显然要好得多。

  俄罗斯也不需要同中国建立紧密的同盟关系。而且,俄罗斯害怕中国。一些俄罗斯政治分析家认为,对中国过分依赖会被中国利用来敲诈俄罗斯(例如天然气的价格)。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政府现在是将“转向东方”看做是转向东方所有国家,而不是只是单单转向中国。俄罗斯试图通过靠近中国在本区域的两个竞争对手---日本和印度,来平衡目前同中国的紧密关系。同印度的接近已经开始了,不久前普京刚访问了印度首都,同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缔结了一系列在国防、经济和和领域的协议。同日本的关系则要一些,关于岛屿的争议阻碍了两国的政治接近进程,更准确的说,是日本不愿意承认千岛群岛属于俄罗斯。但是不排除,不久后岛屿的问题在形式上得到解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暗示了这一点)。因为俄日关系的紧密不仅仅需要俄罗斯的努力,还需要日本的努力。比起俄罗斯,日本更有理由担心中国。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