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的国军地雷战:炸死日军中将师团长(4)

时间:2012-07-05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其次是埋雷伪装问题。当时正是“暮春三月,江南草长”的季节,绿草如茵,埋雷后纵然巧妙伪装,不到三天,就会叶枯发黄,肉眼立即识别。何况日军有精密的扫雷仪器呢!

  黄士伟详尽心中的盘算后,果断地命令环围小山坡,进行埋雷二、三十厘米深度的标准工兵作业,交错地将60枚4号甲型地雷全部埋下了,并将信管调在杀伤人马的100KG级刻度盘上。埋雷后的重点伪装,在恢复草皮后,又用落叶树枝掩盖可能留下的痕迹。

  至28日拂晓,布雷作业全部完成。昏黑的天空雷声沉沉,密密下了阵雨。


点击查看更多图片

  撤离中,黄士伟抹了抹脸庞上混杂的汗水与雨水,回望了一下那座山坡,心中窃喜,嘴角绽出一丝暗笑,凭他的工兵经验,这样的天气是最利于地雷伪装的。

  三、炸毙日军中将师团长

  1942年5月28日早上,大雨还在哗哗地下着。

  日军第十五师团在攻击中进入了兰溪城外雷区;“轰”、“轰”爆炸声不时响起,伤亡报告不断传来。

  7时许,前来督战的师团长酒井直次偕幕僚们,将石廓山下一处墓前石柱的地方当作临时指挥所。

  恼怒的酒井咬了咬牙齿,命令工兵联队长河野顺治中佐派出一个工兵小分队,探除前进道路上的地雷。

  上午10时左右,大雨渐停。工兵小分队报告前方道路可以安全通过,酒井与他的师团部幕僚重新跨上东洋军马。

  为确保安全,骑兵卫队在前边开道,步兵尖兵分队跟进,其后才是师团本部。情报参谋间瀨淳二少佐、第13军总部参谋古谷金次郎走在前面,酒井走在中间,后面是参谋长川久保镇马少將和作战参谋吉村芳次中佐等人。

  当行至兰溪县城北面1500米处的三岔路口时(今兰溪市北郊一里坛),前面开道的骑兵卫队不知走哪条道好,便折返报告。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