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有非典教训 中国应对埃博拉不再犯错

时间:2014-11-01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彭博新闻社10月29日文章,原题:中国“非典”遗产有助抗击埃博拉  2003年“非典”暴发,中国死亡病例超300人,由于耽搁与国际卫生组织合作而受到指责。“非典”给中国上的惨痛一课如今或成为在国内抗埃的有力武器。

  埃博拉病毒至今已经在西非国家导致近5000人死亡。作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非常重视疫情风险。鉴于美国和欧洲都已出现埃博拉感染者,中国防患于未然,包括在指定医院储备设备、消毒剂以及防护服,并给医护人员做详细讲解。

  “中国再也不想经历一遍‘非典’时的境况,”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和传染病系副教授本·考林说,“过去10年,中国大力发展应对突发疫情的能力,尽可能保护公众不受侵害,社会经济不受影响。”

  亨克·贝克丹从2002年到2007年间在世卫组织北京办公室工作,他回忆说“非典”期间,他每天都要与中国政府官员打电话,却总得不到直接回答。但现在中国成为最佳合作伙伴。H7N9禽流感病毒肆虐时,中国政府承诺公开疫情情况,称不会再犯“非典”时的错误。当时,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共享H7N9病毒样本,以便于研究病毒和开发疫苗,谨防病毒出现人际传播。

 

外媒:埃博拉让中国彻底逆袭,美被打入地狱

  昨天,看完央视的《深度国际之埃博拉全球警报》后,我心里想了许多,遂决定写下今天这篇帖子。

  说实在的,随着埃博拉疫情愈演愈烈,并悄悄向全球蔓延,此病已然逐渐成为当下世界博弈的一大变数,而且看现在的情形,恐怕这个变数对此轮世界博弈的影响会越来越大。

  至于我为何会这么说,大家看完我下面的分析想必就明白了。众所周知,当今的世界博弈一共有四位棋手,分别是美国,欧盟,俄罗斯,以及咱们中国,换言之,埃博拉之所以会成为“变数”,就是有可能对这四位棋手产生很大的影响。

  那么,对这四位棋手来说,埃博拉对谁的影响更大呢?在我个人看来,依次是美国,欧盟,咱们中国,以及俄罗斯。

 

  埃博拉疫情紧急

  首先,咱们来说说美国。

  想必大家很清楚,就在最近这几天,埃博拉疫情已经蔓延至美国,而美国的首例埃博拉患者,42岁的托马斯·埃里克·邓肯,正是因为去西非探亲,才致感染埃博拉,并最终将其带回美国。从这也正是我将美国列为受埃博拉影响最大国家的重要原因之一。

 

  奥巴马热情拥抱埃博拉治愈女护士

  要知道,因为当年的贩卖黑奴行为,美国的黑人数量非常多,而这些黑人中,像42岁的托马斯·埃里克·邓肯这样的“西非裔”黑人亦不在少数。如此一来,美国所要面临的难题也就来了。事实上,除非找到治愈埃博拉的有效方法,或者发明出专门针对埃博拉的疫苗,否则跟埃博拉病毒的斗争,无疑将是一个长期而艰苦的过程。

  而在这期间,谁也不敢保证一定能阻止埃博拉进入自己的国家。

  而从“托马斯·埃里克·邓肯”这件事不难看出,国内拥有大量黑人的“美国”,无疑是众多国家中,现阶段最难阻止埃博拉入境的国家。

  (毕竟埃博拉有潜伏期,除非美国一直对从西非疫区来的人员进行管控,否则将很难彻底杜绝埃博拉疫情的入境,而证明这一点的最有力证据,无疑就是美国纽约的那位最新感染者)

那么,埃博拉疫情对美国到底有哪些负面影响呢?在我看来,最现实的影响,无疑就是美国的经济。众所周知,在美国纽约发现首例埃博拉患者后,一度引起美国国内的恐慌,美股更是因此出现震荡(当然,因为现在的埃博拉在美国仍属于散发状态,所以该事对美股的影响非常有限)

 

  不过从此事不难看出,埃博拉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乃是实实在在的。也就是说,一旦埃博拉在美国国内出现大规模传播,那么对美国经济的打击绝对是致命的。那么,埃博拉有可能在美国大规模传播吗?

  在我个人看来,这种可能虽然不大,但并不代表没有可能。至于为何如此,关键就在于美国的医疗体系并不健全。

  众所周知,奥巴马一上台,就倡导要建立“全民医疗保障体系”,而从随后的结果来看,此事的阻力非常大,所以哪怕到了现在,奥巴马亦没能如愿。而这个结果,正是美国医疗体系并不健全的最有力证明。

  说得再通俗点,美国虽然拥有世界最先进的医疗科技,但这种服务却是针对“富人阶层”,以及某些“特权阶层”的,至于广大穷人,则很难从此受惠。所以在美国看病,尤其是那些穷人看病,不但要等待很长时间,更是要花费大量“银子”,

  而这种情况,也正为埃博拉的传播埋下了隐患。要知道,埃博拉的前期症状,跟感冒很类似,所以对于那些美国穷人来说,除非实在挺不住了,他们绝对不会尝试去医院“挨宰”,毕竟感冒这种病是可以“自愈”的。(事实上,这也正是没有“全民医疗保障体系”的坏处所在)

  而当这些穷人挺不住时,他们却不知自己已然成为了一个个的“感染源”。

 

 

 如此一来,埃博拉疫情自然会飞速扩散。所以在我个人看来,埃博拉是否会对美国产生巨大影响,关键就在于一个“防”字,如果美国人无法有效阻止埃博拉入境,那么一旦埃博拉开始在美国国内传播,其产生的后果,对美国来说,绝对是灾难性的。

  而在之前的系列文章中,我已经说的很清楚,美国之所以在今年这么“闹腾”,为的就是顺利结束量化宽松政策,并趁机实现“吸血”,一方面,可以用新血来填补美国经济因战争而搞出来的大窟窿;另一方面,则可以用吸纳回美国本土的国际资本重铸本国制造业。

  而美国想要成功实现“吸血”,一个必备的大前提,就是美国自身不能出问题,美国必须还是资本避险天堂才行。可一旦埃博拉在美国开始肆虐,这个大前提必然要被打破。也就是说,一旦美国没有“防”住埃博拉疫情,那么美国的“吸血”算计将注定不会成功,而这个结果,显然不是美国人所能承受的。

  好了,说完埃博拉对美国的影响,咱们再来说说埃博拉对欧盟和俄罗斯的影响。事实上,我之所以把欧盟、俄罗斯分别排在受影响的第二位和最末位,依旧是以“埃博拉传入难度”划定的。

  欧盟自不用多说,四大棋手中,他拥有黑人百姓的数量仅次于美国,再加上欧盟中的英法等国跟非洲诸国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所以埃博拉在欧盟内部发生扩散的可能亦非常的大,只不过,欧盟内部许多国家的医疗体系还是很完备的,这点要远比美国的“富人医疗体系”强,所以,我才将欧盟排在了第二位。

  至于俄罗斯,因为其独特的气候条件,以及地广人稀的特点,都限制了埃博拉的传入和传播,再加上俄罗斯的经济远逊欧美,对那些外国公民,尤其是来自西非疫区的公民缺乏吸引力,排在末尾自然在情理之中。因为俄欧不是今天讨论的重点,所以我就不针对埃博拉对俄欧的影响进行重点论述了,但不可否认,一旦俄欧内部出现了大规模的疫情,那么俄欧的日子亦不会比美国好过多少,而这种情形,足以改变现今的世界博弈态势。

  最后,再来谈谈咱们中国。说到这,有些网友一定会质疑:“咱们中国人口密度太大,一旦出现埃博拉疫情,肯定比美国更加可怕,既然如此,你为何会把咱们中国排在受影响的第三位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我的排法并没错。因为咱们中国在应对埃博拉疫情时,有一个无以伦比的优势,那就是咱们经历过“非典”的考验。要知道,埃博拉是通过体液,粘膜,以及身体接触进行传播的,至于人与人之间的空气传播,则尚未被证实。而“非典”能在空气中传播这点,则早已被证实。

 

  换句话说,非典的传播“烈度”远甚于埃博拉。至于致死率,非典同样不比埃博拉差多少。试问,咱们中国既然能抵御住比埃博拉更可怕的“非典”侵袭,又怎会惧怕“埃博拉”呢?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因为经历过“非典”的考验,咱们中国已经形成了一套完备的“制度”,来抵御烈性传染病的侵袭,并因此培养出了大量有防治烈性传染病经验的医护人员和行政人员。(说实话,这种经验非常宝贵,放眼全世界,除了咱们中国,你根本找不到第二个拥有这种经验的大国)

  也就是说,如果埃博拉真的侵袭了咱们中国,咱们马上就会把对付“非典”的那套系统,以及相关措施进行激活。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才是咱们中国在埃博拉疫情面前的底气所在,这也正是我把咱们中国排在第三位的重要原因。

  当然,一旦咱们中国爆发埃博拉疫情,影响肯定会有,但绝对不会那么大,如果大家非要感谢谁,那就感谢“非典”当初对咱们的考验吧!好了,说完埃博拉对四大棋手的负面影响,再来说说正面影响。

  事实上,事物皆有两面,埃博拉疫情亦不例外。换言之,只要对埃博拉疫情采取正确的应对措施,完全可以变坏事为好事。而在这方面,做的最好的,无疑正是咱们中国。埃博拉和ISIS乃是当今世界的两大毒瘤,谁能正确应对这两大毒瘤,就会令自己对世界的影响力飞速提升。很显然,咱们中国高层很清楚这点。

  所以大家不难发现,最近这段时期,咱们中国针对埃博拉疫情那是又出钱,又出人,而前两天,更是派出了特派记者,专门赶赴了疫区。

  有些网友,可能会觉得咱们中国在“咸吃萝卜淡操心”,尽干些费力不讨好的事情。那么事实真是如此吗?在我看来,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总而言之,咱们中国的目光放得很长远,相反,美国则显得太过功利,太过目光短浅。

到底是谁操纵埃博拉全球传播 北京道出真相

 

  埃博拉病毒1997年已经在非洲流行,但一直局限于非洲,今年居然全世界流行起来,蹊跷啊。今年世界上发生的事大多很蹊跷,除中国的昆明、新疆、广州的重大恐暴事件外,马航MH370客机至今失联、马航MH17客机被击落事件至今无真相、离奇的阿航客机坠毁、埃博拉病毒莫名大规模流行、巴以冲突中以色列大规模屠杀巴勒斯坦人民等都让人感到2014年这个第一次世界大战100周年的不寻常。

 

  善良的人们总是把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不幸事件理解为意外、碰巧,按这种善良的想法,汉语词典中就不会有“阴谋”这二字。

  人们对阴谋的感受一般是从历史故事中获知的,难道现在的时光不属于将来追忆的历史吗?

 

  埃博拉病毒已定向传入欧美,犹太资本集团正在评估世界形势变化再做决定。

  有人会问,埃博拉病毒会传入中国吗?邪恶势力一定会千方百计把病毒输入中国,以逼迫国际资金流出中国流向美国。问题是是,邪恶势力暂时不敢向中国输入。

经历了2003年“非典”的中国有一整套极其高效的防御机制(虽侵犯人权宣言但能保护绝大多数人不受感染),若导入中国,中国必全力防疫,并挑起朝鲜半岛和钓鱼岛紧张局势,让邪恶势力付出沉重的代价。

 

 

  因此邪恶势力暂时不敢向中国定向输入,但会试探性的测试或先在中国周边扩散(东北亚朝鲜半岛的韩日、印度巴基斯坦、东南亚等),如今天某媒体传播的广东几十人疑似病例(已检测,全部阴性,无感染),当然,文字处理得很好的,让人感觉是客观报道,让人感觉是为中国人民着想的。

  其实,大国之间的许多事如马航MH370客机失联等突发事件的真相,大国最高层领导人是一清二楚的,但苦于无绝对证据,只能你使阴招我也使阴招报复。

  中国领导人是当家人,肯定知道内幕和真相。当然,中国领导人没必要告诉全国人民,就象带兵打仗一样,没必要把作战方案告知每一个士兵,士兵的任务就是听从指挥冲锋陷阵。

 


  10月23日,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进行的处置埃博拉病例演练中,身着全套防护服的检测人员在负压临床检验室中检测“病例”的血液等生化指标。

 

  有人说,媒体上报道的政府官员都是很笨的,呵呵,真正笨的人是广大的P民。

  南宋时遗臭万年的宰相秦桧可是那时真金白银的状元郎呵,岳飞等人的才华根本无法与秦桧相比!

埃博拉可让活人变僵尸 中国或面临生化危机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埃博拉”这个名词还显得有些陌生。然而事实上,它是人类所知最致命的传染性病毒之一,感染后死亡率高达70%~90%。

  埃博拉病毒热

  埃博拉出血热,急性传染病,病原体是埃博拉病毒,通过身体接触传染。是目前已知的毒性最大的病毒性疾病,病死率高达50-90%。该病起源于非洲和亚洲的丛林中。也叫埃博拉病毒病。

  在过去的十多年间,全世界已有1000多人因此死亡。这里,我们通过一篇来自非洲的纪实报道来了解一下埃博拉病毒的真面目。

  令世界医学界闻之色变的非洲神秘病毒“埃博拉”,再度在乌干达现身。这种令感染者七窍流血,心肝肺俱烂的可怕病毒引起国际卫生组织警惕时,已呈大规模传染之势。突如其来的疫情已经在东非各国造成极大恐慌,东部非洲正在经历真真切切的一级恐惧。

  “埃博拉”大爆发

  10月14日,东非乌干达北部最贫穷最偏僻的古卢区、“拉科尔医院”特护病房内,因一直照顾“夺命发烧”病人而受传染的3名实习女护士正在病床上挣扎。随着病人痛苦的呻吟,一团团污血顺着眼睛、鼻子、耳朵、嘴巴、肛门往外涌,主治医生急得团团乱转。

  院长卢克维亚多次打电话给卫生部,但官老爷们却推三阻四地说:“不就是流感发烧么?值得催那么紧吗?”而当医生报告说“病人就像在你眼前融化了一样”时,院长就知道古卢地区现在流行的决不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而是一种神秘的致命瘟疫。

 

  专家小组来到时正好看到了3名实习女护士最后死亡的情景,一名专家震惊得连手中的器械都掉到了地上。很快,乌干达卫生部长克里普斯向乌干达和驻该国的世界媒体证实说,实验室检验的结果已经证实,流行在古卢地区的可怕病症正是“埃博拉”病毒的变种!

  就跟好莱坞恐怖影片《瘟疫爆发》一样,所有的专家和救护人员全都穿着如同宇航员太空服一样的防护服装。“埃博拉”病毒专家的首要任务是,设法弄清“埃博拉”到底如何产生的。

  什么是“埃博拉”

人类首次认识埃博拉,还是在30年前。1976年夏天,在非洲国家扎伊尔埃博拉河边的一个小镇,一位叫尼果·姆硕拉的医生首次记载了一种新型疾病的临床表现: “这种疾病传染迅速,致人于死地。它使患者高烧39℃左右,许多部位大量出血,严重腹泻、脱水,皮肤干薄如纸,眼眶下陷……一切治疗方法都难以奏效,3天内迅速死去……”。

  后来,科学家们从一位患者体内首次分离出了“元凶”--一种新病毒。由于发现地附近的一条河叫埃博拉河,因此被命名为埃博拉病毒,由它引发的疾病称为埃博拉出血热。

  “活死人”现象就是一种由这一病毒引起的疾病。在连续高烧数个小时后,一个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病人将会陷入昏迷或者昏厥状态,而这一征兆与临床死亡极为相似,所以经常被认为这个病人已经死亡。但是,几个小时或者几天后,这个病人忽然苏醒,并且进入一种极具攻击性的状态。这个意识模糊的病人将撕咬所有运动的物体,包括人类和动物。

  同时,这种疾病将使得病人分泌大量的唾液,并且引发内出血现象。但是,在外人看来,这个“忽然复活的死人”嘴角流下了鲜血、眼神变得呆滞,已经变成了一个“吸血鬼”或者“诈尸”。

  对于埃博拉出血热,目前既没有疫苗,也没有特异性治疗药物,医生只能采取对症支持疗法,最大限度地降低死亡率。所以,控制埃博拉病毒的扩散尤为重要。包括密切注意世界埃博拉病毒疫情动态,加强国境检疫,一旦发现疫情紧急隔离。

  当然,除了要在防治“埃博拉”上下工夫外,人类更应该反思的是,谁打开了“潘多拉盒子”.

  埃博拉病毒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在它之前,有笼罩欧洲的“黑死病”--鼠疫,有肆虐全球的流感病毒;在它之后,有正困扰着人类的艾滋病病毒,还有我们记忆深刻的“非典”病毒。

  这些危害人类生命的病毒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病毒的最初来源都是野生环境(艾滋病病毒来源于非洲猿类,非典病毒来源于华南地区的野生动物,埃博拉病毒也主要在黑猩猩中传播)。也就是说,病毒本来潜藏在宿主所栖身的自然环境里,如果不去触动它们,它们会静静地生存于自然界中,也不会侵袭人类。

  然而,随着人类的足迹遍布地球的各个角落,在扩大了我们的生存领地和获取更多资源的同时,侵犯了这些生物的藏伏之地,迫使它们暴露了出来。而人类又不具备对这些病毒的免疫力,最终酿成灾难。

人类首次认识埃博拉,还是在30年前。1976年夏天,在非洲国家扎伊尔埃博拉河边的一个小镇,一位叫尼果·姆硕拉的医生首次记载了一种新型疾病的临床表现: “这种疾病传染迅速,致人于死地。它使患者高烧39℃左右,许多部位大量出血,严重腹泻、脱水,皮肤干薄如纸,眼眶下陷……一切治疗方法都难以奏效,3天内迅速死去……”。

  后来,科学家们从一位患者体内首次分离出了“元凶”--一种新病毒。由于发现地附近的一条河叫埃博拉河,因此被命名为埃博拉病毒,由它引发的疾病称为埃博拉出血热。

  “活死人”现象就是一种由这一病毒引起的疾病。在连续高烧数个小时后,一个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病人将会陷入昏迷或者昏厥状态,而这一征兆与临床死亡极为相似,所以经常被认为这个病人已经死亡。但是,几个小时或者几天后,这个病人忽然苏醒,并且进入一种极具攻击性的状态。这个意识模糊的病人将撕咬所有运动的物体,包括人类和动物。

  同时,这种疾病将使得病人分泌大量的唾液,并且引发内出血现象。但是,在外人看来,这个“忽然复活的死人”嘴角流下了鲜血、眼神变得呆滞,已经变成了一个“吸血鬼”或者“诈尸”。

  对于埃博拉出血热,目前既没有疫苗,也没有特异性治疗药物,医生只能采取对症支持疗法,最大限度地降低死亡率。所以,控制埃博拉病毒的扩散尤为重要。包括密切注意世界埃博拉病毒疫情动态,加强国境检疫,一旦发现疫情紧急隔离。

  当然,除了要在防治“埃博拉”上下工夫外,人类更应该反思的是,谁打开了“潘多拉盒子”.

  埃博拉病毒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在它之前,有笼罩欧洲的“黑死病”--鼠疫,有肆虐全球的流感病毒;在它之后,有正困扰着人类的艾滋病病毒,还有我们记忆深刻的“非典”病毒。

  这些危害人类生命的病毒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病毒的最初来源都是野生环境(艾滋病病毒来源于非洲猿类,非典病毒来源于华南地区的野生动物,埃博拉病毒也主要在黑猩猩中传播)。也就是说,病毒本来潜藏在宿主所栖身的自然环境里,如果不去触动它们,它们会静静地生存于自然界中,也不会侵袭人类。

  然而,随着人类的足迹遍布地球的各个角落,在扩大了我们的生存领地和获取更多资源的同时,侵犯了这些生物的藏伏之地,迫使它们暴露了出来。而人类又不具备对这些病毒的免疫力,最终酿成灾难。

因此,该病在不为人知的条件下传播并大范围扩散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发达国家和制药巨头并不关注埃博拉

  一种在西非已经爆发了十余次的烈性传染病,按理说应该得到充分研究,并已经研制出相应的疫苗,从而有效地控制住病毒爆发流行。但是,不得不指出的是,埃博拉病毒的疫苗研发面临极大困境。

  一直以来,发达国家和具备良好基础卫生条件的大国都没有受到该病的严重威胁,因此国际社会对该病缺乏足够关注,相应的也就缺乏足够的研究投入。因此,埃博拉的治疗和疫苗研发等各方面的研究,迄今没有大的进展。

  2014年7月,埃博拉病毒爆发已在非洲呈现十分危险的局面时,世界卫生组织才拨付应急防控经费1亿美元。这笔钱主要用于帮助相关国家开展治疗和常规预防措施,留给研究的经费其实很少。换言之,这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式的投入。虽然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消息,疫苗研究会在明年有结果,但更像是一种安定人心的说辞。

 

  虽然很无奈,埃博拉就是一种典型的“穷地方发生的穷人病”。现代医药研发的一个痼疾就是,研发模式几乎由西方的大资本和大制药公司主导。资本和制药业巨头热衷的,是能付得起高额医疗费用的国家的人们的疾病,这类病多半是慢性疾病,例如各种癌症、老年病、心血管病等。

  对于埃博拉这样的病,就算有科学家有好的思路甚至是初期研究结果,国际性的制药巨头们是不会真正感兴趣的。

  那么,世界卫生组织呢?世界卫生组织虽然是联合国的公共卫生机构,但其本身更类似于一个政策研究和协调机关,本质上是一个大官僚机构。世界卫生组织可以倡议研发疫苗,也可以在有限范围内资助一些疫苗研发工作。但从根本上说,它的效率低下、能力有限。

 

因此,人类在为各种“夺命传染病”不寒而栗的时候,不但要做好预防和控制工作,也应该反思自身的行为。因为正是人类的“侵略”,才导致了自然界的“报复”。

  中国的普通公众十分忧虑这一烈性传染病是否会传播到中国,引发像非典那样的传染病大爆发。依据现有的科学证据,以及我们多年在传染病学领域的研究经验,我们可以告诉大家:埃博拉病毒在中国大规模流行的可能性并不大,大家毋庸担心。

  2014年4月,几内亚爆发了以发热、内脏出血为代表症状的一种严重的出血性疾病(出血热)。经过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众多专家的评估,最后认定该病是由埃博拉病毒导致。这一烈性传染病,在短短的数月内迅速扩散到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等国家。

  埃博拉病毒所致的出血热,是一种发病迅速,致死率高的恶性传染病。2003年非典和近年来的几次流感爆发给大众留下了很大的阴影,公众自然会很担心这种疾病是否会传到中国。这种担心完全可以理解。

  然而,在科学上,这种担心大可不必的。根据已有的疾病流行病学的资料,肆虐西非国家的埃博拉病毒传播到中国并大流行的可能性很小。

  埃博拉病毒给人恐怖的印象,因为它的潜伏期短,发病快,发病后在极短时间导致大量感染者死亡。据世界卫生组织7月30日的统计,总共有1440名患者感染了埃博拉病毒,已经有862人死亡,病死率高达60%。它的病死率远超霍乱、流感等一系列烈性传染病。

  不过,正是因为埃博拉的高病死率,我们有理由相信,该病的传播将是有局限性的。传染病学上有一个公认的规律:如果某种烈性传染病,发病快,潜伏期短,致死率高,它在基础公共卫生设施完善的国家,并不易于传播。

  换而言之,由于感染者在感染后几天甚至几小时之内发病,并立即丧失行动能力,其大范围传染给其他人的可能性会显着低于类似艾滋病、结核等潜伏期长的传染病。因为,埃博拉病毒感染者一旦发病,很快出现各种症状,行动能力就会受限。这就使得他们接触其他健康人群的范围极大地缩小,易于隔离。

  事实上,埃博拉病毒最近的新发病例中,相当部分的感染者是不惧危险冒死抢救患者的医务工作者,他们就是因为频繁、直接接触患者而感染的。

 埃博拉爆发与西非卫生条件有关

  事实上,埃博拉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发现,它在非洲局部爆发时有所闻。不过,数十年来,这种病毒在西非以外其他国家大规模爆发的报道并没有出现。另外,从目前相对有限的病毒分子遗传学研究资料来看,这些年来埃博拉病毒的基因序列变化不大,遗传上相对保守。

  这意味着,2014年病毒的突然爆发很可能并不是由于病毒获得了更强的传播能力,而更可能与西非当地的公共卫生条件,以及地理生态环境有关。

  按照传染病学的经典理论,病毒性传染病在自然界长期存在并持续传播的条件包括:

  第一,存在自然宿主。一个造成人类感染者迅速死亡的病毒,其自然宿主不可能是人类自身。现有的研究表明,三种非洲果蝠很可能是埃博拉病毒的自然宿主。近年来若干次埃博拉病毒的爆发,可能都与当地居民喜欢捕食果蝠有关。

  中国并没有上述果蝠分布,公众也没有食用果蝠的习俗。如果中国未来出现埃博拉病毒,只可能来源于外来患者输入的病例。

  第二,易于传播的途径和易于扩散的环境。

  埃博拉病毒的传播途径尚无定论。不过,一些既有研究表明,该病毒的人传人,主要是由于接触患者的体液所致;同时,也不能排除空气传播。因此,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情是,若没有大量的感染者与健康人群的广泛接触,该病无法在人群中广为传播。

  多年来,中国已经建立起传染病报告和防控体系,特别是SARS爆发以来,公共卫生体系更是得到了极大完善。埃博拉病毒那样发病后具有感染能力,一旦发现将会在第一时间将会上报,并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服务信息
蓝精灵杀出莽莽丛林!我陆战队05式两栖步战车高原机动

蓝精灵杀出莽莽丛林!我陆战队05式两栖步战车高原机

纳税人很生气!美海军修复被撞驱逐舰要花近4亿

纳税人很生气!美海军修复被撞驱逐舰要花近4亿

列装中国空军作战部队的首秀!歼-20雪后训练即景

列装中国空军作战部队的首秀!歼-20雪后训练即景

被轻视的意大利:如今是横行地中海的双航母霸主

被轻视的意大利:如今是横行地中海的双航母霸主

不如送中国玩玩!俄罗斯拆除一艘核潜艇要花22亿美元

不如送中国玩玩!俄罗斯拆除一艘核潜艇要花22亿美元

不爱吃黄豆萝卜的是潜艇兵?用一顿饭识别海军五大兵种

不爱吃黄豆萝卜的是潜艇兵?用一顿饭识别海军五大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