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美对抗 :96年台海危机与美国对台政策

时间:2015-06-19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导读:1996年3月,中国政府为震慑以李登辉为代表的台独势力,在台湾海峡地区举行了一系列的军事演习,克林顿政府出于美国自身的战略利益考虑,向台海附近水域派出了两个航母战斗群,中美两军在台海隐然呈对抗之势。从美国的角度看,台海危机是冷战后美国在东亚地区面临的一次重大安全挑战。这场危机影响了美国的对华政策,凸现了台湾问题在双边关系和地区安全中的重要性,也使美国的地区安全政策呈现出新的动向。

  山雨欲来

  台海危机的起因是克林顿政府在1995年5月允许李登辉访美。虽然事后看来,克林顿政府作出这一决定主要是基于国内政治的考虑。当时中美关系的大环境是:克林顿政府上台后即推动对台政策调整,并于1994年9月出台了“对台政策评估报告”,其要旨是提升美台关系、为华盛顿和台北之间开展更高层次的交往开绿灯:中国在1994年底恢复“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的努力受挫,认为主要是美国从中作梗:中美在1995年初在知识产权问题上发生摩擦:双方在人权问题上的分歧依旧。在这一背景下,中方认为李登辉访美标志着美国对台政策的重大调整和严重倒退,怀疑美国要打台湾牌以遏制中国的崛起。为了遏止美国对台政策的进一步倒退,并向李登辉的台独活动敲响警钟,中国在东南沿海举行了一系列的军事演习。


  美方明白中方旨在通过这一系列的军事演习传递在台湾问题上的信息,而不是为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作准备,因此反应比较平静。在中方1995年11月份的演习后,美国情报部门认为中国还将在1996年3月台湾“总统”选举前在台海地区举行更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中央情报局为此设立了专门小组,24小时监视中国在台海海峡地区的军事活动。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莱克认为,中国领导人无视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在作出关系台湾问题的决定时没有考虑美国因素,而美国对中国一系列的军事演习反应又过于软弱。为改变这一状况,美国决定以更直率的方式向中方发出信息。12月19日。美国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经过台湾海峡,这是中美建交以来美国航母第一次通过这一水域。虽然美方借口天气原因使美国航母不得不绕道台湾海峡,但它向中方炫耀武力的企图却是显而易见的。1996年2月6日,又有3艘美国军舰驶过台湾海峡。

      2月14日,美国海军部长多尔顿在回答记者问时声称,美国正关注中国的军事行动,只要总统一声令下,美第7舰队有能力处理任何区域的紧张局势。多尔顿的表态为美国军舰在台湾海峡的活动作了注解。同时,美国也在为台海有可能出现的危机作准备。2月下旬,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制定了应对台海局势的预案,根据这一方案,美国将针对中国在台海地区的行动采取军事的和非军事的措施,其中军事措施包括美国空军和海军的直接干预。克林顿总统在听完参联会主席沙利卡什维利的介绍后,担心中美军队的冲突会升级为核战争,因而要求他的国家安全事务助手们尽一切努力防止这种局面的出现。

  危机与反应

  1996年3月5日,新华社受权一宣布,中国军队将于本月8—15日向东海南海进行导弹发射训练,美方迅即作出反应。美国国务院当天就召见中国驻美大使李道豫,表示对此事的“严重关注”,并通过美驻北京使馆向中方提出正式抗议。白宫新闻秘书麦柯里称,导弹发射训练“不是消除两岸分歧的最佳办法,无助于维护地区的稳定,是挑衅性行动”。鉴于中方这次军事演习所选定的时间(3月23日台湾“总统大选”之前)和地点(分别距离基隆港约20海里处、高雄港约30海里处)的敏感性,美国虽然不担心中国会攻打台湾,但极为关心这次演习的政治和军事后果。为了防止出现最坏的局面,克林顿政府相继采取了一系列的外交和军事行动。

  首先是通过外交渠道向中国领导层发出明确信息。美方曾在2月下旬向中方提议,由克林顿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莱克同即将访美的中国国务院外事办公室主任刘华秋进行一次会晤。美方计划在会晤中向中方阐明以下内容:美国的战略和政策目标:对亚太地区包括台湾安全的承诺;对中国的期望等。在中方宣布导弹发射训练后。美方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向中国高层发出美国对台安全关切的明确信息。为此,美方决定总统国家安全助理莱克、国务卿克里斯托弗和国防部长佩里一起会见刘华秋,以向中方转达一个“强硬清晰的口信”。

  在3月8日晚间举行的会晤中,克里斯托弗首先发言。他详细阐述了美国奉行的“一个中国”政策的基本原则,强调美国继续遵守它的诺言,即承认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克里斯托弗表示,中国举行军事演习和试射导弹是对台湾民主选举的军事恫吓。美国担心中国准备使用武力强行实现“一个中国”的目标。他强调说,美国负责安全事务的高级官员一致认为,这种威胁性的军事行动必须停止。佩里在接下来的讲话中采取了更为强硬的调子,他声称,针对台湾的军事行动有可能构成对美国利益的威胁,“美国有足够的军事能力保卫它在这一地区的重大国家安全利益,而且愿意显示这种能力”。莱克在最后的发言中一面强调美国在西太平洋有着重大的国家安全利益,中国最近的军事行动威胁到了美国的上述利益,一面劝中国政府停止在台湾海峡的军事行动,致力于恢复两岸之间的对话、旅游和贸易。


  尽管美国以罕见的外交姿态向中方施压,但中方不为所动。3月9日,中方宣布中国军队将于3月12日至20日在东海和南海进行海、空实弹演习,导弹发射训练也在继续进行。佩里不得不承认“尽管我方的外交出奇的坦率,却没有奏效。”在此情况下,克林顿政府负责安全事务的高级助手们认为“需要更换一种更强硬的方式表明美国的关切和决心”。美方开始显示其威慑力量。佩里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沙利卡什维利分析了美国可以采取的各种选择。一是再次向中方发出一个外交信息,但这有可能被中国人民解放军视为软弱:二是向这一地区派遣一个航母战斗群,由于美国通常总在这一海域保持一个航母战斗群,此举分量似乎太轻:三是向中国举行军事演习的地区派遣两个航母战斗群。

  最后,克林顿政府决定派遣两个航母战斗群在台湾附近水域游弋,但不进入演习区域。3月10日,克里斯托弗宣布,以“独立”号航空母舰为首的特混舰队将在几天内驶向台湾附近海域。他还警告说。如果中国试图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对美来说这将是一个严重问题”,中国将面临“确实严重的后果”。美方公开使用“严重后果”的措词是不同寻常的,它表明随着克林顿政府应付危机的手段的重点从外交转向威慑,华盛顿希望北京这次能够认真对待它要传递的信息,防止危机的进一步升级。3月11日,美国国防部宣布了派遣第二个航母舰队前往台湾附近水域的消息。

  另一方面,克林顿政府又担心海峡两岸对美国派遣航母的举动产生误解,遂以不同方式向双方表明美国的意图。华盛顿首先希望中方理解美国海军部署的意图和有限性。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洛德强调美国军事部署的“预防性质”,并坚持说,“我们不处在战争边缘”。克林顿政府还试图让中方确信,美国将继续坚持“一个中国”的政治。与此同时,克林顿政府也在悄悄地向台湾打招呼。3月11日,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伯杰和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塔诺夫赴纽约,与台湾“国安会”秘书长丁懋时秘密会晤。伯杰和塔诺夫告诉对方,美国在西太平洋部署2艘航母战斗群以表明美国、致力于维护整个亚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美国对台湾的支持是可靠的。


  3月18日,中国军队开始了台海演习的第3阶段—海、陆、空联合演习。在此情况下。美方采取了第三个措施,即推迟中国国防部长迟浩田对美国的访问。迟浩田对美国的访问早在1994年10月佩里访华时便已敲定,后因李登辉访美而被中方推迟,这次又被美方推迟,这充分说明,中美军事关系的顺利开展有赖于良好的政治关系,而美国妥善处理台湾问题更是关键。

  3月25日,中国在台海地区的军事演习宣布结束,台湾的选举也落下帷幕,美国的航母战斗群也逐渐淡出了台湾以东水域。美国两艘航母战斗群同时部署在西太平洋,这是1958年第二次台海危机以来美军在该地区最大规模的集结。同时也是越南战争结束以来,中美两军第一次隐然呈对抗之势。值得庆幸的是,双方都对对方的意图有较准确的把握,都无意使危机升级。局面自始至终处于可控状态,这样台海局势才得以较快恢复平静。

  政策调整

  虽然1996年的台海危机持续时间并不长,危机的力度也不大,但其影响却是深远的。回头看去,这场危机对美国对华政策、对台政策以及美国的亚太安全政策均产生了重要影响。

  在对华政策方面,这场危机加速了美国对华政策调整。中美关系因李登辉访美而受到重创后,克林顿政府不得不考虑如何修复双边关系,在台海危机期间,莱克同中国国务院外事办公室主任刘华秋举行了一次重要的战略对话。美方在这次对话中介绍了美国的政策目标和战略意图,描述了美国的亚洲政策,阐述了中国和中美关系在美国亚洲政策中的作用,并指出了双边关系亟待处理的问题。以莱克与刘华秋的这次会晤为契机,中美开始了战略对话的努力。美国认识到一个力量不断上升的中国有能力在全球和地区层面上挑战美国的利益,因此美国对华政策的主旨应转向如何应对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国。在后冷战时代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下,克林顿政府确立了与中国发展“战略伙伴关系”的目标。

  1996年的台海危机以后,美国朝野均认识到台湾问题的敏感性和潜在爆炸性,希望维持台海地区的稳定。在此情况下,克林顿政府对对台政策进行了调整,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也采取了较之过去更为积极、主动的态度,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着台海形势的改善。1998年10月,大陆海协会邀请台湾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访问大陆,两会就一系列问题坦率地交换了意见,并达成了4项共识。这是两岸关系因李登辉访美而陷入僵局后的一次重大突破。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台海危机也产生了一系列负面后果。首先,台海危机为美国向台湾提供更多、更先进的武器系统提供了借口。五角大楼更先后对台湾空军、海军和陆军的战斗力进行评估,以作为对台军售的重要依据。

  台海危机还使五角大楼“将美中在台湾的冲突视为今后最可能将美国拖人一场大规模战争的根源”。在1996年以后的几年里,美国军方组织了20多次以中国为假想敌的军事演习,超过针对其他大国的演习次数。随着中国因素在美国地区战略谋划中的突出,华盛顿开始更广泛地考虑防范中国的安全安排。在“接触”和“威慑”并存的美国对华政策中,“威慑”的因素进一步加强。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