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战前线危机:彭德怀与金日成激烈争执因何事?

时间:2015-10-14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导读:在彭德怀与拉佐瓦耶夫争论的第三天,金日成又来到君子里中朝联军司令部。彭德怀已从拉佐瓦耶夫的口中得知金日成也存在乘胜追击的思想,并对自己的做法十分不满,所以,早有了思想准备。

  本文摘自《志愿军战事珍闻全记录》

 

 

  中国代表在联合国大会中慷慨陈辞,痛斥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揭穿了美国企图停战的假面具,并且成立中朝联合司令部乘胜追击,一举跃过三八线。第三次战役,我们克服了后勤供应紧张的不利局面,一鼓作气攻入汉城,可惜因弹尽粮绝和寡不敌众首次失利砥平里之战。而我军轮番作战和小包围、小歼灭战战术的灵活运用又把美国打回到了谈判桌旁,但傲慢的美国人并不甘心就这样失败,自以为是将是他们走向彻底失败的开始!

  除夕之夜中朝军队突破三八线,南朝鲜军队如同李奇微所形容的在“没有领导,没有秩序,手中没有武器”的情景下大规模溃逃;脖子上挂着手雷的李奇微并非泛泛之辈,他要求“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美军疯狂反扑,志愿军逆境中进行横城反击战,南朝鲜军溃不成军;砥平里之夜,志愿军入朝以来的第一次失利;彭德怀夜闯中南海,毛泽东表态:“朝鲜战争能速胜则速胜,不能速胜则缓胜,不要急于求成。”

  突破三八线

  伴随着朝鲜半岛的风雪,新的一年即将到来。志愿军6个军23万人和人民军3个军团7万余人浩浩荡荡直逼三八线……

  前线几十万大军的补给牵动着全中国的心,在沈阳,一场别开生面的“炒面煮肉会议”在周恩来主持下召开了。在会上,周恩来鼓动大家一定要完成炒面煮肉的指标。于是,整个中国从南到北,家家户户炉火熊熊,炒面飘香。甚至周恩来也亲自动手,为志愿军烹制炒面。

  在朝鲜三八线地区一个山头,彭德怀和洪学智、韩先楚正在视察前线。彭德怀拿望远镜观看了一下前方,对韩说:“按主席的意见,目前我们集中6个军和朝鲜人民军3个军团实施进攻,有把握粉碎敌人在三八线的防御,争取歼灭南朝鲜军4个师一部,相机占领汉城……”

  洪学智、韩先楚信心百倍:“如果不出现特殊情况,我们的决心完全可以实现。”

  彭德怀放下望远镜,内心充满了期待,但也有一丝隐忧……

 

  大战将至,美军却临阵换将。

  12月23日晚,55岁的美国陆军副总参谋长李奇微中将正在和朋友们一起喝酒,酒桌上的话题自然离不开最近的朝鲜战场。李奇微毕业于西点军校,相貌堂堂,严峻简朴,在美军中以“坚强意志和指挥才能”著称,同僚们都公认,李奇微迟早有一天会攀上美国陆军的权力顶端。麦克阿瑟曾是李奇微的校长,但李奇微对这位校长的评价则是其具有“夸大其辞和自吹自擂的恶习”“把子虚乌有之事归功于自己的癖好”。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酒席。李奇微接过电话,柯林斯将军语调急促:“马特,出事了,沃克死了,立即到五角大楼开会。”

  李奇微立即登上了去日本的飞机,甚至对妻子也没有透露他的目的地。中国在朝鲜战场上最难对付的角色就这样走进了朝鲜战争。

  到东京的第二天,李奇微先是得到了麦克阿瑟热情的拥抱,然后,麦克阿瑟的咆哮开始了:“马特,我们在朝鲜遇到了战争,战争中最宝贵的是胜利!不用说,军事上的胜利可以加强我们在外交上的地位,可令人担心的是,我们在战场上无所事事,而听任一些傻瓜政客在外交途径上寻求出路,那还要我们这些军人干什么?”

  李奇微虽不露声色,内心却极度反感。那仗是谁打输的呢?

  麦克阿瑟喋喋不休,又重谈了一番派蒋介石军队入朝作战的老调,然后照例臭骂了优柔寡断的杜鲁门。骂得精疲力竭后,麦克阿瑟才转入正题。他让李奇微一定要坚守阵地尤其是汉城,然后又痛骂在朝部队一片混乱,美国空军尤其饭桶,骂完了又哀叹一声:“我一定支持你,我对你完全放心,阿尔蒙德的第10军交你统一指挥,你的前任沃克从未有过此种权力。”

  李奇微喜出望外,这等于授予他在战场对整个美军地面部队的指挥权,他站起身真心实意地说:“谢谢总司令对我的信任,今天下午我就飞到朝鲜去。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请示您。”

  略显老态的麦克阿瑟又焕发了神采:“当然,我应该回答你的任何问题,特别是有关作战方面的,请你提吧!”

  李奇微没有上钩,向他请教军事问题将会束缚自己的手脚,他只想问几个政治问题。李奇微说:“将军,假设发生苏联军队参战的情况,那么,您会命令第8集团军采取何种行动?”

  “嗯,我想这不大可能,“麦克阿瑟沉吟:“如果发生那种情况,我将命令第8集团军撤回日本。”

  “如果我发现战局于我有利,您是否给予我向敌人发动进攻的决定权?”李奇微得寸进尺,他要的是绝对的指挥权。

  “马特,第8集团军是属于你的,你认为怎么好就怎么干吧。”麦克阿瑟无可奈何,最近的失败消磨了他的锐气,不放手也不行了。

  李奇微的目的达到了。麦克阿瑟在最后还是摆出校长的架子发了一通议论:

  “千万不要小看黄皮肤的中国人,他们常常避开大路,利用山岭丘陵渗透,习惯于夜间行动和作战,他们是最危险的敌人。稍有不慎,就会铸成大错。”

  这是麦克阿瑟在这场战争少有的完全正确的言论之一。李奇微应该是记住这句话了,他离开东京直飞南朝鲜大丘机场。

 

  在机场上的记者们惊呆了。李奇微的个性装束比起麦克阿瑟来毫不逊色!他歪戴着一顶古怪的毛边帽,空降战斗服衣领上三颗将星和伞兵徽章闪闪发亮,一件马甲随意套在战斗服外,更让人提心吊胆的是,脖子上还挂着两颗黑不溜秋的瓜形手雷!麦克阿瑟可从来不喜欢摆弄这玩意。这两颗手雷可是真家伙!一直在李奇微脖子上陪着他度过了朝鲜岁月。每当有人就手雷的必要性问他时,他总是怒吼一句:“他妈的,这是战争!”

  到第8集团军走马上任后,李奇微干的第一件事是扔掉了铺在司令部餐桌上的肮脏床单和盛饭的瓦罐。堂堂司令部居然用这种东西凑合着招待客人,足见部队已失去了最基本的荣誉感!然后,李奇微下令拆掉吉普车上的帆布车篷:“把所有的车篷都给我拆下来!在战场上乘坐有篷的汽车,是在封闭的车厢里骗取一种自欺欺人的安全感和没有根据的舒适感。篷布挡不住子弹,这你们知道,这是一种同走投无路的鸵鸟把脑袋钻进沙子一样的心理状态。”从此,美军的军官在零下30℃也得坐在光秃秃的吉普车里来回奔跑……

 

 

  李奇微在各个阵地到处视察,和宪兵一起用手枪逼着南朝鲜兵返回前线,他当然清楚这样做的效果:“一会儿他们就会以更快的速度开回来的……”

  部队的状况让李奇微深感沮丧,第8集团军已丧失了所有的信心,士兵不相信指挥官,指挥官不相信还能打胜仗,所有的人一门心思就想着回家……

  李奇微决定先拿前线指挥官开刀,每到一地,他就把军官们集合起来进行一番训话:

  “诸位,美国步兵的老祖宗要是知道第8集团军现在这副样子,准会气得在坟墓里打滚儿!”

  吊儿郎当的军官们被镇住了。

  “你们再看看中国军队,他们总是在夜间行军,他们习惯过清苦生活,甚至吃的是生玉米粒和煮黄豆,这对你们来说,简直是饲料,简直是不可忍受的!他们能用牛车、骡马和驴子来运送武器和补给品,甚至用人力肩扛背驮。可我们呢?我们的军队离开了公路,就打不了仗!不重视夺占沿途高地,不去熟悉地形和利用地形,不愿离开汽车,结果连汽车带人一块儿完蛋!”

  李奇微对美军弱点有相当清醒的认识,他还必须消除军官们对志愿军的畏惧感:

  “我要你们记住,你们是步兵!你们必须学会走路!要知道中共军队并不是什么天兵天将,他们也是人,靠的是两条腿和步兵武器作战。他们的坦克和大炮数量少得可怜。他们没有制空权,他们的粮食和弹药供给几乎都是靠人力和畜力运送的,这必然会影响他们连续作战的能力。由此看来,第8集团军不能采取一味退却的战术,而是应代之以进攻。一旦实力允许,就应该使第8集团军转入攻势。当然,这种攻势必须协调一致,不能重复分兵冒进的错误。

  “为了恢复第8集团军的荣誉,我要求全军军官必须以身作则,在战斗时刻,我希望师指挥官们和他们的先头营在一起,我还希望团指挥官和战斗最激烈的连在一起。总之,哪儿炮火连天,指挥官就应该在哪里!”

  李奇微到处发表类似的训话,他甚至杀气腾腾地要求陆战1师:“把赤色中国血洗成白色!寻找敌人,再把他们盯在一个地方。找到他们!咬住他们!打击他们!消灭他们!”

  接下来,李奇微一气撤了5个师长,几乎换光了美军师一级指挥官,提拔了一批愿意跟着自己卖命打仗的少将。麦克阿瑟的宠儿阿尔蒙德将军同李奇微的第一次谈话就挨了批,很显然,他以后再也不敢像对待沃克那样和李奇微捣乱了。

  李奇微清楚,即使他像只铁皮屋顶上的猫一样到处跳来蹦去鼓舞士气,但彭德怀根本不会给他多少时间,败仗还是要吃的,这都是那个老家伙麦克阿瑟造成的。不过时机成熟时,他会立即发动反扑……

 

  第三次战役于除夕之夜展开。

  1950年12月29日黄昏,大雪纷飞,山林粉妆玉琢。志愿军的三个炮兵师进入了阵地,次日,所有的重炮四周用树枝和雪巧妙地伪装起来。志愿军向汉城进攻的各战斗梯队都已各就各位。31日黎明,所有的战士都已经在地下掩体里藏好,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里,没有一个人、一匹马、一杆枪或一枚炮弹暴露目标。

  下午5时,志愿军100多门火炮在主突方向进行了火力准备,一束束火光,一阵阵天崩地裂似的轰鸣,震破了战场周围的宁静。成群的炮弹,暴风雨似的飞向“联合国军”的工事,地垒,雷区,铁丝网阵地。敌阵地顿时成了一片火海……江南岸的土地在颤抖!伏在战壕里准备冲击的步兵们兴奋地高叫:“咱们的炮兵,咱们的炮兵!”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第一次大规模使用炮兵。

 

 

  短暂的炮击一结束,3颗信号弹升起,冒着零下30℃严寒,志愿军将士从战壕中跃出,军号声、冲锋的喊叫声,震荡山谷和野岭。将士们闯过雷场,徒涉临津江,英勇地杀向敌阵,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开始了。这次战役被美军和南朝鲜军方面称之为“新年攻势”。

  彭德怀在指挥部的地图前低着头,来回踱步,焦急地等待着前线的消息。这次是中朝两国军队第一次联合作战,也是志愿军进入朝鲜以来第一次对有准备的防御之敌发起的进攻战役,潜伏在皑皑白雪中的中朝军队30万大军能不能突破防线,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

  突破临津江防线的重任,是由四野的精锐39军116师承担的。

  116师师长汪洋和政委石瑛在进攻前将地形摸个一清二楚,回去后经慎重考虑,决定走一着险棋,将突破点选在临津江对岸易守难攻、弯向敌方的地段,理由是地形对我不利,敌必防范疏忽。

  更大胆的是,116师还提前一天将7,500人和70门火炮潜伏在距敌阵地前沿仅150~300米的地段,连惯出奇招的军长吴信泉都给这个作战方案吓了一跳。在军作战会议上经过激烈争论后,吴信泉最后拍板:不出奇兵,难以制胜!

  果然,战斗一打响,防守此处的南朝鲜1师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116师7,500名将士从空无一人的雪原上忽然跃起,仅用5分钟就渡过临津江,大多数南朝鲜士兵几乎未及反应就被打了个落花流水。多年后,在南京军事学院给将官们上战役课的刘伯承元帅对116师突破临津江破天荒地打了满分,总参谋部则将这次战斗作为师进攻的典范,印发材料供院校和部队学习。

  116师还创造了一个抗美援朝之最。突破临津江后,该部继续向南猛攻100多公里,一直打到了三七线附近的水原,成为朝鲜战争中志愿军往南攻得最远的一个师。

  在39军突破临津江的同时,38军仅用10分钟就在汉川滩上架起了一座浮桥。千军万马从这座桥上一举突破成功,放倒一片敌军后才发现这批尸体的鼻子特别大,是美国人。原来还以为全是南朝鲜兵守第一道防线呢!这一下38军更来了劲,一举攻克了号称“固若金汤”的敌阵地不说,有一个尖刀营竟孤军插入敌后40多公里,并冒着零下20多度的严寒泅渡汉江,奇袭敌人老巢,一路所向披靡,缴获无数。

  40军、50军在38、39军两侧也全线突破临津江,左翼的42军、66军同样进展顺利……200公里宽的战线上,20万志愿军将士冒着弹雨奋勇向前,与“联合国军”展开了世界战争史上罕见的艰苦搏杀。仅仅一个小时,志愿军就全线突破了“联合国军”吹嘘为“铜墙铁壁的临津江”防线。这次战役企图的隐蔽性和中国军队出色的伪装技能,在世界军事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连李奇微都不得不沮丧地承认:“真没想到中国军人在这片毫无生机的荒原上发起了元旦攻势。”

  全线突破的消息传来,彭德怀心里像打开了一扇亮窗。除夕夜,他高兴地喝了好几杯酒,又和洪学智杀了两盘棋。

 

  韩先楚此时已经到了前线,他自己和志司作战处副处长杨迪外带一名参谋,组成朝鲜战场上赫赫有名的“韩指”,统一指挥右翼的4个军向前猛攻。韩先楚作战一直提倡机关必须精干高效,从长白山打到海南岛,他的指挥所也就十几个人,打到朝鲜竟越发少了,现在是3个人指挥4个军。不久,他调任西海岸指挥所司令员,统辖7个军,他的指挥所竟只增加了一个警卫员、一个炊事员,人称“5个人指挥7个军”。韩先楚跟着40军司令部一起过了三八线,路上险些挨了敌人的地雷,但不久就传来了好消息,继A防线之后,李奇微的B防线也被突破了,而且部队还在十几处地方包围了美军士兵,每一处少说也有1个营!

  大家都非常高兴,但韩先楚却冷静地说:“可能也就高兴一会儿吧,等天亮了,还不知怎么样呢。”

 

 

  果然,被围美军晚上用坦克围个圈,躲在里面不出来,志愿军手中的轻武器打不动铁乌龟,炮兵又跟不上来,只好望着瓮中之鳖叹气。到了天一亮,大批飞机过来低空扫射轰炸,掩护美军突围,地面上的铁乌龟也爬起来了,汽车也动起来了,躲在山上防空的战士们只好大眼瞪小眼地看着敌军逃跑,只有少量美军被歼。唉,手中的家伙不如人啊!

  在志愿军右翼4个军向南猛攻的同时,左翼的2个军也在奋勇争先。42军先用125师一举突破天险道城岘,又用124师顺着突破口向南猛插。吴瑞林要占领交通枢纽济宁里,堵住南逃的南朝鲜第2师、第5师退路,与正面进攻的66军全歼这2个师。

  372团2营教导员带了1个重机枪排、2个步兵排,从南朝鲜溃军中杀开一条血路向济宁里猛插。疯狂的追击开始了,沿路的南朝鲜兵“像只猴子上树打几枪”又缩回去了,这支100人都不到的志愿军小部队向几千敌人的腹心冲去。一路上,他们逮着个毛衣仓库,还俘虏了南朝鲜2师的美军上校顾问。一名叫冷树国的班长带着5个战士追赶一辆美军吉普车,率先跑到了济宁里,美国人的四个轮子竟让中国人的两条腿给撵上了!冷树国将这几个美军俘虏后,才发觉自己一直赤着双脚。他后来被志愿军授予了“追击英雄”的光荣称号。

  至此,像无法遏制的雪崩一样,“联合国军”全线大溃败。李奇微决心以身作则地去阻止溃军,把他们赶回前线,但形势是令人绝望的,他后来回忆道:

  ……在元旦拂晓,我乘吉普车想去找这支溃退的部队。要是可能的话,我想方设法阻止它一个劲儿冲到后方去。在汉城北面几里路,我碰上了第一批败兵,他们想尽快南逃到汉城去。他们把武器抛掉了,只有几个人还带着步枪。我把吉普车横在路中心,阻止这条人流,然后设法找出他们的长官来。以前我从来没有这种经验,我希望以后再也不做这种事,因为要设法拦住一支败军,就等于拦一次雪崩一样……

  这当然说的是南朝鲜人,李奇微的讽刺挖苦伤了南朝鲜人的自尊心,因此他们的战史也毫不客气地反击说:

  “联合国军”的士兵扔掉了所有的重炮、机关枪等支援武器,爬上卡车向南疾驰,车上的人挤得连个小孩子都不能挤上去了,甚至携带步枪的人也寥寥无几。他们只有一个念头:把那可怕的敌人甩掉几英里,拼命跑呀!跑呀!控制不住的后退疯狂蔓延开了。

  这部分反映了美军的实际情况。李奇微也试图去拦住美24师的溃兵,发现“他们像皮球一样泄了气”。

 

  由于汉城以东南朝鲜部队的溃逃,使汉城地区的十余万“联合国军”陷入被中朝部队从右翼实施深远包围,在汉江以北背水作战的危局,李奇微只好无奈地下令:有秩序地放弃汉城。

  在汉城屁股还没坐热的李承晚一听傻了眼:“将军不是讲过,准备长期留在朝鲜吗?怎么刚到朝鲜一个星期,就要放弃汉城?”

  李奇微愤怒了,他反唇相讥说:“总统先生,我只是暂时撤离汉城,并没有离开朝鲜。请看看你的军队在中国人面前的表现吧,除非我们有绝对的指挥权,否则没法同你的军队办成事。”

  他又看了看脸色灰暗的李承晚:“另外,必须将那些南朝鲜军队的无能者立即撤职,否则,我不会再继续供给你们装备和增强你们的实力。”

 

 

  然后,李奇微敦促总统同他上前线,恢复南朝鲜军队的一些信心,虽然这根本不会起一丝一毫的作用。为了防止第一次撤离汉城时汉江大桥那悲剧性的一幕再次发生,李奇微立即命令帕尔默准将到汉江大桥全权负责交通管制,这次第8集团军几十万人就靠那座桥保命啦:

  “你要以我的名义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保证第8集团军源源不断地通过……从下午3时起禁止非军方以外的一切车辆和行人通过,以免堵塞交通……我最担心的是,汉城的数十万难民拥上大桥,那就帮了中共军大忙了!”

  “将军,如果成千上万的难民拒绝离开汉江大桥呢?”

  李奇微杀气腾腾地回答:“那就让你的宪兵向他们头上鸣枪示警,如果还不能阻止,那么就直接向人群开枪!”面对美国兵一排排黑森森的枪口,几十万汉城难民默默地看着美国兵过江。李奇微还觉放心不下,亲自赶到了汉江桥头。只见一批批士兵缓缓拥过汉江桥,庞大得看不到边的机械化部队从江面上的浮桥上慢慢驰过,重型武器将浮桥压入了冰层下的江水……李奇微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1月3日下午,志愿军司令部的情报参谋向彭德怀报告:“收听到美国无线电报话机里要撤离汉城的对话。”彭德怀立刻命令39军、50军和人民军一军团攻击汉城。

  中朝两国军队在数百里长的战线上展开了排山倒海般的追击。尽管“联合国军”是机械化,跑得快,志愿军靠两条腿很难抓住大股敌人,但士兵们依然士气高昂,扩大战果。

  志愿军第50军的部队在追击途中,打垮了美军一个营的阻击,然后与在议政府担任掩护美军撤退任务的英军第29旅“皇家重坦克营”及皇家来复枪团第1营狭路相逢。英军第29旅曾是蒙哥马利麾下的部队,参加过诺曼底登陆战役。虽然大部分英军在坦克飞机掩护下逃跑,但还是有一支分队永远回不了英国了。英国军队的一支王牌装甲部队——29旅皇家重坦克营被50军团团包围!

  1月3日晚,一场惊心动魄的步兵打坦克的好戏开始了。

  朦胧的夜色中,英军的大队坦克像一群钢铁怪物,向志愿军埋伏圈逼近。从未见过坦克的志愿军战士提着爆破筒、扛着炸药包冲向50吨重的英国坦克,有些战士离炸点太近,竟被震得吐血。一个名叫李士禄的战士只身冲入坦克群,一人就击毁了3辆坦克。他荣立特等功,并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战士荣誉勋章。经过3个多小时,战斗结束了。公路上、田野里,到处燃烧着的团团大火,这是被击毁的31辆英军坦克在燃烧。一夜下来,皇家坦克营全部报销!

  一群群英军士兵举着双手,盯着志愿军士兵手中的爆破筒和炸药包,有个英军士兵困惑地说:“天上的飞机是我们的,地下的坦克、大炮是我们的,可是,谁知道,最后当俘虏的也是我们。”

  1951年1月4日傍晚,雪花轻轻飘着,志愿军第50、39军各一部和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团进入汉城。

  汉城如同古老的北京一样,是一座历史悠久、繁华昌盛的城市,有着辉煌的宫殿、典雅的城楼、狭窄的街道。此时,汉城已遭到严重破坏,大火在蔓延,马路上的几辆汽车被毁坏。在一个石塔周围,躺着10多具手被反绑的、早已僵硬的尸体。政府大楼顶部重新飘扬起一面红白兰色相同、中央有一颗红星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国旗。这样,第39军因为解放朝鲜平壤和汉城两个首都而名扬天下。

  在美国第8集团军司令部,墙上钉了一件睡衣,旁边还有一行字——“第8集团军司令官谨向中国军队总司令官致意!”

 

  这是李奇微亲手钉的。

  志愿军攻克汉城的消息传回中国,全国人民沸腾了,人民自发走上街头,热烈欢呼。天安门广场上祝捷活动通宵达旦……

  《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的消息是《中朝军队发起新攻势,光复汉城向南急进》,同时刊登通讯《午夜的欢声——记北京大学同学庆祝汉城光复大游行》和社论《祝汉城光复》。1月6日,《人民日报》头版刊登《中国各民主党派致电朝鲜人民:祝贺光复汉城大胜利》。1月7日,头条新闻又是《全国各地人民欢庆汉城解放》。

  《人民日报》的社论中写道:“向大田前进!向大丘前进!向釜山前进!把不肯撤出的美国侵略者赶下海去!”

 

 

  但是,国内人民所不了解的是,志愿军此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严重困难,从三八线到三七线100多公里的地区,由于战争双方残酷的拉锯战,敌人的欺骗宣传,老百姓跑了个精光。房子全烧没了,志愿军本来就脆弱不堪的补给线又急剧延长了200公里,已经拉到要断裂的程度了。粮食这种生存最基本的物资都不能保障,更不要说御寒衣物和弹药了。部队中疾病蔓延,尤以冻伤为最严重。二次战役的冻伤兵员还未恢复,三次战役徒涉临津江后又增加了大批手脚发黑的战士。彭德怀忧心忡忡,下定了决心,不能再盲目追击了!

  1951年1月8日,在侦悉美军在乌山设伏后,彭德怀断然命令50军正向南挺进的一个团转入防御,同日,中朝部队在三七线全线停止前进。经过九天九夜的血战,中国军队向南推进了100多公里,不但越过了三八线,而且打到了三七线,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胜利结束。

  停止追击的命令传到各部队,斗志旺盛的指战员们傻了,甚至有人以为听错了命令,纷纷打电话到志愿军司令部核实。有的说,打美国鬼子比打蒋介石还容易,现在胜利了,应该乘胜追击,快打,快胜,快回国。还有的说,从北到南,一推就完,消灭鬼子,回家过年。

  底下的议论传到彭德怀耳朵里,他觉得并不奇怪,也不生气,只是想,看来“速胜”思想在志愿军中很有市场,有必要开个会统一一下认识了。

  在总部召开的中朝联军领导干部会议上,面对下面狐疑的目光,彭德怀的语气少有的沉稳平缓:“同志们,第三次战役我们胜利收复了汉城,把拥有三军绝对优势的‘联合国军’打得潮水般败退。祖国人民只知道我们的战果,往往不了解真情,不了解我们志愿军面临的困境和严重的困难。新华社如此大张旗鼓地宣传报道,我的心里很不踏实,因为美军没有整军整师地被我歼灭,战斗力仍很强大,他们的海空军占绝对优势。敌人不是傻瓜,他们会不会设下了圈套让我们去钻呢?会不会利用我们现在的战线过长,再制造一个仁川登陆计划呢?”彭德怀语气变得沉重。

  接着,彭德怀讲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麦克阿瑟和李奇微不会甘心失败,也不会就此罢休,他放弃汉城很可能是权宜之计,在退到一定的程度后,经过休整和补充,很可能会以百倍的疯狂,向我卷土重来。”

 

  彭德怀提醒大家,从打扫战场的战果来看,敌人主力并没有损失,技术装备仍占优势,飞机仍猖狂地飞来飞去。与敌人的损失相比,志愿军入朝2个月连续三次作战,部队已很疲倦,兵力损失不少,又没有海空军的保护。

  彭德怀沉痛地说:“同志们,我们的战士是可敬可爱的,是绝对服从命令的,挨冻受饿时毫无怨言,直至自己为国捐躯,也从没向我们抱怨半句,这是什么精神?”

  彭德怀的鼻子有点酸,声音很低,突然,他大声说:“同志们,战士们把生命交给了我们,我们要珍惜每一个战士的宝贵生命,我们要适可而止,要尽量减少伤亡!”

  洪学智插话说:“由于粮食和棉衣供应不上,冻死的不说,现在靠一把雪一把炒面幸存下来的战士,长期吃不到蔬菜,吃不到肉,已有不少人得了各种各样的怪病,患夜盲症的战士少说有万人。过了三八线,我们的战线过长,粮食的供应就更加艰难了!”

 

 

  彭德怀手指地图,继续说:“朝鲜地形如伸向日本海和黄海的长长的冬瓜,三面临海,联合国的海军三面包围着朝鲜这块土地,我们仅仅是在陆地从三八线向南延伸了一点,三面临海的陆地时刻有被敌人登陆占领的危险,况且,三七线以南的地形是平原,便于敌人机械化部队活动。我们在这样的地形作战,无山无树作掩护,一定会吃亏。因此,要继续南进,必须先停止追击,经过补充休整后,才能继续再战。”

  很多人听后,拍着自己的脑袋,似乎明白了彭德怀的心思。

  会议结束时,苏联驻朝大使兼人民军总顾问拉佐瓦耶夫怒气冲冲地走进总部大门,大声嚷嚷要找彭德怀谈话。彭德怀立即迎过来,伸出手准备与他握手问好。但拉佐瓦耶夫推开彭德怀,板着脸责问:“你思想右倾,为何停止追击?世上哪里有打了胜仗不追击的总司令?美军已被打得难以招架,如果你下令追击,再打几天,美军必然会撤退,失败得更惨!”

  彭德怀礼貌地让他坐下,然后耐心地解释说:“顾问同志,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我认为你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歼灭‘联合国军’是个战略目标,要实现这个目标,企图通过一两次战役是根本不可能的,必须分成若干阶段来完成。你们苏联人喜欢吃面包,一口能将一个大面包吞下去吗?朝鲜战争起码要打两三年,希望速战速决,希望在半年或几个月解决战斗是行不通的。”

  在彭德怀与拉佐瓦耶夫争论的第三天,金日成又来到君子里中朝联军司令部。彭德怀已从拉佐瓦耶夫的口中得知金日成也存在乘胜追击的思想,并对自己的做法十分不满,所以,早有了思想准备。

  “我要告你!”一席话说得拉佐瓦耶夫无言以对,憋半天蹦出一句话,“我马上发电报向斯大林告发你,要他撤职查办你!”

  “那就悉听尊便。”彭德怀强压着怒气说。拉佐瓦耶夫气冲冲地走了,回到大使馆,就发电报给斯大林告彭德怀的状。

  彭德怀也将第三次战役及拉佐瓦耶夫的态度向毛泽东作了报告。毛泽东十分赞成彭德怀的意见,马上将他的报告转给了斯大林。

 

  斯大林不失为具有远见卓识的战略家,对彭德怀在朝鲜战场上的作战指挥和志愿军的英勇表现却由衷地敬佩和赞赏。他同时收看两份电报后,对政治局委员米高扬说:“毛泽东在领导中国革命中,指挥了那么多漂亮仗,我斯大林都不敢与他争高低。彭德怀按照毛泽东的方针,在朝鲜打得十分出色,这是个天才的军事家。我们亲爱的拉佐瓦耶夫却在彭德怀面前指手划脚,大发雷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是个没有教养的蠢才,立刻将他调回国,严肃地处分他,才能让毛泽东和彭德怀消除对我们的误会。”

  在彭德怀与拉佐瓦耶夫争论的第三天,金日成又来到君子里中朝联军司令部。彭德怀已从拉佐瓦耶夫的口中得知金日成也存在乘胜追击的思想,并对自己的做法十分不满,所以,早有了思想准备。在金日成来后,彭德怀拉着邓华、洪学智、韩先楚等一起会见了他。

  果然不出所料,金日成一进门,劈头就问:“好戏才开场,双方刚接触不几天,怎么就鸣金收兵了呢?”

 

 

  彭德怀笑着说:“请你先听听我的意见,不妥之处,再请批评。”然后他脸色一变,心情沉重地说:“志愿军入朝作战已连续进行了三次大的战役,将‘联合国军’驱逐到三七线上。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金日成默默地听着,没有说话。彭德怀又说:“我们没有制空权,运输困难,前方没有粮食供应,棉衣不足,战士们在如此寒冷的冰天雪地里赤着脚、饿着肚子,叫他们怎么再追击?我们的志愿军将士虽有钢铁般的意志,但他们也是血肉之躯啊!”彭德怀指着窗外飘着的漫天鹅毛大雪,情绪激动地说:“我们的战士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能坚持多久呢?”

  “再说,”彭德怀继续陈述他的理由,“据侦察,敌人退到洛东江,是想利用洛东江的天然屏障,在两岸加筑工事,诱我南进,加以歼灭。”

  金日成听后觉得无话可说,态度比一开始缓和了许多。但是,他仍旧认为,在敌人大崩溃的情况下,如果加一把油,乘胜追击,就可以将敌人赶下海。他说:“我对志愿军休整并不反对,只希望你们可以边休整边追击,比如,可以先出动几个军追击,其余几个军休整一个月再南进不行吗?”

  彭德怀果断地回答说:“不行,敌人是诱我南进,想将我军逐个围歼,如果继续追击,我军一定会吃亏的。”金日成又说:“南下如果不能歼灭敌人,解放城镇乡村,扩大领土也是好事啊!”

  此时双方的谈话陷入了僵局,谁也说服不了谁。彭德怀只好拿出最后一张王牌,默默地将毛泽东的复电递到金日成的手上。金日成低头看电报,只见毛泽东在电文中说:“如朝方同志认为不必休整补充就可前进,则亦同意人民军前进击敌,并可由朝鲜政府自己直接指挥。志愿军则担任仁川、汉城及三八线以北之守备。”

  金日成看了电报,显得尴尬且又不甘心,他仍不想放弃自己的想法。彭德怀只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那只好你们人民军自己南进了,向釜山方向打。你们看行不行?”

  “不行,不行!”金日成连声反对说,“你老彭怎么拿我们开玩笑?我们力量单薄,上次打釜山吃过大亏。”彭德怀说:“怎么不行呢?我一再告诉你们不能追击,理由说得那么充分,你们就是不听,你们以为我们不想早早结束这场战争吗?不想回到祖国而在这里挨冻受饿吗?可是,想归想,做归做,不是心想就能事成的。”

  最后,金日成觉得彭德怀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仍有些不甘心。恰好此时斯大林撤换拉佐瓦耶夫的电报到了。电文还指出,强行南下的观点是错误的,彭德怀是久经考验的指挥员,天才的军事家,他指挥志愿军打败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军。有斯大林的这番话,金日成才彻底无话可说了。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