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克诚忆彭德怀之死:他痛得把被头都咬烂了(2)

时间:2012-07-05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一般探视时间约两小时。会见结束后由专案组先送家属回去,然后我再回监护所。尽管有些话不便畅谈,但这已是隔离监护后的优待。我从谈话中得知:1970年我老伴唐棣华所在的干校盛传我已死亡,她无意中得知此事,半信半疑,乃写信给周总理,说我长女要结婚,想从山西取一点我的东西。总理批示将信转给我,并说东西可以给家属,令我写信给山西。这样我才在隔绝两年后得到家属的消息,而家属也得知我并未死亡。到此时能见面探视,我心里自是更为安定。


点击查看更多图片

  只是还得写检讨,实在没得写,也得东拉西扯地敷衍一下。好在专案组如今似乎也是在应付差使,对我这种做法并不苛求。审讯者曾逼我揭发刘少奇、彭真、杨尚昆等同志的问题,我都实实在在地说真心话,不作违心之言。他们知道我在新四军时曾受过少奇的严厉批评,想利用矛盾让我揭发他。我说:我和刘少奇因工作中意见不同有过争论,这在革命队伍中是常事。我不知道、也不认为刘有叛党的行为,不能瞎说。我和彭真只是有一次有过不同意见,更算不得个事;别的我都不知道。杨尚昆在三军团当政委,是我的上级领导。我这人意见多,愿找他反映我的想法。他一贯尊重党中央、毛主席,我不知道他有什么问题。林彪叛国后,他们也要我揭发、表态。我仍然实事求是地说:我过去对林彪印象不错,觉得他很能打仗,也能听取和采纳他认为正确的建议。这次,他叛党叛国出逃,自己否定了自己,用不着我说什么了。

  到了1973-1974年间,对我们的管制更加放松,问也不大问了。1974年我又因病住院,得知彭总也住在这个医院里。但因两人都在监护之中,仍是不通消息。我病房外设有一屏风,屏后坐一值班军人进行监管,想来彭总亦必如此。彭总因癌症逝世,我虽同在一个医院,竟完全不知情。后来才得知此事,又听说他死时,因癌症剧痛,把被头都咬烂了。一代英雄,如此萧然辞世?选虽说死生是常事,苦乐也是常情,但彭德怀这样死,实在不能不令人为之痛惜。再的希望成为泡影,长与故人生死别矣。

  1974-1975年,周总理病了,病情逐渐加重。“四人帮”制造混乱,总理不得不一一处理善后,忧心忡忡,到处奔忙,心力交瘁。“四人帮”幸灾乐祸,以为总理病重,他们可以取而代之,没想到毛主席选择了邓小平来接替总理,特别提出:小平同志“人才难得,政治思想强”九个字的评语,在干部中进行传达。除“四人帮”及其死党外,听传达者无不欢欣鼓舞。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