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升官最快的人:他年仅24就成了党内领袖

时间:2016-07-18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1931年10月,年仅24岁、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的博古,由于坚决拥护和执行王明“左”倾冒险主义路线,一跃而成为临时中央政治局的负责人。

  博古,原名秦邦宪,字则民,1907年生于江苏无锡一个书香世家。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11月,党组织派博古到苏联学习。

  这年12月,博古从海参崴登上了去莫斯科的列车。火车穿越一望无际的西伯利亚,到处是白茫茫的草原和树林,到处是严寒和冰雪,但博古的心里却是热血沸腾,一想起克里姆林宫上空的红星,他就想大喊大叫上几句。最后凭着顽强的毅力,博古战胜了严寒、饥饿和孤独,终于来到了莫斯科中山大学。在中山大学,他取俄文名“博古诺夫”,这便是化名“博古”的由来。

  当时,中山大学的教授多数是托洛茨基派,第一任校长卡尔·拉狄克就是托洛茨基派的拥护者。博古一行人到校后,正值拉狄克讲中国革命运动史的课。博古头一次从拉狄克的嘴里听到沙俄帝国主义对中国的野心和晚清政府的无能,认为拉狄克是位了不起的校长。

  但不久,拉狄克因卷入托洛茨基与斯大林的权力斗争旋涡,丢掉了校长职务。原来的副校长、时年26岁的米夫接替了拉狄克。上任伊始,米夫就在学校里建立了中国问题研究所,把托洛茨基派的教授一律免职,十分器重和信任他的中国弟子王明。

  博古在苏联学习工作了4年,大大提高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水平,增强了为共产主义理想献身的坚强信念和为中国革命事业奋斗的信心与勇气。但由于他不了解中国革命的实际情况,回国后,特别是在担任中共中央总负责人期间,把学到的一套苏联革命的经验和理论,生搬硬套地推广到中国革命中去,给中国革命造成了严重损失。1945年,博古回顾在苏联学习的情况时说:

  “教条主义的思想方法,也就是在这个时期种上根。”

 
 
 

  在中山大学学习期间,博古的一大“收获”就是结识了比他高一班的王明等人,并以王明为核心,形成一个由博古、凯丰(何克全)、何子述、洛甫(张闻天)等28个中国学生组成的小宗派,号称“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通过王明,博古还结识了米夫。

  博古是一位天生的宣传鼓动家,声音响亮,配上大幅度的手势,演讲极富煽动力。而他的热情奔放也很快赢得了米夫的喜爱。

  1930年5月,博古回国。当时,中共中央总书记是向忠发,但实际负责人是李立三。出于对中国革命现状的估计过高,李立三于这一年6月11日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了《新的革命高潮与一省或几省的首先胜利》的决议,犯了“左”倾冒险主义错误。

  7月9日,中共中央机关在上海举行政治讨论会。博古第一个站出来批评李立三,接着何子述、王稼祥等一一发言,矛头直指李立三的“左”倾路线。最后,王明做了长篇发言,声称李立三犯了“托洛茨基主义、陈独秀主义和布朗基主义的混合错误”。

  原来,从苏联回国不久的王明野心勃勃,早就想取代李立三,便事先与博古等人商量好,借机发难。

  然而,大权毕竟还是掌握在李立三的手中。

  几天后,向忠发出面找王明、博古等人谈话,宣布对他们纪律处分,这反倒使博古跟王明贴得更近了。

  几个月后,米夫以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来到上海,王明立即得势。不久,中共中央迫于米夫的压力,取消了对王明、博古等人的处分。

  1931年1月7日,在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王明一步登天,当上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曾与他“共患难”的博古自然受到重用,担任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总书记。随后,王明在远赴莫斯科前,把博古推上了中共中央总负责的宝座。

  王明让博古负总责,而不让他担任总书记,可谓用心良苦。其一,博古既是王明在中山大学的同学,又是“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的骨干分子。其二,博古时任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总书记,资历浅,斗争经验少,对共产国际和王明又忠心耿耿,这非常有利于王明遥控指挥。其三,王明一旦从苏联回国,仍可以名正言顺地坐上总书记这把交椅。

  于是,博古在中共党史上创下了两项迄今未曾打破的“纪录”:第一,他被指定为中共中央总负责时,连中央委员都不是,这样的“跃升”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二,他当时不过24岁,是中共历史上最年轻的领袖,人称“中共中央的小伙子”。

 
 
 

  斯诺在《红星照耀中国》一书里,是这样介绍博古的:

  博古是我遇见过最有风度、有趣的中共领导人之一,也是政治局最年轻的成员。他个子较高,身材瘦长。确实,他总处在极度兴奋之中,动作急促而不协调,常常爱神经质的哈哈大笑,他的牙齿前突,眼睛外鼓,特别是透过深度近视眼镜,眼球好像向外突出。阿奇博尔德·克拉克尔爵士称他是“怪人”。他喜欢打网球,打扑克,他总是理着很短的寸头,好似一把硬刷子在头顶,他头脑反应很快,也许比周恩来还要敏锐

  果然,王明的眼光不错,博古作为“总负责”,确实非常忠实地执行他的路线。博古有个外号叫“黑面木偶”。这是由于他动作幅度大,显得有点僵硬而得名。此时,他也确实有点“木偶”的味道一举一动都受着身在莫斯科的王明的遥控。

  王明的指示传入苏区主要是通过派“钦差大臣”及连接“上海瑞金”之间的红色电台。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蒋介石对中央苏区加紧“围剿”,并对处于白区的中共党组织进行疯狂地搜捕,设在上海的中共临时中央面临日益危险的困境。

  1932年11月,国民党中统局上海行动区正式成立,特派员史济美(化名“马绍武”)坐镇上海,以侦破中共中央在上海的秘密机关为行动目标。中统局上海行动区逐日向南京递送《每日情报》,报告中共临时中央在上海的一举一动。

  为此,中共临时中央规定了严格的联络暗号。白天,只有阳台上放着一盆作为暗号的红色的花,夜晚那间亮着灯光的房间的窗帘拉开一角泄出亮光,这才表明是安全的,可以进入联系。

  在王明去了苏联后,周恩来、张国焘、项英、任弼时等人也相继奉命去了苏区,留在上海的中共临时中央成了空架子,经常在那里值班的只有博古和洛甫两人。

  1933年初,临时中共中央在上海越来越难以立足,遂决定迁入中央苏区。临行前,博古在上海另行组织中共上海中央执行局,作为中共中央的派出机构,由康生负责领导白区的工作。随后,博古与陈云一起,在秘密交通站的护送下,通过国民党的严密封锁,历经艰难曲折,进入了中央苏区。

  1月初,当博古一行来到福建上杭时,正遇上在这里开展游击战争的福建省委代理书记罗明。当博古得知中央苏区对中央精神没有及时传达时,已心生不快。又听到罗明强调苏区的革命战争要与实际情况结合起来时,更为恼火:这不是同中央唱对台戏吗?初次见面,就埋下了日后反“罗明路线”的伏笔,也使博古对毛泽东心生不满。

  1月19日,博古抵达中央苏区首府瑞金。至此,临时中央全部由上海迁到苏区。

  中共临时中央迁入瑞金后,原有的中共苏区中央局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最初,两者并存了一段时间,有时下达的文件联名署“中共中央局、中共苏区中央局”。到了1933年6月,“中共苏区中央局”字样消失了。这样,周恩来的中共苏区中央局书记的职务,也就随之消失。博古成为中央苏区的最高首长。

  随着博古的到来,距瑞金城西五公里的沙洲坝,一时热闹起来。博古看中那里下肖村的一幢杨姓私宅,作为中共临时中央的机关所在地。这幢房子建于1897年,占地1100多平方米,土木结构,红漆描金,古画装饰。

 
 
 

  【相关阅读】遵义会议后毛泽东为何只原谅博古一人

 

  毛泽东看了博古的检查后,长期对博古的误解消除了,因此即使博古已承认了的错误,也未点名,只是说“挫折、失败也有好的一面,教育了我们总结历史经验”,“没有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是不可能取得真正的经验的”。

  1941年9月至10月和1943年12月中央政治局召开了整风会议,在毛泽东主持下讨论了党的历史,特别是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到遵义会议的政治路线问题。博古前后作了6次检查,前4次未通过,他自认为没大问题,只作了一般检查。而王明说自己有病,不在国内,这段历史应由博古负责。1943年12月28日,中共中央在《关于〈反对统一战线中机会主义〉一文的指示》中明确指出:“从遵义会议以来,九年之中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央领导路线是完全正确的,现在除王明、博古外,一切领导同志都是团结一致的。”博古被打入另册了。他这时很震动,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并认真思考问题,又作了进一步检讨。他首先表示,在教条宗派中,除王明外,他是第一名;在内战时期,他在国内是第一名;抗战时的投降主义,以王明为首,他是执行者和赞助者。后连问带答,讲了整两天,给自己扣了许多“帽子”,也讲清了实际情况,归纳起来就是十个问题,如路线问题、宗派问题、与米夫关系问题、“篡党”问题等。对此,博古一一作了回答。他还谈了与毛泽东的关系,讲了对毛心中有两条底线:他不反毛,因“朱毛是红军的旗帜,共产国际要求他团结毛”,并对自己犯的错误作了深刻的检查。他说:“在1932年到1935年的错误,我是主要负责人。当时我们完全没有经验,在苏联学的是德泼林哲学教条和西欧党的经验到中国来。过去许多党的决议是照搬苏联的。”他表示自己有公开研究自己错误的勇气,希望大家帮助。多年来,毛泽东一直对博古的经历不很了解,并怀疑是博古在排挤他、孤立他。毛再次强调斗争性质是“两条路线”的斗争,错误路线以米夫、王明、博古为首。

  1944年2月24日,整风会议继续进行,此时情况大变。毛泽东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讲了书记处会议精神:在去年党的路线学习中,有部分同志对王明、博古同志怀疑是党外问题,现在确定是党内问题。毛泽东说,过去有的同志认为临时中央和五中全会是非法的,现在查到共产国际来电批准过,并宣布全党都团结起来。1944年5月19日,毛泽东还要博古参加党的历史问题决议准备委员会。那么,博古书面检查何时交的?他交的日期是1944年1月24日。也就是说,博古交自我检查一个月后,整风会继续进行。

 
 
 

  从上可以看出,毛泽东与中央的一些同志,原本对博古的经历不清楚,例如怎么24岁就当上党的总负责的,为何是国民党推荐赴苏学习,与米夫、王明、李德的关系如何,苏区如何留人等,特别是对毛泽东的态度。仔细推敲了博古的书面检查后,了解了真实情况,毛泽东对他的态度改变了。张闻天的秘书何方在《党史笔记》中表示很惊讶,原本是批博古路线,怎么改为王明路线了,他作了多种猜测,想了许多原因,还是搞不清,因为这是上层会议,不公开,博古检查内容,不完全清楚。

  在这以后,毛泽东在谈路线斗争时一般都不点博古的名。2011年12月《党史博览》发表了黎辛的文章《毛泽东评说王明和博古》。文中说,一提遵义会议,多少了解党史的人,会认为博古首当其冲,一定是挨批的。但1945年至1964年在毛泽东十次谈遵义会议中,竟无一次点博古的名,却四次点了王明的名。正如黎老所说,有些是博古承认了的,如“我要说明十个问题”时说“两个时期路线是错误的,错误造成的恶果,是不可估量的,是不可胜计的。我个人在上面负着重大责任的,尤其是内战时期的” 。“我应向党所负的责任就在于执行了这个路线,而且在执行中把它发挥了,极端化了。”博古的“说明”,毛泽东是知道的,可是他没有提,博古对路线错误不仅承认,而且夸大了,个人全包了。博古为什么这样做?为了过“整风”这道关。

  由此可看出,毛泽东是心中有数的,博古当政时,重用他、尊重他、保护他。当时一些干部曾要求公开批毛,赣南会议、宁都会议曾要求把毛泽东从军队中召回,共产国际与“博古都反对将毛从军队中召回”。博古从最高领导岗位上退下后,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支持毛泽东,并出色地完成中共中央、毛泽东交给的各项任务。在1942年毛泽东召开延安文艺座谈会时,为引导与会者发言,博古应毛泽东的要求,在百忙之中,翻译了列宁的《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并刊登在1942年5月13日的《解放日报》上。同年,为配合毛泽东开展整风运动,博古主编《马恩列斯思想方法论》,摘录、翻译马、恩、列、斯着作中有关思想方法的论述,编辑成书,有446页之多。

  毛泽东看了博古的检查后,长期对博古的误解消除了,因此即使博古已承认了的错误,也未点名,只是说“挫折、失败也有好的一面,教育了我们总结历史经验”,“没有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是不可能取得真正的经验的”。

 
 
 

  1956年,毛泽东与拉丁美洲一些党代表谈话,其中谈到“建立农村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经验”时提到十年内战,提到三次“左”倾路线斗争,点了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的名,未点博古的名;谈抗日战争时说,“我们和国民党停战,和日本帝国主义打战这个时候,我们的同志可以公开到国民党地区的城市里去了。原来犯‘左’倾教条主义的王明又犯了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错误……我们还有一个反面教员就是李立三。我们当时的主要错误主要是教条主义,硬搬外国的经念。我们清算了他们的错误路线,真正找到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相结合的道路……”在此又点了王明、李立三的名。实际上,这两次错误博古都有份,而且他是认了账的,但毛泽东未提他的名。是不是毛泽东忘了博古呢?在中共九大上,毛泽东有个讲话,被公开播放,还是讲历次路线斗争,既讲右倾又讲“左”倾,一一点名,如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等人,但未提博古。毛泽东清楚博古对他的态度,博古的态度就是共产国际的态度,共产国际要求他团结毛,博古就这么做。为什么《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既有王明又有博古的名字呢?据胡乔木讲:新中国成立后,在编辑《毛泽东选集》的过程中,毛主席提出《历史决议》作为附录编入《毛选》,并提出加上陈绍禹(王明)、秦邦宪(博古)两同志的名字,经政治局委员审查圈阅同意,最后编入第三卷,于1953年出版。对此,胡乔木有个说明:“当时点名没有特别严重的意义。犯路线错误的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都在文件中被点了名,对王明、博古不点名对这些历史问题摆不平。”

  博古在中共七大上作了深刻的检查,受到与会人员的一致好评,并被选为中央委员。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