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代八大军区司令:6位都是该开国大将的属下

时间:2016-06-03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王树声戎装在身近半个世纪,早年为革命大义灭亲,在二十余年的战争岁月,狙击、攻坚、游击、防御、突围,历经大小战事无数,遇到的尽是些难啃的骨头,因此对“战略战术”有更深刻的体会。黄麻暴动、鄂豫皖苏区突围、创建川陕根据地、翻越雪山、鏖战河西走廊、太行山抗日、中原突围、大别山剿匪,如此英雄经历,其间成功战例当可大书特书。新中国建立后,王树声相继出任湖北军区第二副司令员、中南军区副司令员、总军城部部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兼第二政委、国防部副部长等要职,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

  5月26日是王树声大将诞辰110周年。在这里,我们梳理他的生平事迹,与网友一起学习老一辈革命家的高尚品格。

  早年大义灭亲:“要革命,就不能讲亲戚情面”

  乘马岗区大河铺罗家河村有个大土豪,名叫丁枕鱼,有良田七八百亩,房屋几十套,雇有众多长工短工,全乡大部分农民都是他的佃户。他仗着有钱有势,为非作歹,恶贯满盈。

  按亲戚的辈数来说,丁枕鱼和王树声的祖母是同胞姐弟,也就是说,丁枕鱼是王树声的嫡亲舅爹。因此,大家不好硬去破这个情面。“要革命,就不能讲亲戚情面。谁反对农会,就是我的亲爹娘老子,该斗也要跟他斗!”说着,王树声“啪”的一声,用拳头砸了一下桌子,斩钉截铁地说:“走,今天就找丁枕鱼算账去!”

  抗战期间:穿越沙漠一路乞讨回延安

  1937年3月14日,红西路军的专业委员会在甘肃肃南县的石窝山上面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王宇红(王树声的女儿)说,1936年10月份,西路军的21800将士西渡黄河,到了1937年3月份已经有5个月的时间了,这个时候已经折兵大半了,仗打不下去了,所以最后一次的会议也叫石窝山分兵会。会议最后的决议是我的父亲率领一个军队,大概也就六七百人,最后我的父亲在祁连山打了三天的仗。

  王宇红说,后来我的父亲一心要回延安,要找到党。最后打到剩他一个人的时候,最后的兵、将全都没有了,他越过腾格里沙漠,没有吃的没有喝的,后来就昏死在沙漠里了。这个时候就有一个人,有人说是老乡、有人说是一个小商贩把他给救了。

 
 
 

  建国后:婉拒配新车三拒建新房

  新中国建立后,王树声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接规定,他除专车外,还可以配一辆生活用车,但王树声大将却一再婉拒。直到他去世,从未配过生活用车。就是用的这辆专车,王树声大将也主动按月缴车费70至80元,这在70年代初,即使对王树声大将这样大的干部来说,也是一笔可观的开支,而且王树声指示,这辆专车只许他本人办公使用。

  50年代,高层领导决定给已任军械部部长的王树声修建一幢住宅,王树定了两条,一是盖成一般平房,二是不要独门独院,不要警卫森严。就这样,一推二,二推三,王大将没有再提建房的事,依然住在那朴素的寓所里,长达18年,直到他长辞人间。

  70年代八大军区司令员调动6位是王树声部下

  1973年毛泽东主持八大军区司令员调动,其中有6位司令员是王树声红军时期的部下。对此,王宇红表示,家乡是一个老苏区,所以很多高级将领当时参加革命的时候是受父亲的影响,他们是上下级的关系,也是出生入死的战友。“后来我也是看我父亲跟他们之间的来往,我觉得他们那种感情对于我们现在这些后来人很难有。”王宇红说,1974年父亲去世,许世友将军听到这个消息后嚎啕大哭,可见革命情谊之深。

 
 
 

  【相关阅读】毛泽东对调八大军区司令员:“决不允许枪指挥党”

  在一次听取工作汇报中,毛泽东讲到各大军区司令员久未调动的问题,问邓小平怎么办?邓小平稍作沉思,随后把面前的茶杯和毛泽东的茶杯对换了一下。毛泽东会心一笑,说道:“英雄所见略同。

  1973年12月,中国历史上发生了一次不寻常的事件。中共“十大”召开4个月后,中共中央军委发布命令:北京与沈阳、南京与广州、济南与武汉、福州与兰州八大军区司令员相互对调。这件事情不但在国内产生巨大影响,在国际上也引发了各种猜测。

  “决不允许枪指挥党”

  毛泽东为什么一定要对十一大军区中的八大军区司令员进行对调呢?从我党与军队的具体关系变化来看,我党总体模式与思路是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但实际过程却有些复杂。毛泽东曾说:“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允许枪指挥党。但是有了枪确实又可以造党,八路军在华北就造了一个大党。还可以造干部,造学校,造文化,造民众运动。延安的一切就是枪杆子造出来的。枪杆子里出一切东西。”

  基于历史经验,建国以后,毛泽东始终对军队抓得很紧,特别关注直接领导者的动向。他一直兼着中央军委主席,要求军队重大问题都要向他报告,甚至营、连的调动也要经过他批准。

  “文革”前夕,毛泽东与汪东兴谈话时说:“我们军队里也不那么纯,军队里也有派嘛!……不知你们信不信?你们不信我信。我们军队几十年经常有人闹乱子。”可见,毛泽东对军队领导权和内部状况的关注,是促成1973年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历史和心理因素。

 
 
 

 

  当然,直接导致这次对调的,还是林彪利用军权与旧部的关系,企图篡夺政权,以及由此引发的“九一三事件”(1971年)。此后,毛泽东开始重新审视“文革”,决意重新启用被打倒和受排斥的老干部,并亲自着手掌握军队情况。在这种背景下,“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开始在毛泽东头脑中逐步酝酿。

  在周恩来等人的努力下,1973年3月10日,邓小平恢复了党的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职务,同年8月在党的十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由于此时周恩来病情加重,毛泽东有意识培养邓小平成为周恩来的接班人,对邓小平更加器重。

  在一次听取工作汇报中,毛泽东讲到各大军区司令员久未调动的问题,问邓小平怎么办?邓小平稍作沉思,随后把面前的茶杯和毛泽东的茶杯对换了一下。毛泽东会心一笑,说道:“英雄所见略同。”

  “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会油”

  1973年12月,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会议一开始,毛泽东就批评政治局和军委。他说:“政治局要议政。军委要议军,不仅要议军,还要议政。”又说,“政治局不议政,军委不议军,以后改了吧。你们不改,我就开会,到这里来。我毫无办法,无非是开政治局会,跟你们吹一吹,当面讲。”

  会场里鸦雀无声,气氛有些紧张。毛泽东缓和了一下语气,转换了话题。他说:“我考虑了很久,大军区司令员还是调一调好。”他面朝叶剑英:“你是赞成的,我赞成你的意见。我代表你说话。我先找了总理、王洪文两位同志,他们也赞成。”

  毛泽东建议在座的政治局委员们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唱完歌,他接着谈:“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不行呢。搞久了油了呢!”这是讲各大军区司令员。他说他已经考虑了好久,认为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坐镇,一呆就是20年,会出现消极因素。

 
 
 

 

  随后,毛泽东宣布重要决定。他指着复出不久的邓小平说:“我们现在请了一个参谋长。他呢,有些人怕他,但他办事比较果断。”毛泽东又对邓小平说:“你呢,人家有点怕你,我送你两句话,柔中有刚,绵里藏针,外面和气一点,内部是钢铁公司。过去的缺点,慢慢改一改吧。”毛泽东讲话常常是漫谈,话题很广,但始终贯穿他要阐明的观点和思想。

  从“东平湖”聊到《红楼梦》

  根据政治局会议的决定,中央12月20日召开了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会议。会议是在毛泽东的书房召开的。据参会的田维新将军后来回忆,当时毛泽东坐在书房的中央,左手坐着朱德总司令,右手坐着刚参加军委工作的邓小平。周恩来、江青等几位政治局委员依次站立在毛泽东的右后侧。王海容站在毛泽东的左后侧,她是给毛泽东当“翻译”的:把方言译成普通话。

  李德生回忆,毛泽东交代叶剑英副主席把各大军区司令员、政治委员都找来。46位高级将领受到了接见。将要被调动的八大军区司令员,坐在面对毛泽东的前排。

  接见开始后,毛泽东拍拍朱老总的肩膀:“这是好司令啊,是我们的红司令,不是黑司令。”毛泽东简单地讲了几句之后,便与站立在一侧的肖劲光、陈士榘(jǔ)、田维新和马宁4位高级将领握手谈话。

  第一位是海军司令员肖劲光大将。毛泽东握着肖劲光的手问道:“身体好吗?”

  与陈士榘上将握手时,毛泽东问:“身体怎么样?”陈士榘立正回答说:“托主席的福,身体还好。”“井岗山下来的人不多了。”毛泽东感叹了一句。

 
 
 

 

  第三位与毛泽东握手的是解放军政治部副主任田维新少将。毛泽东问:“田维新同志,你是哪儿人?”“山东东阿人。”田维新答。 “曹植埋在什么地方啊?”毛泽东又问。 “鱼山。”田维新一面回答,一面想,主席知识真是渊博!

  毛泽东又问:“左边有个湖,是什么湖?”田维新想了一下说:“嗯,要说湖,那离鱼山还远,是东平湖。” “噢,那就对了!”毛泽东突然话锋一转,说:“总政治部就交你负责了!”

  田维新毫无准备,但很快作出了反应:“德生同志(此前任总政治部主任的李德生)走了,总政就我一个副主任了。让我继续留在总政工作是需要的,请主席委派主任。”

  “不,就是你负责了!”毛泽东以十分明确的语气说。田维新说:“我资历、经验都不够,还请主席派个主任吧!”毛泽东不再作答,开始与空军司令员马宁握手谈话。

  之后,毛泽东再次开始向全体人员讲话。讲着讲着,他向坐在前排的许世友问道:“我要你读《红楼梦》,你读了没有?”“读了。”许世友回答得很干脆。“读了几遍?”“一遍。”“一遍不够,要读三遍。”毛泽东随口背了《红楼梦》第一回中的一大段。

  自从毛泽东要许世友读《红楼梦》后,在座的高级将领几乎都认真读过这部古典名着,但是没有谁能大段背诵。80岁高龄的毛泽东这一番即席背诵,令在座的高级将领敬服不已。

  背过《红楼梦》,毛泽东还要许世友学周勃。周勃是西汉初年刘邦手下的名将,是刘邦去世后朝廷的柱石。接着,毛泽东对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风趣地说:“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也不太好。你在北京军区搞得倒不是那么久。李家出了个李铁梅,你就是李铁梅,你就是陪绑的。”他还幽默地说了两遍:“李德生活到九十九,上帝请你喝烧酒。”

 
 
 

 

  12月22日,毛泽东正式宣布对调命令,各大军区司令员、军兵种主要领导再次集中。毛泽东想给王洪文一次机会,让他在将帅面前树立点威信,委托王洪文点名。王洪文不知深浅,就大大咧咧地点起名来。

  “许世友!”没有人答应。王洪文向会场望去,只见许世友脸色铁青,眼望天花板,不理会他。其实,此时许世友正在心中暗骂:“许世友的名字是你喊的吗?你坐政治火箭行,领导军队不行!”王洪文在上海时,和许世友比较熟,也在一起喝过酒,没有想到许世友一点面子也不给他。于是他又壮着胆,点了一次:“许世友!”忽听“咚”的一声,许世友把茶杯往茶几上一磕,发出巨响。

  这时,王洪文才醒悟过来,他转过头来求助似的望着伟大领袖。毛泽东铁青着脸,有些恼火,但却一言不发。

  机敏的周恩来立刻来救场。他拿过名册,看也不看,先从其他司令员点起,李德生、陈锡联、许世友……刚才还很傲的将军们,一个个响亮地回答着。点完名,周恩来宣布了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具体细节:

  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与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对调;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与武汉军区司令员曾思玉对调;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与广州军区司令员丁盛对调;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与兰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对调。

 
 
 

 

  建军史上的重大高层变动其实,当时全国有十一大军区,除了上述八大军区外,还有新疆军区、成都军区、昆明军区的三位司令员没有被调动。

  会议结束后,按照毛泽东的要求,命令下达10天内,各军区司令员都到达了新的工作岗位,每人按规定仅带了10人以内的工作人员。对调工作干净利落地完成了。

  这次重大军界人事调动,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美国着名的中国问题研究学者罗兹曼指出:“这是有意识地显示文官控制着国家政权。这样,许多司令员便离开了他们工作了20多年并建立了关系网的地区。这一命令是中国地方军事主义走向衰落的主要迹象。这次调动的规模之大表明,涉及到的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传统的势力已经被打破。”

  邓小平事后谈起这次对调的必要性时指出,“这是因为毛主席很懂得领导军队的艺术,就是不允许任何军队领导干部有个团团,有个势力范围。”

  整体来说,这次对调是我军建军史上的一次重要事件,也是毛主席经长久酝酿后所采取的一项重大的治军、治国举措。实践证明,这一举措有力地保障了毛主席、党中央对军队的绝对统一领导,对当时的政治局面起到了稳定作用,也为以后军队高级干部交流制度化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环球人物》李林 毅军等(责任编辑:郑顺财)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