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抢军功?见到主席不必敬礼的军长朝天就是一枪

时间:2016-05-31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今天脑洞老师为大家介绍一位将军:刘广桐。

  刘广桐,山东省长清县人,1921年生人。跟我军很多参加过长征的老将像林彪,彭德怀比起来,算是后辈啦。他18参军那年,红军已经改编为八路军。

  可自从参军这一天起,刘广桐就几乎可以称为全勤士兵。从八路军的抗战,到鲁西南的解放,挺进大别山,还有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等都有参加。而且升迁是一步一个脚印。

  士兵、排长、侦察参谋、连长。快解放了还只是一个营长。

  接下来还有一场大战,就是朝鲜战争。但刘广桐没有去打朝鲜战争。为什么呢?他去了另一个环境也很艰苦的地方:西藏。

  这个地方对手倒不是怎么强,最难对付的是自然环境。高原缺氧,后勤也很难补充。可刘广桐一去就是十多年。脑洞老师常常感叹那个时代的人真没得说,不仅仅是军官,很多战士同样如此,那里有需要就往那里去。

  到了西藏,有仗打就打仗,比如西藏发生叛乱。刘广桐跟部队一起平定叛乱。没仗打就搞建设。主要是修路。当时修了一条康藏公路,也就是今天川藏公路的一部分。这个修路可以说比打仗还要辛苦。当时也没有什么设备,破山靠斧,移山靠挑,又是在如此高海拔的地方。很多战士没有牺牲在战场,却牺牲在修路的工程中。

  但没办法,路不修通,我们的西藏边陲就无法真正安全。

  后面就发生了中印边境反击战。

  刘广桐此时已经升为团长,这离解放也过去十年啦。解放初他是营长,十年只升了一级。应该说升得比较慢。

  但就是接下来这一仗,刘广桐打出了军威。当时毛主席对这一仗很重视,批示必须要胜,而且要打痛印军,要一仗“争取十年的边境安定。”

  当时刘广桐率领部队主攻印军的左翼,全团因地制宜,根据印军的防守做了充分的准备,侦察工作也做得很到位,而且还有一个比较有特色的,就是侦察完了,大家一起开会,讨论怎么打比较好。这算是军事上的民主了。

  结果,这一仗打下来,大获全胜,歼敌八百多人,攻克堡垒一大堆。原本三天的攻坚战,只用四个小时就完成了。

  此后,部队乘胜追击,中央下令“不受麦克马洪线限制,乘胜追击!”,我军一共歼敌一千多人。尤其在克节朗战役中生俘印军第7旅旅长达尔维准将。

  因为在对印自卫反击战中的突出表现,刘广桐连获提拔,到了我们下面要说的中越自卫反击战时,刘广桐已经成为了50军代军长。

  其间有一个小故事。就是周总理接见当时的战斗英雄。在敬礼时,总理发现刘广桐的右手只有两根指头。这手是抗战时期就残疾了。平时,刘广桐见到一般的领导也不好意思行礼,只是点头。在周总理面前,他不好不行礼。

  周总理看了很心酸,当场给他一个特权,以后见了任何人都可以不敬礼。见到毛主席也不必敬礼。

  好了,我们接着说中越自卫反击战。刘广桐率领的是149师,当时军委有个评价:“东有五十五,西有一四九”,就是东边五十五军打得好,西线149师打得好。而149师的最经典之战就是在沙巴峡谷围歼越南王牌316A师。

  越南316A师是越军的一只老部队了,我们知道越南的部队是常年打仗的,有的部队长期经受战争磨练,这个316A就是越南的主力师,它有一个外号叫“白颊鸟师”,也叫“绣眼鸟师”,还叫“蓬劳师”,反正都是鸟的名字。这些鸟都善长丛林中穿梭。所以这个鸟师是特别擅长山林机动作战。战绩也相当不错,在对美战争中,这个师就歼敌两万多人,飞机打下近二百架。

  在沙巴峡谷的对决中,我们的149师与越南316A师正面对决,最终?149师击毙对方近两千人。?可以说,越南这个王牌师是被打得半身瘫痪了。但149师也牺牲了四百多人。尤其在一次战斗中,牺牲的比较冤枉。

  这个战斗就是四号桥反伏击战。

  这个四号桥不大,就是一个小桥。

  (就是这个小桥,我们几十多名战士在这里牺牲)

  当时,149师的446团奉命前去接收这个四号桥,通报说这个桥已经被我们控制了。

  后来才知道,这个桥还在敌人手里。这等于是队友摆了一个乌龙。至于这个乌龙是因为地图的错误,还是传达命令的错误,或者是像一些老兵的说法,是有些部队说了假话,没有占领,非要说占领。

  反正446团到达四号桥的时候,当时又是晚上,还下着大雨,情况没有探明,结果就中了越军的伏击。这个四号桥有越军的重兵把守。

  仓促之下,446的伤亡比较惨重。还好我军在发现敌情之后,就地改变作战策略,把被伏击变成了“反伏击战”,并最终夺取了四号桥。这一战,有很多人立了战功。比如炮兵连5班长王西欣用手榴弹炸毁越军2个暗火力点,荣立二等功。熟悉我军军情的可能知道,王西欣现在是沈阳军区副司令员。

  这个仗虽然胜了,但因为情报的原因,也吃了大亏。牺牲了很多本不该这么轻易牺牲的战士。战后,进行战斗总结,另一军的同志将夺取“四号桥”的战功归为他们所有。讲这个桥本来就是他们夺取的,是149师没有守住。

  本来,我军对战功的争夺也不是那么激烈。都是为了革命工作嘛,但这个战斗的胜利可是149师用重大伤亡换来的。如果说成是没有守住,怎么向牺牲的战士交待?

  这个时候,刘广桐猛地一拍桌子,当场掏出手枪,朝天就是一枪,?“你们这样整,我这个副军长就不当了!”

  铁骨铮铮,金刚怒目。这就是中国军人的典范。

  

  【相关阅读】哪两位开国将军被江青称为军中“两霸”?

  【导读】“文化大革命”中,江青曾曰,军中有“两霸”。“两霸”者,一为许世友将军,一为韩先楚将军。余曾问许世友将军:“众多将领中,首长最钦佩者谁?”许世友将军不假思索,曰:“福州韩司令。老韩胆子大若鸡蛋!”

 

  1967年初,余为“红卫兵”由温州步行串联至福州。其时全国大乱,而八闽大地迥然不同:风和日丽,油菜著金,柳条染翠,生产、生活秩序井然。沿途山寨、渔村、企业、城镇,处处可见《福建前线部队公告》,霍然黑体大字明令:禁止冲击军事机关;禁止妨碍战备工作;禁止破坏军事设施;禁止扰乱社会治安;禁止破坏生产秩序等等。史载,该公告由时任福州军区司令员的韩先楚将军主持制定,经毛泽东审阅和军委转批全国,对回击极左思潮、保持部队稳定、安定社会秩序,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据云,当时韩先初将军正气凛然地宣称:“福建不当上海的殖民地。”许世友等将军闻之拍手叫好:“韩司令有胆量,放了颗原子弹!”

  毛泽东为许世友留下什么“特殊通行证”

  1956年4月,北京,中南海怀仁堂,绿肥红瘦,莺歌燕舞。

  中央工作会议在这里举行。休息期间,正坐在沙发上抽烟的毛泽东主席接过秘书送来的一份厚厚的报告。他微笑着翻看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用浓厚的湖南口音说:“书法不错嘛!”

  这是一份用正楷书法写的在全党倡导实行火葬的倡议书。倡议书最后写道:“凡是赞成火葬办法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请在后面签名。凡是签了名的,就是表示自己死后一定要实行火葬。后死者必须保证先死者实行火葬的志愿。”

  毛泽东主席看完后,迈着大步走到一张大写字台前,拿起一支狼毫,挥笔在倡议书上潇洒地签上“毛泽东”三个字。这时许多中央领导都围上来观看,站在毛泽东右边的朱德顺手接过笔签了名。往后接着签名的是彭德怀、康生、刘少奇、周恩来、彭真、董必武、邓小平、张子意、谭震林、杨尚昆、柯庆施、陶铸、李井泉……

  五个月后,中国共产党在北京举行了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参加会议的党、政、军领导都踊跃在火葬倡议书上签了名。当时不在北京或没有参加会议的同志听到这个消息后,也纷纷打电话和写信向中央表明死后愿意实行火葬的态度。

  但有一个人却没有在火葬志愿书上签名。

 

  他,就是刚刚被增选为中央候补委员的许世友将军。会议期间,许世友将军十分认真地向毛泽东表示,自己死后不愿意火葬。当时,毛泽东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一笑了之。谁都没有介意这段小插曲,因为对于这批正值年富力强、朝气蓬勃的共和国精英们来说,葬礼毕竟还是一个遥远的课题。

  弹指一挥间,39年过去了,遥远的课题变成了现实中的难题。当邓小平同志接到中央顾问委员会转呈上来的关于许世友同志丧事安排报告(其中含“回故乡土葬”一款)时,很自然地想起当年毛泽东主席倡导火葬的情景。

  自从那次火葬签名后,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的墓碑上,的确很难再找到这些名字和镜嵌着这些名字的照片了,这些名字中的一大半已被镌刻在骨灰堂那精巧的骨灰盒上。

  他们的身躯按照自己的意志化作白色骨灰或是送进骨灰盒里,或是被撒向江河湖海、山峦原野,融进茫茫的永恒里。当然,只有毛泽东例外,但这并非出于他本人的意愿。而如今又来了一个许世友。

  对于这位老部下的去世,邓小平同志深感痛惜。同时,他也诧异于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在火葬问题上他怎么还不觉悟,还不开化,反而更加固执了呢?邓小平当然不会不知道,现在全国都在提倡火葬,不要说共产党员,就是普通公民也要实行火葬,何况许世友是身居高位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如果同意,那如何向全党全国说明?不同意,那又太不近情理了,因为我们倡导的火葬是自愿的,而不是强迫火葬,何况死者生前一直没有在火葬倡议书上签过名。

  邓小平点燃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乳白色烟雾在空中袅袅升腾,回忆的镜头在聚焦——

  镜头一:1937年初春,黄土高原上的延安窑洞

  挂着大铁锁的窑洞门突然打开了,毛泽东微笑着走了进来,看望在反张国焘斗争中被判刑的许世友。毛泽东坐在床沿边上亲切地拉着他的手说:“张国焘是党中央派到四方面军去的,他的错误应当由他本人和党中央负责,与你们这些同志统统无关。”听到这里,许世友热泪夺眶而出,感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后来,他常常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来表达自己那时的思想感情。他说:“毛主席这几句话一下子解开了我的思想疙瘩,使我感到非常舒畅,非常温暖。

 

  毛主席多么了解我们工农干部啊!我郁结在内心深处的苦闷情绪,给毛主席的温暖话语一扫而光。”而正是对许世友的宽大为怀,毛泽东在反张国焘的斗争中争取到了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的支持,使张国焘在叛逃时连一个警卫员也没有带走。

  镜头二: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厅

  神采奕奕、红光满面的毛泽东主席向全国各大军区负责人频频挥手致意。当他走过来和前排的各位将军握手时,看到许世友将军站在后排,他立即走上前,把许世友拉到前排来坐。当时将军激动地握着毛主席的手说:“发动‘文化大革命’我拥护,‘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还要不要?”毛主席回答说:“军队还是要讲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嘛!”由此,许世友在“文化大革命”中幸免于难,而毛泽东在发动“文化大革命”、批判刘少奇和邓小平的斗争中得到了以许世友为首的各大军区将领们的支持。

  镜头三:江西,庐山毛泽东住处

  党的九届二中全会分组会议间隙,毛泽东约请许世友谈话。他把自己的手放在许世友的手上说:“你摸摸,我的手是凉的,脚也是凉的。我只能当导演,不能当演员。你回去做做工作,不要选我当国家主席。”

  1971年8月,毛泽东到南方巡视,特意把许世友叫到南昌,对他说:“庐山这件事还没有完,还没有解决。我回北京后还要找副统帅谈。他们不找我,我要找他们,要开九届三中全会!”几天后,林彪仓皇出逃,许世友奉命迅速收拾了林彪在华东的几个死党。

 

  镜头四:北京,毛泽东同志遗体告别大厅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与世长辞。当天中午,许世友就乘飞机赶到北京。他脚蹬布草鞋,迈步走到毛泽东遗体前,脱帽鞠躬,久久伫立。当他看到江青时,便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据将军后来回忆,毛主席生前曾建议他读读《汉书》上的《周勃论》。毛主席说:“汉朝有个周勃,是苏北沛县人,他厚重少文。”

  将军对这段话的理解是毛泽东并不是劝勉他重文,而是提醒他在主席百年之后防止“吕后”篡权。果然,在“四人帮”谋划的上海民兵武装起义的暴乱中,许世友将军的南京军区各部队成了他们指挥不动的最大障碍。

  ……

  1985年10月26日上午,时任国家副主席的王震乘专机飞往南京,向许世友将军遗体告别。王震对当时在场的总政治部副主任郭林祥、南京军区司令员向守志、中顾委委员王平和陈再道等同志说:“昨天晚上,我去看望了邓小平同志。

  今天,我是受小平同志之托来向许世友遗体告别的。许世友同志60年戎马生涯,战功赫赫,九死一生,是我军一位由士兵成长为将军的卓越指挥员。‘文化大革命’中,他和林彪、‘四人帮’篡党夺权的斗争也是坚决的,表现不错的。”

  王震这样表达了邓小平对许世友的后事处理意见:“许世友同志是一位具有特殊性格、特殊经历、特殊贡献的特殊人物。许世友这次土葬,是毛泽东同志留下的、邓小平同志签发的特殊通行证,这是特殊的特殊!”

  说到这里,王震拄着拐杖站起来,用手指指诸位将军们,幽默地说:“我们这批老骨头,再也甭想领到这种通行证喽!”

  【相关阅读】退休后韩先楚自问:如能授衔 我现在该是什么?

核心提示:他在地头的水龙头下洗了手,擦干了,瞅着,又摸摸衣服质地:好精神!又道:有军衔就更好了。杨旭华告诉他:团以上干部都是毛料。韩先楚笑笑:我是没毛了。又像是自言自语:如果我能授衔,现在该是什么了?

  每天清晨,韩先楚起床就下地了,去他的菜地。那一畦畦各种蔬菜,从播种、耕耘到收获,他筹划,他侍弄,他看着它们一天天长大,不许有一棵杂草。横是横,竖是竖,他侍弄它们就像操练军队,一畦畦小苗就像一个个绿色的方队。他知道第一朵茄子、辣椒花是什么时候开的,知道一条条大小不一的黄瓜、丝瓜都长在什么地方,他看着它们就像父母看着自己的孩子。最激动的是第一次收获的时候,最幸福的是把它们送人的时候:吃吧,吃吧,没有化肥,没有农药,从里到外都是绿色的。

  有人说:不光别人,就是他自己,到头来才发现,一代名将原来还是个农民。

  是吗?

  韩先楚由兰州军区司令升任军委常委不久,即负责全军人事安排。负责全军人事安排,意味着多少人的命运,也就是乌纱帽,抓在“韩常委”的手里,怎能不让那些惯于跑官、要官的人心动而奔波忙碌呢?而这种职务与分工本身,又说明上边对他这位“韩常委”,是多么地信赖而又器重呀!

  他却有些不习惯,不适应,甚至不识抬举。

  在谈到某一职务时,有人提出一个人选,韩先楚有些不快。一是这个人选不合适,二是这个人选不是提名者的亲属吗?他知道自己不是个“政治家”,就竭力在心头命令自己克制,但脸上却把什么都写出来了。‘

  人家却像毫无知觉,不愠不火,愈发和蔼而又亲近起来:老韩,你再想想,你有什么人也是可以考虑的嘛。

  韩先楚终于拍起了桌子。

  不久,他就去人大常委会了。

  他不想去人大,干脆直接回家算了。陈云劝他还是去吧,这才去当了个副委员长。

  一个一辈子干实事的人,那感觉就像辆疾驰的汽车,突然被人拉了急刹车。

  他忽然悟到,他这种人,原本就不是当京官的料。

  战争年代,他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指挥所、前指。和平时期,福州16年,一有风吹草动,不管什么时候,他准在作战室里。1979年初,在南疆自卫还击战的日子里,他就在兰州军区作战室里,对着地图,遥望南天。

  “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横戈马上行。”

  而今,再也没有作战室了,再也不会有作战参谋把他从睡梦中摇醒,不管半夜三更,还是风雨交加,披上衣服就往作战室奔了。

  窗外,硕大的泡桐树叶子打着旋儿飘落着。他打开箱子,把那套上将军礼服取出来展开,凝视着那对肩章和上面的三颗金星。自1965年取消军衔后,每年秋天,他都要把它们翻出来,放在室内窗前晾晒一下。

  他希望在他离开这个世界时,能穿着这套上将军礼服,去见马克思、毛泽东,以及那些知名的、不知名的、战争年代牺牲的和后来病逝的战友。他还说过,死后要葬在父母身边。可这一切,就像“文化大革命”中曾想解甲归田一样,是可能的吗?

  读中学的,读小学的,孩子们放学回家,或是星期天、寒暑假,家里、院子里、操场上玩得那个开心哪。韩先楚羡慕得摇头叹气:你们真是快活死了,什么时候我也能这样开心哪?

  一个大军区司令,是难得有8小时之外以及星期天、节假日的。他总是显得那样从容不迫,是因为他的脑子一直都不闲着,对任何事情都有个一、二、三,乃至四、五、六。

  在朝鲜时兴起跳舞。那时什么都学苏军,跳舞好像也是。志愿军总部,一个是彭德怀不跳,再就是韩先楚难得一跳。“好战分子”对这个不感兴趣。他喜欢打篮球,还爱打猎、钓鱼。最喜欢的还是土地,是侍弄从土地里生长出来的、使人们得以生存的庄稼和蔬菜。

  在地里侍弄菜,吃饭了,喊一声,他站起来,拍打拍打手就回来了。顶多回一声,待我把这点弄完了。若在房间里看地图,喊几声也难听得到回音,有时干脆就听不到别人喊他。有时戴着老花镜,有时拿着放大镜,就那么看呀看呀,在屋子里转呀转呀。有时一看就是半天,有时还要锁上门,锁不锁门都不许人打扰他。

  “三军甲马不知数,但见银山动地来。”站到地图前,一看到那些指纹似的等高线,呼吸就有些急促,周身的热血就一阵阵沸腾起来。那泥泞路上的跋涉,那冰冷堑壕中的据守,那枪林弹雨中的攻击,那血与火的岁月,历历在目,声声在耳,像刚刚发生的一样。

  从大别山到陕北,从长白山到海南岛,再到朝鲜,又从福州到兰州,未了,那目光有时就又停在了大别山南麓那个叫“红安”的地方。

  他参加革命后的第一个职务,是乡苏维埃土地委员。这个职务无疑是意味深长的。农民为什么造反、革命?不就是为了土地吗?他扛枪打仗去了,不再是扶犁肩锄的农民了。但他若不曾是个农民,就不会走到哪里,都在房前屋后种菜。而这,丝毫也不妨碍他成为一个出色的军人和将军。

  1966年12月,中央给福州军区和福建省委发来电报,“增补韩先楚同志为福建省委书记”。想了几天,他连着给周恩来、林彪、陶铸打电话,问这项任命主席知道不知道,若是主席不知道,他就准备推掉,请中央另行选人、派人。不是因为动乱年代,今天上台,明天打倒,而是这项任命实在是赶鸭子上架,他根本就不是干地方、抓经济、搞运动的料。末了,他说我服从中央、主席的指示,但是一旦省委比较主动,形势缓和后,我还是要做军队、抓战备工作。

  1985年春,已经调去国防大学的韩先楚的秘书杨旭华,来东钓鱼台220号看望老首长。军队刚刚换装,杨旭华头戴大盖帽,身着没有军衔的85式制服。正在菜地里忙活儿的韩先楚,开头竟没认出来。

  他在地头的水龙头下洗了手,擦干了,瞅着,又摸摸衣服质地:好精神!

  又道:有军衔就更好了。

  杨旭华告诉他:团以上干部都是毛料。

  韩先楚笑笑:我是没毛了。

  又像是自言自语:如果我能授衔,现在该是什么了?

上一篇:王震开会时暴怒吓瘫一军长 去国外治疗再没回来
下一篇:解放军八大境外歼灭战:以零伤亡全歼六千敌军
更多关于“”的新闻阅读:
87版《红楼梦》赞助人如今瘫痪靠低保维持生计

87版《红楼梦》赞助人如今瘫痪靠低保维持生计

《奇门遁甲》启动 徐克袁和平闯开古装奇幻大门

《奇门遁甲》启动 徐克袁和平闯开古装奇幻大门

少女铁路自拍火车撞击身亡 陈尸花海

少女铁路自拍火车撞击身亡 陈尸花海

郜林拒绝向球迷道歉究竟是怎么回事?郜林为什么要拒

郜林拒绝向球迷道歉究竟是怎么回事?郜林为什么要拒

最新更新

哪位中共叛徒叛变后 竟成国民党特务机关首脑?

邓小平做了什么?美学者称其智慧能力远超预期

图文焦点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