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为何出手那么狠 苏波百年恩怨未曾休

时间:2015-06-18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如果你在无需流血就能轻易获胜的时候不愿为正义而战;如果你在稳操胜券不必花太大代价的时候不愿战斗,那么有一天你就只好在极其不利的形势下,在只有一线希望的时候被迫战斗,甚至还可能有更糟糕的情况:你可能在毫无取胜希望的时候不得不奋起而战,因为战死沙场总比活着当奴隶强。

  欧洲政治与地缘版图的重构,开始于1919年。从协约国集团利用一战的胜利,把20世纪最有生命力的国家排除在欧洲主流之外那一天起,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的种子就已经埋下了。在旧列强们主导的凡尔赛框架内,欧洲的1919年到1939年虽然没有太多硝烟,但新工业化国家以各种方式突破旧时代列强主导欧洲秩序、版图的“冷战”,却从来没有停息过。

  也许没有希特勒这个罪恶的撒旦,以综合国力消长为根本的角逐,未必会把整个欧洲带入大战的门槛。但希特勒,这个继承了亚历山大、菲特烈、拿破伦衣钵的武力冒险家(当然,他是其中最残忍的一位),虽然疯狂,但在政治斗争中并不缺少理智和手腕。

  是谁给了他胆量和机会去侮辱整个欧洲呢?西方旧列强面对讹诈时的笨拙和怯懦(尽管本文的重点不在于此)当然是一个原因。但来自东方的纵容、姑息和短视,无疑也是纳粹能够以武力开始扩张的必要条件——这样的后果是,在奥德河以东最有实力的两个国家,波兰和苏联,在对自己最不利的情况下开始了战争,并且在后来的战争中,承担了极为惨重的损失。

  华沙—莫斯科—柏林1919-1938:翻云覆雨的年代与20世纪50年代以后以意识形态来掩盖地缘利益的冷战不同,20—30年代的欧洲地缘利益的争夺,始终掩藏在民族问题的大幕之下;在这个动荡的舞台上,政治家们对民族恩怨的挑唆和煽动,使得整个欧洲的各个国家间,根本无法形成几个稳定阵营。

  1918年之后,由于《布列斯特和约》给苏维埃政权带来的割地之辱,在沙皇俄国版图上崛起的苏联与德国可谓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列宁为了这个武力挟制下的条约,甚至要承担自己是德国间谍的流言。

  但是,德国和苏联之间的这种仇恨,很快就改变了。改变这种格局的首先是因为一个国家的诞生。狂热的民族主义者毕苏斯基元帅,利用协约国集团的胜利,成功地使波兰在被瓜分123年之后得到了复兴。毫无疑问,毕苏斯基被尊为波兰的国父是当之无愧的。但他的国家,却因为夹在德国和苏联两个大国之间,注定会在20世纪中遭受更多磨难的考验。

  对于毕苏斯基和其它波兰民族主义者来说,他们对沙俄—苏联的仇恨是刻骨的。因为莫斯科历史上三次以武力灭亡了波兰,而且毕苏斯基本人在一战爆发后不久就组织波兰兵团参加了对沙皇俄国的军事行动。

  1919年到1922年,利用苏维埃政权初创时的混乱,波兰军队又主动挑起了与苏联的战争,并且一度深入苏联腹地,这当然不会让克里姆林宫对这个新兴的国家有多少好感;而苏联红军后来的反攻和在波兰境内的放纵,无疑又加剧了波兰人对苏联的仇恨。

  在波兰的西面,因为德国的“土地”在协约国的主导下成为了波兰领土,德国人对这个新兴国家的仇恨自然也是刻骨铭心。但泽成为了“自由市”,波兰走廊则割断了东普鲁士与德国本土的联系,更使得德国人把波兰国家的存在作为一种耻辱。

  在魏玛共和国成立后,德国国防军的首脑和外交政策的决定者冯·西克特大将,在1922年就告诉政府:“波兰的存在是不可容忍的,与德国生存的基本条件不能并存。波兰必须消灭,而且一定是会消灭的。”而即使是德国的共和制新政权,对西克特的这一思想也是十分认同的:消灭波兰“必须是德国政策的基本动力之一”。

  至于波兰的缔造者毕苏斯基,在1917年时因为拒绝宣誓效忠于德国皇帝,被德国人一度关入马格德堡监狱。这自然也不会使他主动致力于同德国的和解。通过1926年戏剧性的政变实现军事独裁之后,为了在两个敌意甚浓的大国之间赢得生存空间,毕苏斯基为波兰建立了联合法国来与德国、苏联抗衡的外交路线。

  就这样,因为领土积怨甚深的德国和苏联,在被凡尔赛和约排除在欧洲主流之外后,以波兰问题为切入点,在重新划分欧洲势力范围这个问题上很快找到了共识。虽然俄国军队1915年被西克特在波兰的哥特宁重创过,但在动荡的1920年代以后(这期间苏联人曾怂恿德国共产党夺取政权),柏林的魏玛共和国一直把苏联当成最可靠的伙伴。而西克特将军重建德国武装力量的努力,也在苏联广袤的平原上找到了试验场。

  不过,这种默契正像欧洲20—30年代国与国关系一样变幻无常。1926年以后,迅速增长的工业资本支持着的右翼力量逐步控制(最初的代表应该算是兴登堡元帅而不是希特勒)德国政权之后,苏德两国的关系又开始疏远了;国力同样迅速增长的苏联,则试图通过德国共产党,再一次开始了颠覆魏玛共和国体制的努力——这一次,他们的目标与初登政治舞台的希特勒,颇有相似之处。

  在随后的政治斗争中,德国共产党和纳粹党在表面上始终是一对死敌。双方的街头力量斯巴达克团和冲锋队在政治斗殴中死了很多人。但有意思的是,由于在瓦解柏林现政权方面的默契,在纳粹党以和平方法获得政权的道路上,德国共产党总是在关键时候成为了一支被纳粹党利用的政治力量——最后一次是纳粹党以共产党组织“国会纵火案”阴谋叛乱为名,通过了“保护人民和国家法令”,开始了纳粹在德国的专制时代。

  对此,战前长期在德国生活过的威廉·夏伊勒在谈到希特勒崛起的时候,曾无可奈何地评论说:以莫斯科“法西斯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的最后阶段”。理论为指导的德国共产党,居然还在期待着法西斯在夺权后迅速自我崩溃、从而实现无产阶级专政。当然,对德国共产党的挑战,也就意味着对莫斯科的亵渎,随后在西班牙内战中的直接交锋,波兰东西两侧的这两个大国,仇恨又渐渐地加深了——苏联对德国政权的简称变成了“法西斯野兽”;而德国则开始与法西斯兄弟们去建立“反共产主义”协定。

  在毕苏斯基的独裁下,波兰外交政策的基石是与法国的亲密关系。苏联与德国交恶,原本为这个国家创造了更好的生存环境。但是在希特勒准备从法国开始清算凡尔赛和约而需要赢得在东部获得安宁时,1934年1月,老迈的毕苏斯基在希特勒的建议下,波兰与德国签定了友好条约。这不但使对德国充满敌意的苏联感到了威胁,也让波兰的保护人法国体会到了背叛的感觉。1935年波兰人以20万人的送葬队伍告别开国元勋毕苏斯基元帅后,这个国家开始自己更加盲目的年代。

  由于没有谁的威望能够使独裁体制得到延续,一群把持政府各个部门、曾在波兰军团中参加过对俄战争的军官们开始各自为政。事实上成为了自己管辖范围内的“小独裁者”——非常遗憾的是,这群头脑迟钝的上校们既贪婪、又短视。

  如果不把军事观念陈旧作为缺点的话,波兰军队总司令和理论上的政府首脑爱德华·雷茨—斯米格里元帅应该算是个合格的军人,但决不能被算个政治家。把持外交政策的约瑟夫·贝克上校,尽管有“最狡狯莫测的政治家”的“美誉”,但其思路却从来没有什么前瞻性。他与大多数波兰人一样是激烈反俄的,但他的另一个特点是也非常不喜欢法国人。在1923年在巴黎任波兰大使馆武官时,他曾经被法国当局以间谍行为的罪名驱逐出境。

  在这个年代里,波兰同法国关系的削弱,除了波兰人的背叛,当然也还有更深的理由。尽管法国还是欧洲秩序名义上的主导者,但在20—30年代欧洲经济的高速成长中,法国已经被德国、苏联这样的国家越来越远的抛在了后面(按照保罗·肯尼迪的计算,到1937年时,德国的综合战争潜力是14.4,苏联是14.0,而法国仅有4.2),而且法国连边境附近的莱茵兰非军事区都无法保护,又如何能维护千里之外波兰国家的安全?

  因此约瑟夫·贝克两面三刀的外交政策,看上去也有其合乎情理之处。更何况波兰还希望能在希特勒的战车后面,从欧洲的版图的重新划分中分一勺羹:20年代波兰以战争未能夺取的捷克斯洛伐克煤炭丰富的特青地区(约650平方公里),在慕尼黑会议后,被德国元首大度的赐予了波兰。

  不过,贝克上校左右逢源的外交游戏并没有成功很久。1938年10月24日,慕尼黑会议之后不到一个月,里宾特洛甫“在非常友好的气氛中”宴请了波兰驻柏林大使约瑟夫·利普斯基。餐桌上,纳粹外交部长建议在捷克斯洛伐克解体后,波兰和德国应该全面解决以前的历史问题。德国人的条件是但泽市必须“归还”德国,德国将用享有治外法权的公路和铁路经波兰走廊把德国本土与但泽和东普鲁士连接起来。同时德国还希望波兰参加反共公约对付苏联作为回报,德国情愿把波德条约从10年延长到20年,并且担保波兰的边界完整。

  在觥筹交错中,利普斯基很客气地谢绝了德国人的“盛情”。在1920—1938这段反复无常的年代将要终结的时候,波兰政客们的视线终于清晰了起来,现在轮到柏林与自己摊牌了。尽管在希特勒的赌桌前,波兰人面前有太多的筹码,但他们的勇气还是令人钦佩的(尤其是与罗马尼亚的安东内斯库、匈牙利的霍尔蒂等人相比)。

  布格河1939:波兰第二共和国的末日到1939年8月底的时候,波兰军队最高统帅部,已经完成了代号为“西方计划”的对德作战计划,该计划规定:如果德国进攻波兰,乘德军主力尚未东调之机,波军应首先向北进攻,夺取德国的东普鲁士,以消除北方威胁,在西部和西南边境采取守势,阻止德军的进攻,等待英法在西线发起攻击,在东西夹击中打败德国。

  客观地说,如果说把胜利的希望寄托在英法两国身上是无可奈何的话,那么在这个计划中,对于来自东方的入侵没有任何考虑,则再一次证明波兰政府在对国际局势的判断上有多么颟酐。

  到战争爆发的1939年9月1日,进行初步动员后的波兰军队共有39个步兵师,又11个骑兵旅,3个山地旅和3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