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夺权海军始末:叶剑英多次挺身而出

时间:2015-06-18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1979年7月,邓小平在海军党委扩大会上曾说,海军是“文革”内乱中部队遭受破坏的“重灾区”。这话是非常真切的。在这期间,海军部队不仅遭受冲击破坏范围广、程度深,其持续时间之长,林彪一伙插手之早,在全军也是少有的。1966年夏天,全国范围内的“文化大革命”尚在“发动阶段”,林彪就插手海军,在海军党委扩大会上导演了一幕夺权丑剧。

  林彪的一桩“心病”:海军没有“自己人”

  林彪,身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共和国元帅,在人民海军初创的前十年里,并没有给这个新建的军种以应有的关注。据查,在1949至1959年期间,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到身兼多职的诸位元帅、军委和总部领导,林彪是唯一没有正式视察过海军部队、没有对海军建设作过具体指示的人。但在此后,随着政治形势和个人地位的变化,特别是1959年9月林彪取代被错误批判的彭德怀进而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后,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 。

  据悉,1959年秋林彪从庐山回到北京不久,曾不无得意地对妻子叶群说:“在庐山,我抓到了毛泽东的活思想。”叶群也心领神会地答道:“我也抓到了你的活思想,101要大展宏图了!”(101是叶群称呼林彪的代号)接下来,林彪有计划地在全军发起了“政治攻势”:作为就职宣言,甫一上任就在中央权威理论刊物《红旗》杂志发表了洋洋大文:《高举党的总路线和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红旗阔步前进》。继而,通过讲话、发文件等方式,围绕着突出政治、学习毛主席着作大做文章。他提出,毛泽东思想是“现时代思想的顶峰”。他把毛泽东当年在延安为抗日军政大学的两次题词,即“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捏在一起,名之为“三八作风”。他别出心裁地提出“政治挂帅”必须坚持“四个第一”(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在当时,林彪这样做得到了毛泽东的默认和肯定,所以他有恃无恐。在如此强大的声威面前,军委首长提不得相反意见,全军部队便只有“紧跟”、“理解的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的份了!然而,林彪很快发现,在这些方面海军行动迟缓、“跟得不紧”。

  从现存的大量资料看,肖劲光等海军领导对林彪的某些观点、行为有自己的看法,“跟得不紧”(准确说是“不很紧”)是事实,但这绝非他们刻意抵制,而是由海军部队的特点和实际情况决定的。海军是新创建的高技术军种。部队官兵大部分来自陆军部队,且文化水平偏低。当时沿海战斗任务频繁,军舰要出海,飞机要上天,没有系统的专业技术训练是万万不行的。而海上、空中训练受自然气候的制约,有时难免对政治学习、军事训练时间作点调整。所以,林彪主持军委日常工作不久便发现海军“军政位置摆得不正”。林彪得出结论:根本原因在于偌大海军没有“自己的人”。一天,他颇有感慨地对身边的一个亲信说:三军少了一军不行,如果少一军,就可能出大问题。

  当时海军的政治委员是苏振华。林彪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发现苏振华工作积极、负责,也有建树,但是“不很听话”。具体说,就是苏振华不仅听他的,也听贺龙(中央军委副主席)、罗荣桓(军委常委、总政治部主任)的。这使林彪心里不是滋味。一次,听取海军的工作汇报后,林彪特别强调:“就按我刚才说的搞,别的都不要听!”苏振华调海军任职是由彭德怀提名、邓小平同意的,据此,林彪又认为苏振华很难成为“自己人”。

  时任海军司令员的肖劲光,在东北战场上曾与林彪共蹈战火三年多。肖到海军任职虽非林彪推荐,却也是经他同意的。按说,这应该算“自己人”了。但林彪清楚,肖劲光很有自己的见解,不轻易听命于人。加之肖劲光年龄比他大,资历比他深(林彪进入黄埔军校时,肖劲光已留苏归来,就任国民革命军中将、师党代表),且与毛泽东有特殊的关系,指挥起来也不是“很方便”。

  基于此,林彪开始考虑逐步削弱肖劲光等人的权力,安插“自己的人”。第一个大的动作,即于1962年初向海军派出了庞大的“军委检查团”。

  1959年至1961年,是三年大饥荒时期。在这前后,海军东海舰队在训练中连续出了飞行员叛逃、潜艇沉没等几个重大事故。这些事故的产生有管理上的原因,也有经验不足的问题,与当时经济困难、思想混乱的大环境也有很大关系。这样的问题海军部队有,其他大单位也有。对同时发生问题的其他大单位,林彪视而不见,却抓住东海舰队大做文章。

  军委检查团是1962年4月2日派出的,以杨成武副总参谋长为团长,由总参军训部长李作鹏、总政组织部副部长张秀川等41人组成。检查内容,最初说是检查政治思想工作,但很快就说不清楚了,最后上纲上线地对海军问题作结论:“海军存在的最本质问题是:毛泽东思想红旗举得不高,‘四个第一’没有真正摆在第一位,在海军党委的指导思想上存在着单纯军事观点的偏向。”4月底,林彪在军委装备会上长篇发言,据此对海军的工作进行了严厉批评,指责海军“放着现成的药方子不用,另找药方子”,“懒婆娘管家,管得稀稀拉拉、乱七八糟”。(后来被称为“林副主席对海军工作的三点指示”)军委检查团工作结束后,林彪以加强海军领导为名把李作鹏和张秀川留在海军,分别担任了海军副司令员和海军政治部主任。

  李作鹏带着“尚方宝剑”来了李作鹏、张秀川动身来海军前,林彪专门召见了他们,并具体交待:你们到海军是加强领导,以后海军的工作,肖(劲光)、苏(振华)他们的做法,你们认为对的就执行,你们认为不对的就不执行。李、张心领神会。

  从资历上看,李作鹏堪称典型的“红小鬼”。可令肖劲光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打仗时很有点子的人,在政治上更有手腕。此前海军原有的副司令员王宏坤,因工作上的分歧与肖劲光、苏振华有些矛盾。李作鹏到任后,很快便与王宏坤联合在一起。他们一面互相吹捧,一面在海军机关及舰队、基地等各级领导中分线划派。“李作鹏是林副主席信得过的人”很快传遍机关、部队。1963年初,在李作鹏主持下,海军党委通过了《关于坚决执行林彪同志的三条指示,加强海军政治思想工作的决议》,以党委文件的形式,否定了海军此前十几年的工作。一时间弄得海军部队,特别是中、上层领导无所适从,空气异常紧张。在林副主席的“尚方宝剑”面前, 肖劲光、苏振华动辄得咎,举步艰难。

  林彪的支持,海军形势的发展,使李作鹏一伙头脑越来越热。至1965年,他们再不满意单靠舆论、帮派势力控制部队,而是妄图从组织上解决问题,要名正言顺地掌权。在李作鹏等人的一再坚持下,海军党委常委于1965年3月召开了整风会议。会议由李作鹏主持,议题冠冕堂皇:“集中讨论刘道生同志与党委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的原则分歧。”

  刘道生熟悉海军业务,资历深且年轻,在部队深孚众望,是呼声很高的海军司令员接班人。李作鹏清楚,攫取海军领导权,刘是最大的潜在威胁。整风会以“主要解决刘道生的问题”为题,可谓一箭双雕、用意深远。

  整风会在吵吵闹闹中开了20多天,于4月12日结束。由于多数常委不赞成李作鹏等人的意见,他们的计划无法如期实现。但会议作出了一个非同寻常的决定,即向军委上报了《关于海军党委常委分工等问题的报告》。“报告”笼统地提出“军、政工作由肖劲光、苏振华同志全面领导”后,明确规定:“日常军事行政工作由李作鹏负责处理,并建立海军首长集体办公制度,由李作鹏主持”;“改变由党委书记、副书记轮流主持党委日常工作的情况,决定由苏振华、王宏坤主持党委日常工作。如他们不在家或身体不好时,则由李作鹏、杜义德负责”;“今后不提海军党委以肖、苏为核心,而应强调党委是统一和团结的核心”。

  这一报告于5月29日得到新军委的批复同意。此后,肖劲光、苏振华再难以主持海军日常工作,副司令员、副书记李作鹏实际上成了海军党委的“核心”。

  肖劲光即将被打倒,毛泽东发话了1965年8月6日,海军进行了一次较大的海上作战。南海舰队某水警区部队在福建东山岛兄弟屿附近海面,击沉运载武装特务企图进行登陆袭扰的国民党海军猎潜艇“剑门”号、“章江”号。毙俘敌巡防第二舰队司令胡嘉恒以下官兵200多人。南海舰队参战部队牺牲4人,伤28人。史称“八六”海战。

  “八六”海战结束的第二天,李作鹏就亲自跑到作战部队组织“总结经验”。他草草问一下战斗经过,就按照预先想定的路子起草了《海军关于击沉蒋匪“剑门”“章江”两艘战舰经验总结报告》。“报告”完全否定了海军长期以来教育训练的成绩,认为“这次战斗的胜利,再一次证明了突出政治的强大威力。只要突出政治,就有敢于斗争、敢于胜利、不怕牺牲的精神,就能克服一切困难,战胜一切敌人”。

  这一报告甚得林彪欢心。9月8日,林彪的秘书给海军司令部办公室打电话:“海战经验总结,主席已阅,并退回来了。主席看得很仔细,并划了许多杠杠。送海军李作鹏同志一阅,并要特别看划了杠杠的地方,尤其要特别看划双杠杠的地方。”至此,李作鹏等人还不满足。他们决计以此为契机总结工作,与肖劲光、苏振华“以辨是非”,于是提议召开了海军党委第三届第二次全体会议(以下简称“三 二”会议)。

  10月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