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上千位开国将军中只有一位是井冈山籍?

时间:2016-05-09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导读】而且从开国将军们的籍贯中,我们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首批一千多名开国将军中,井冈山籍的只有一位。他就是生前担任过广州军区原顾问的赖春风少将,系原宁冈县古城镇沃壤村人。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授军衔时有一千多位身经百战的老战士被授衔将军,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土地革命时期参加红军的农民。如果留意一下将军们的籍贯,人们不难发现,他们大都集中于最早掀起土地革命和创建红军的江西、湖南、湖北,其中又大多集中于几个“将军县”。像红安、金寨、兴国、平江等县,恰恰又是当年参加红军人数最多的县份,也是登记烈士人数最多的县份。例如湖北的红安县出了61位将军,全县却也有14万人牺牲;江西的兴国县出了54位将军,当年全县也有数万人牺牲。

  井冈山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创建的第一块农村革命根据地。据统计,从1955年到1965年,在全国被授予将帅军衔的解放军高级将领中,参加过井冈山斗争的有56人,约占总人数的3%。参加过井冈山斗争的开国将帅中,有元帅5名、大将3名、上将15名、中将21名、少将12名。

  井冈山斗争时期大约牺牲了4.8万名烈士,井冈山人民为中国革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这是有目共睹的。然而,我们却看到另一组数据,源于吉安市地方志办公室于2004年编并由方志出版社出版的《吉安人物》一书。吉安地区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中心,吉安人民为夺取中国革命的胜利,曾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和不可磨灭的贡献。其中,有名有姓的烈士有50006人,可是在所辖14个县市中,牺牲最少的却是井冈山籍的,计355人,占总人数的6%;即使在整个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也只牺牲319人,在相关根据地中,也是数目最少的。

  而且从开国将军们的籍贯中,我们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首批一千多名开国将军中,井冈山籍的只有一位。他就是生前担任过广州军区原顾问的赖春风少将,系原宁冈县古城镇沃壤村人。直到2000年5月,原井冈山市与原宁冈县合并组建新井冈山市,这才勉强挤进一位井冈山籍的将军。那么,人们不禁要问,既然是毛泽东最早建立农村根据地、最早实行土地革命的地方,为什么井冈山籍的将军如此之稀少呢?

 

  首先与这个地方的地理位置有关。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位于湖南、江西两省边界的罗霄山脉中段,境内重峦叠嶂、连绵不断。这里不仅地势险要,而且有着丰富的矿产。在连绵的群山中,分布着许多丘陵、半丘陵、盆地,土地肥沃,盛产粮油。优越的地理条件和丰富的物产,使得马自达在写给中共中央的报告《井冈山的斗争》中谈到:“整个的罗霄山脉我们都走遍了:各部分比较起来,以宁冈为中心的罗霄山脉的中段,最利于我们的军事割据。”同时,也指出这里“人口不满两千,产谷不满万担,军粮全靠宁冈、永新、遂川三县输送”。可见,这里优越地势和物产丰富背后的是地处偏隅、交通闭塞、人烟稀少,农业经济相对落后。

  在当时毛泽东的心中,更看重的是井冈山这个地方,是国民党统治薄弱地区的农村的广阔回旋空间。因此,这种先天的自然条件很难产生大量的本地兵源,也很难出现许多接受过较好军事教育和文化教育的高级将领。在毛泽东上井冈山前,袁王的部队中,领导人袁文才是永新县禾川中学的肄业生。算是一个文化人,王佐是一个文盲,手下也大多不识字。

  第二个原因,与当时的《井冈山土地法》有一些关系。1956年9月,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代表大会上,毛泽东回顾自己探索和学习战争的过程,就提到这个问题:“我在井冈山搞地那个土地法很蹩脚,不是一个彻底的土地革命纲领。”

  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我党的土地路线在不断地进行完善。根据湘赣边界从1927年冬至1928年冬一年来土地斗争的实际情况,根据中共中央第37号通告《关于没收土地和建立苏维埃》以及中央六月来信中关于土地政策的指示精神,经过两个多月的酝酿、讨论和修改,毛泽东于1928年12月在井冈山主持制定了《井冈山土地法》。该法是中国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战争初期的第一部比较完整的土地法。1941年在延安出版的毛泽东《农村调查》一书正式刊印该法,收入《毛泽东农村调查文集》。该法全文共9条,共约1500字。包括没收一切土地归苏维埃、如何分配及分配数量、征收土地税、红军人员土地的耕种办法等内容。由于此前几乎无经验可鉴,后来毛泽东在重新发表本法时,加按语作了说明:该土地法有几个错误:(1)没收一切土地而不是只没收地主土地;(2)土地所有权属政府而不是属农民,农民只有使用权;(3)禁止土地买卖。

  严格地讲,《井冈山土地法》受到了苏俄革命时实行“土地国有”制的影响,没收地主的田地后归公,属于苏维埃政府所有,只交给农民耕种,不是分给他们当成私有财产,也不许买卖。因此,井冈山当地农民参军参战的积极性并不太高。红四军中出身井冈山籍的人不多,部分原因正在于此。

  朱毛红军主力下山后,到了江西省兴国县,在这里重新制定了一部土地法,从而解决了进行土地革命战争、扩大红军的根本问题。《兴国土地法》与《井冈山土地法》相比,有严格最根本的变化,就是不在没收一切土地,只没收地主的田地,而且分给农民。这等于是承认农民的土地私有,这才算真正意义的“打土豪、分田地”。农民得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而不是属于公家的土地,参军、参战、保家保田的积极性就马上就调动起来了。如毛泽东搞过的长冈乡,青壮年男性80%都参了军,兴国县也因此被毛泽东表扬为创造了“第一等工作”的苏区模范县。在毛泽东、朱德创建的红一方面军开始长征时,8万红军中有2.7万是兴国县人,约占总人数的三分之一,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的只有2000人,等于长征每走一里路就倒下一名兴国籍战士。兴国也因此成为全国最着名的将军县之一。

  最后一个原因,笔者认为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袁文才、王佐被错杀,以及由此产生的一系列负面后果。1930年2月23日,袁王二人在江西省永新县城北诬陷杀害。袁文才曾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32团团长,还被先后选为湘赣边界工农政府主席、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委员、红四军军委委员、红四军参谋长、中共宁冈县委常务委员等职。王佐曾任红四军32团副团长兼第二营营长、红四军军委委员,并当选为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委员、湘赣边界防务委员会主任、湘赣边界红军独立第1团团长、红五军第5纵队司令等职。这两位英雄都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重要创始人,在当年的朱毛红军和湘赣边界地方政府中都担任过非常重要的职务。

  湘赣边界特委这次精心设计的“军事阴谋”,成功地杀害了“袁文才、王佐及其排长以上干部40余人,至于部下有1/3的人编入了红五军,其余的人则遣送回家”。特别指出的是,当晚在永新城遇害的有1927年9月作为袁文才的代表到三湾的陈幕平和王佐的结拜兄弟刁辉林,1927年6月进攻永新城的敢死队队长、后任32团特务连连长周桂春,以及32团军需处长、智囊李筱甫等骨干分子20多人,死者中不少人都是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有过突出贡献之人。

  此处,可见袁王部下的命运主要有三种:一是对当时的重要骨干和亲信,当即进行了剿杀;二是将部分普通战士编入了红五军;三是不愿受编的战士,被遣送回乡,着名的张国华中将,于1929年3月参加红军,当时就在王佐领导的红四军32团4连当战士、司号员,时年13岁。当晚他也在永新,之后被编入了红五军,不过,张国华是江西永新县人,这又与井冈山籍插肩而过。上文提到的赖春凤,当时年仅17岁,也被编入红五军,幸运地成为袁王部队仅存的一位井冈山籍的将军。

  其实,袁王部下的命运还有第四种。袁文才、王佐等人被错杀,整个32团被解体,在各个方面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反映最为强烈、情绪最为愤慨的当属袁王旧部和客籍民众。他们想不通:边界特委为何要把袁文才和王佐当作反革命杀掉?忠于革命的袁王为何会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一种好心不得好报、跟着共产党走没有好结果、共产党过河拆桥的悲哀抵触情绪,在部分人心里滋长,那种过去曾经平息下去的仇视心理又瞬间迸发出来。

  井冈山人民一段时间都被蒙蔽了,不再相信红军了,此后也没有什么人参加过共产党的队伍。袁文才的部属谢角铭和王佐的哥哥王云龙,他们因故留下来没有去永新,而成侥幸不死的袁王旧部最高首领。他们一度进退两难,因为当地党组织要没收王佐财产和追杀这些幸存的亲信。袁王旧部曾写信向彭德怀和中共赣西南特委申冤,不过石沉大海,没有产生任何作用,这才导致了后来的逆变,从正面走向了反面,本来还很革命的他们,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率部反水。可见,错杀袁、王侯,共产党在井冈山失去了群众基础,失去了兵民胜利之源。

  曾担任过当年继续“搜索”袁王旧部行踪的红五军第3纵队第4大队大队长的李聚奎上将回忆到,不仅几天的侦查结果一无所获,而且亲眼看到当地群众对这个行动很反感,而对袁王的部队倍加爱护。贺子珍的哥哥贺敏学也指出,萧克那么会打仗的人,1932年带兵来井冈山都没有打下来。说明什么问题?袁王被错杀,帮助了敌人,国民党反动派做不到的事情,特委帮他们做了。

  作为这个革命的第一块农村革命根据地,井冈山沦入敌首达19年之久,直到1949年9月才由前身为朱毛红军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野战军第18军的部队收复。

  【相关阅读】1614名将帅!揭秘我国十大将军省、将军县

  十大将军省是:江西、湖北、湖南、安徽、河南、四川、山东、福建、河北、陕西。经统计,十大将军县是:湖北红安、江西兴国、安徽金寨、湖南平江、江西吉安、江西永新、湖北大悟、河南新县、安徽六安、湖南浏阳。

  现在回过头来看,中国人民解放军从1955年首次实行军衔制,到1965年取消军衔制,10年时间里,不但留下了将帅们本人请求让衔、降衔的佳话,甚至争衔的逸闻,而且给我们后人留下了许多可供探讨、分析、研究的话题。

 

  在总共1614名将帅中,原籍省份人数较多的前10位,我们称之为“十大将军省”;原籍县份人数较多的前10位,我们称之为“十大将军县”。由于全国解放后行政区划变化的原因,一些将军的籍贯也存在“双重”之说,在这里按现有的行政区划来分别。比如,吴先恩中将,按解放前的行政区划,他的籍贯应该在湖北麻城,但解放后麻城的一部分划归了河南新县,所以,现在把吴将军归在河南籍。还有全国直辖市重庆,过去一直归四川省管辖,只是到1997年才单独划分出来。但在研究将帅的习惯上,人们一般又没有单独把重庆籍开国将军列出来,因为建国快50年了,四川和重庆才分开。

  十大将军省是:江西、湖北、湖南、安徽、河南、四川、山东、福建、河北、陕西。

  第一大将军省——江西(325人),走出了萧华、陈奇涵、赖传珠等3位开国上将,梁兴初、吴克华、王恩茂等38位开国中将,谢振华、曾克林、丁盛等284位开国少将。该省将军占全国将帅总数的20.l3%。江西籍将军主要分布在赣西南地区的莲花、永新、吉水、吉安、泰和、兴国、宁都、于都、瑞金一带。

 

  第二大将军省——湖北(235人),涌现了林彪1位开国元帅,徐海东、王树声2位开国大将,陈锡联、王平、韩先楚等14位开国上将,秦基伟、聂凤智、王近山等31位开国中将,王诚汉、谭友林、唐金龙等187位开国少将。该省将帅占全国将帅总数的14.56%。湖北籍将帅主要分布在鄂豫皖边界的大悟、红安、麻城、黄陂一带。

  第三大将军省——湖南(202人),涌现了彭德怀、贺龙、罗荣桓3位开国元帅,粟裕、黄克诚、陈赓、谭政、萧劲光、许光达等6位开国大将,萧克、王震、杨得志等19位开国上将,廖汉生、张震、刘志坚等45位开国中将,段苏权、钟伟、裴周玉等129位开国少将。该省将帅占全国将帅总数的12.52%,特别是中将以上高级将领居多,含金量很高,元帅占将近三分之一,大将超过一半,上将占33.30%,中将占25.4%。湖南籍将帅主要分布在湖南东部靠湘赣边界的平江、浏阳、酸陵、茶陵一带。

  第四大将军省——安徽(128人),走出了洪学智、李克农2位开国上将,徐立清、皮定均、陶勇等12位开国中将,肖全夫、宋承志、查玉升等114位开国少将。该省将军占全国将帅总数的7.93%。安徽籍将军大多出自红四方面军,从地域上主要分布在皖西大别山地区的霍邱、六安、金寨县一带。

  第五大将军省——河南(108人),孕育了许世友1位开国上将,郑维山、钱钧、李雪三等9位开国中将,苏进、曹思明、尤太忠等98位开国少将。该省将军占全国将帅总数的6.69%。他们大多来自鄂豫皖边界地区的新县、商城、光山、固始一带。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这里曾是鄂豫皖苏区地域,大批中原儿女涌跃参加红军,从而成长了一批威名赫赫的开国将领。

 

  第六大将军省——四川(含重庆共99人),涌现了朱德、刘伯承、陈毅、聂荣臻等4位开国元帅,罗瑞卿l位开国大将,张爱萍、陈伯钧、傅钟等3位开国上将,毕占云、吴瑞林、贺诚等3位开国中将,任荣、胡炳云、陈其通等88位开国少将,该省将帅占全国将帅总数的6.13%。他们的含金量也很高,与湖南、湖北省一样,是拥有从元帅到少将各个级别的三个省份之一。四川籍将帅大多来自川东地区的宣汉、达县、平昌、通江、巴中、苍溪、阆中等县。

  第七大将军省——山东(90人),走出了孔庆德、刘兴元、孙继先等3位开国中将,李耀文、仲曦东、刘振华等87位开国少将。该省将军占全国将帅总数的5.57%。山东籍将军大多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八路,来自寿山、荣成、牟平、文登等49个市县。

  第八大将军省——福建(83人),走出了杨成武、叶飞、刘亚楼等3位开国上将、郭化若、罗元发、傅连暲、等9位开国中将,王集成、孙克骥、叶青山等71位开国少将。该省将军占全国将帅总数的5.14%。福建闽西地区和江西赣南地区,在土地革命时期是中央苏区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地域。福建籍的将军们大多是闽西暴动和中央苏区“扩红”时参加革命的老红军,他们大多来自闽西地区的长汀、武平、上杭、永定一带。

  第九大将军省——河北(80人),产生了孙毅、韩振纪2位开国中将,王蕴瑞、刘永源、王猛等78位开国少将,他们分别来自定州、大名、蠡县等48个市县,占全国将帅总数的4。96%。他们中有部分人是土地革命时期参加红军的,大多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人民武装的老八路。

 

  第十大将军省——陕西(63人),孕育了上将李达、张宗逊、阎红彦等3位开国上将,孔从洲、张达志、阎揆要等5位开国中将,贺晋年、张松平、王扶之等55位开国少将,占全国将帅总数的3。9%。陕西籍将军来自安定、仔长、米脂、长安等36个市县。

  从上述数字可以看出,将帅原籍中,出元帅最多的省份是四川,4人;出大将最多的省份是湖南,6人;出上将最多的省份是湖南,19人;出中将最多的省份是湖南,45人。可谓川湘火辣,将帅云集!

  经统计,十大将军县是:湖北红安、江西兴国、安徽金寨、湖南平江、江西吉安、江西永新、湖北大悟、河南新县、安徽六安、湖南浏阳。

  第一大将军县——湖北红安(60人):

  上将:王建安、陈锡联、周纯全、郭天民、韩先楚、谢富治,中将:王近山、刘飞、刘昌毅、李天焕、张天云、张仁初、胡奇才、秦基伟、徐深吉、徐斌洲、詹才芳,少将:马忠全、王诚汉、甘思和、卢燕秋、刘福胜、江波、江腾蛟、李世焱、李定灼、吴振挺、何德庆、邹国厚、闵学胜、况玉纯、汪运祖、张天恕、张志勇、张竭诚、陈炎清、陈美藻、罗应怀、金世柏、周世忠、郑国仲、胡正平、赵鹤亭、贺健、秦光远、耿锡祥、袁克服、徐绍华、殷国洪、涂锡道、韩卫民、程启文、程悦长、程儒珍、谢正荣、詹少联、熊应棠、黎锡福、戴克林、戴克明。

 

  第二大将军县——江西兴国(54人):

  上将:萧华、陈奇涵,中将:朱明、邱会作、康志强、温玉成、谢有法,少将:马泽迎、王屏、毛会义、邓经纬、叶运高、吕黎平、刘涌、刘玉堂、刘世洪、刘耀宗、江学彬、李士才、李呈瑞、李佐玉、李良汉、杨卓、杨汉林、邱先通、邱会魁、邹衍、张克辉、陈熙、陈坊仁、陈远波、陈美福、欧阳平、周彬、钟人仿、钟文法、钟生溢、钟发宗、钟国楚、钟炳昌、黄文明、黄有凤、黄朝天、龚兴贵、曾美、曾克林、曾新泮、黄玉昆、谢良、谢立金、谢国仪、雷永通、魏洪亮、曾昭墟。

  第三大将军县——安徽金寨(54人):

  上将:洪学智,中将:皮定均、李耀、张贤约、陈先瑞、林维先、徐立清、曾绍山、滕海清,少将:丁世方、于侠、马琮璜、王远芬、方子翼、邓忠仁、邬兰亭、严家安、李家益、杨克武、肖全夫、肖选进、吴诚忠、佘积德、余明、余嗣贵、闵鸿友、汪乃贵、汪少川、宋文、宋承志、宋维栻、张行忠、张贻祥、陈宏、陈祥、陈伯禄、林彬、林乃清、周发田、周时源、胡继成、胡鹏飞、赵遵康、徐其海、陶国清、康烈功、董洪国、程明、傅绍甫、曾宪池、詹大南、詹化雨、漆远渥、熊挺。

  第四大将军县——湖南平江(52人):

  上将:苏振华、钟期光、傅秋涛,中将:方强、方正平、甘渭汉、刘志坚、吴信泉、邱创成、张震、张令彬,少将:欧阳文、钟赤兵、赖毅、王赤军、方正、方国安、方国南、孔峭凡、叶楚屏、吕展、李元、李基、李光辉、李桂林、李彬山、李梓斌、杨尚高、吴自立、何辉、何能彬、何维忠、余非、余光文、张书祥、张平凯、张正光、张闯初、林胜国、罗湘涛、郑贵卿、钟伟、钟明彪、秦化龙、徐德操、唐明、黄连秋、黄胜明、喻缦云、谢忠良、谢福林、裴周玉。

  第五大将军县——江西吉安(46人):

  中将:刘西元、李作鹏、肖望东、吴富善、余秋里、周彪、周贯五、袁升平、梁必业、梁兴初、彭林、彭嘉庆、蔡顺礼,少将:王力生、王茂全、邓龙翔、任昌辉、刘昂、刘世相、刘华春、刘华香、刘贤权、刘绍文、杜文达、李元、李铨、李木生、杨怀珠、肖大荃、肖荣昌、张太生、欧阳家祥、罗通、罗文坊、胡云生、胡备文、钱江、郭延林、郭金林、梁仁芥、舒行、曾光明、曾如清、谢斌、廖鼎琳、黎有章。

  第六大将军县——江西永新(41人):

  中将:王恩茂、王道邦、旷伏兆、张国华,少将:马辉、王学清、左爱、左齐、龙潜、龙飞虎、龙振彪、龙道权、龙福才、刘义、刘福、刘子云、刘发秀、刘鹤孔、江燮元、李治、李真、肖思明、肖新春、吴融锋、张铚秀、陈云中、陈信忠、罗斌、周志飞、周志刚、贺光华、贺庆积、贺振新、贺盛桂、盛治华、彭龙飞、彭清云、彭富九、谭开云、颜文斌、肖森。

  第七大将军县——湖北大悟(36人):

  中将:周志坚、聂凤智、程世才,少将:方毅华、邓少东、石志本、叶建民、田厚义、宁贤文、伍瑞卿、刘何、刘华清、孙光、严光、李长如、吴杰、吴永先、吴林焕、何光宇、何辉燕、张国传、张宗胜、张潮夫、金绍山、周明国、郑本炎、赵文进、姚运良、高林、席舒民、黄立清、韩东山、董志常、谢甫生、雷绍康、颜东山。

  第八大将军县——河南新县(36人):

  上将:许世友,中将:吴先恩、张池明、范朝利、郑维山,少将:王大华、王才贵、王世仁、叶道友、朱致平、李德生、肖永银、肖志贤、肖德明、吴世安、吴华夺、余述生、张吉厚、张百春、陈波、范朝福、官宗礼、胡立声、胡立信、胡贤才、徐明德、高立忠、高厚良、黄光霞、程世清、鲁加汉、谭友夫、谭知耕、熊作芳、潘焱、潘寿才。

  第九大将军县——安徽六安(34人):

  中将:梁从学,少将:王海清、王德贵、吕仁礼、刘善福、齐勇、关盛志、孙仪之、杜彪、李发、李书全、李世安、李国厚、杨中行、杨以山、杨植亭、吴宗先、吴瑞山、徐国夫、徐光友、高先贵、何柱成、余品轩、张忠、张宜爱、张寰东、查玉升、赵俊、桂绍彬、涂学忠、黄仁庭、程业棠、傅春早、潘峰。

  第十大将军县——湖南浏阳(30人):

  上将:王震、李志民、杨勇、宋任穷、唐亮,中将:孔石泉、汤平、张藩、张翼翔、饶子健,少将:石敬平、刘子奇、江文、汤池、苏鲁、苏鳌、李贞、李信、李辉高、杨世明、何志远、邱蔚、张和、罗若遐、黄霖、黄曹龙、曾涤、熊晃、黎东汉、戴文彬。

  黄埔军校是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以苏联的经验和模式创办的近代中国第一所初级军事指挥院校,被誉为“将军的摇篮”。当初,富有革命民主思想的孙中山先生推崇“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主张,因而,一大批中国共产党党员也被吸收或考入黄埔军校,接受新的军事思想理论学习,进行军事专业训练,为日后成为战功赫赫的将帅,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来,蒋介石背叛了孙中山先生的遗愿,对革命者大开杀戒。中国共产党终于意识到独立掌握武装的重要性。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诞生,一批黄埔军校的共产党员教官和学生成为人民军队初创时期的骨干和中坚力量。他们经过20余年的浴血奋战,终于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著名将帅。他们中间有:

  元帅5人:叶剑英(黄埔军校教授部副主任)、陈毅(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政治部文书)、聂荣臻(黄埔军校政治部秘书兼政治教官)、徐向前(黄埔1期)、林彪(黄埔4期)。

  大将3人:陈赓(黄埔1期)、许光达(黄埔5期)、罗瑞卿(黄埔军校武汉分校)。

  上将8人:周士第(黄埔1期)、陈明仁(黄埔1期)、杨至成(黄埔5期)、宋时轮(黄埔5期)、张宗逊(黄埔5期)、郭天民(黄埔6期)、陈奇涵(黄埔军校学生队队长)、陈伯钧(黄埔军校武汉分校)。

  中将9人:阎揆要(黄埔1期)、常乾坤(黄埔3期)、倪志亮(黄埔4期)、郭化若(黄埔4期)、唐天际(黄埔4期)、谭希林(黄埔6期)、王诤(黄埔6期)、彭明治(黄埔军士教导队)、曾泽生(黄埔军校高级班)。

  少将12人:方之中(黄埔4期)、洪水(黄埔4期)、李逸民(黄埔4期)、曹广化(黄埔4期)、白天(黄埔4期)、廖运周(黄埔5期)、张开荆(黄埔6期)、周文在(黄埔6期)、高存信(黄埔10期)、袁也烈(黄埔军校入伍生队指导员)、徐介藩(黄埔3期,61年晋升)、朱家璧(黄埔8期,64年晋升)。

  中华56个民族,都有先进分子参加革命,可谓群星荟萃,将星璀灿。除了汉族以外,少数民族共出了36位将军,其中大将1人,上将2人,中将8人,少将24人,他们分布在8个少数民族。

  侗族2人:大将粟裕,少将曹玉清;

  壮族11人:上将韦国清,中将韦杰、覃健、冼桓汉,少将韦祖珍、卢绍武、吴西、黄惠良、覃士冕、覃国翰、朱鹤云;

  蒙古族5人:上将乌兰夫,少将索立波、孔飞、廷懋、吴涛;

  土家族2人:中将廖汉生,少将彭飞;

  满族4人:中将万毅,少将赵承金、郭维城、白志文;

  藏族5人:中将朵噶·彭错铙杰、阿沛·阿旺晋美,少将桑颇·才旺仁增、凯墨·索南旺堆、黄正清;

  回族2人:少将刘世昌、刘瑞方;

  维吾尔族4人:中将赛福鼎·艾则孜,少将曹达诺夫·扎依尔、祖农·太也夫、买买提伊敏·伊敏诺夫;

  塔吉克族1人:少将马尔果夫·伊斯哈科夫。

  有16位将军因战伤而残废了身躯,他们弹创满身,血铸辉煌,为开国将帅增添了独有的风采。

  独臂将军11人:上将贺炳炎,1935年失去右臂;上将彭绍辉,1933年失去左臂。中将余秋里,1936年失去左臂;中将晏福生,1936年失去右臂。少将左齐,1938年失去右臂;少将苏鲁,1949年失去右臂;少将陈波,1940年失去左臂;少将彭云清,1938年失去右臂;少将童炎生,1944年失去右臂;少将廖政国,1940年失去右臂;少将朱声达,1936年失去左臂。

  短臂将军2人:少将龙书金,1942年左臂残废;少将罗应怀,1943年双臂残废。

  独腿将军2人:中将钟赤兵,1935年失去右腿;少将张和,1942年失去右腿。

  独脚将军1人:少将谢良,1937年失去左脚。

  毛泽东在谈及我军的伤残将领时说:“中国从古到今,有几个独臂将军?旧时代是没有的,只有我们的红军部队,才能培养出这样的独特人才!”

  独臂、独腿将军负伤的简要过程如下:

  彭绍辉上将:中央苏区第四次反“围剿”作战的1933年3月21日,在彭德怀领导的红三军团担任红1师师长,参加霹雳山战斗时,左臂连中两弹,臂骨被击成几截,做了三次手术未成功,左臂被截除。

  贺炳炎上将:红军长征途中的1935年12月22日,在贺龙领导的红二军团担任红5师师长,率部与敌在云南瓦屋塘激战时,右臂被汤姆子弹击中,骨头被打碎,做了截肢手术。

  钟赤兵中将:红军长征途中的1935年2月26日,在彭德怀的红三军团担任缩编后的红12团政委,于娄山关战斗中右小腿负伤。1935年6月,第一次截去右腿小腿以下部分;第二次截去右腿膝盖以下剩余部分;第三次整个右腿从股骨根部全部截除。

  余秋里中将:红军长征途中的1936年3月,在贺龙领导的红二军团担任红6师18团团政委,参加乌蒙山回旋战斗时,为救团长成钧,左臂被子弹打穿,露出骨头和筋腱,因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半年后截肢。

  晏福生中将:红军长征途中的1936年9月7日,在萧克领导的红六军团担任红16师师政委,率部于渭河罗家堡战斗中掩护红六军团转移,在战斗中因敌机轰炸,右臂被炸断,1936年10月整条右臂被截去。

  朱声达少将:红军长征途中的1936年,在贺龙领导的红二军团担任红4师10团连长,于云南实川战斗中受伤,截去左手臂。

  谢良少将:红军西路军西征途中的1936年11月22日,在董振堂领导的红5军担任红23师政委,于甘肃山丹县十里铺跟马步芳匪兵作战时,左脚负伤,1936年12月第一次截肢,用剪刀将左脚前掌剪掉;第二次截肢,截去左脚剩余的脚掌;1937年冬第三次截肢,将左腿从膝盖以下全部锯掉。

  彭清云少将:抗日战争的1938年10月29日,在贺龙领导的一二○师担任第359旅719团1营教导员,在邵家庄战斗中,右臂肘关节被日军枪弹打穿。因动脉血管破裂,流血不止,1938年11月16日白求恩大夫为其截去右臂。

  左齐少将:抗日战争的1938年11月17日,在贺龙领导的一二○师担任第359旅717团参谋长,于明铺村伏击日军的战斗中右臂负伤。19日,经白求恩大夫实行右臂截肢手术后保全了性命。

  龙书金少将:抗日战争的1939年3月,在罗荣桓领导的八路军一一五师担任东进纵队五支队副支队长兼团长,于鲁北陵县大宗家与日军激战中左臂中弹,弹头于左肱骨炸开,为粉碎性骨折。后来,左臂残废,仅以筋皮相连。

  陈波少将:抗日战争的1940年3月,担任八路军前总特务团副团长,在一次演示新地雷时,为战士示范滚雷的使用方法,滚雷突然爆炸,陈波左臂被炸伤,截去左臂。

  廖政国少将:抗日战争的1940年新四军黄桥整训时,在粟裕领导的江北指挥部担任第1纵队4团团长。一次,为了试验缴获来的泰州造手榴弹投弹效果,廖政国在拆一枚手榴弹时,突然木柄冒出白烟,他想往窗外扔,来听课的干部正在集队,想往里屋扔,团政委正在里屋休息。廖政国只好高高把手榴弹举过头顶,一声巨响,廖政国的右臂被炸断。

  罗应怀少将:抗日战争的1942年在与日伪军反“扫荡”作战中负伤,1943年双臂残废。

  张和少将:抗日战争的1942年7月13日,在聂荣臻的晋察冀军区担任冀中军区干部大队大队长,指挥白杨堡战斗时,右腿被日军掷弹筒炸伤,右腿从大腿根部20公分处截除。

  童炎生少将:抗日战争的1944年10月初,在陈毅领导的新四军担任苏中军区特务3团政委。一次战斗结束,童炎生在试投缴获的敌人土造手榴弹时,没想到手榴弹在手中爆炸,他的右手五个指头都被炸飞,从手腕处做了截肢手术。后来,童炎生杀敌心切,伤口还未愈合就回了部队,结果伤口无法愈合,只好做了第二次截肢手术。

  苏鲁少将:解放战争的1949年4月21日,在聂荣臻领导的华北军区担任第62军184师副师长,奉命攻打太原东门外的红房子据点时,因敌人的连环雷爆炸,右臂被炸,伤势严重,进行了截肢手术。4月下旬右臂从大臂三分之一处截去。

  女性将军1人:少将李贞,时任军事检察院副院长。

  外籍将军1人:少将洪水,越南河内人,京族,曾任军委主办的《战斗训练》杂志社社长等职,1956年回国。

  起义将领9人:上将有陶峙岳、董其武、陈明仁3人,中将有曾泽生1人,少将有林遵、邓兆祥、张世珍、魏镇、刘善本等5人。他们都是在解放战争时期起义的原国民党军将领。

  归侨将帅8人:元帅叶剑英,马来西亚归侨;上将叶飞,菲律宾归侨;中将庄田,新加坡归侨;中将卢胜,新加坡归侨;少将唐铎,苏联归侨;少将陈青山,马来西亚归侨;少将叶松盛,印度尼西亚归侨;少将曾生,澳大利亚归侨。

  惟一的将军夫妻:上将甘泗淇,少将李贞。

  同名将军有4对:李元:1894年生,江西吉安人,1955年授予少将;李元:1917年生,湖南平江人,1964年晋升少将。李道之:1911年生,江西吉安人,1955年授予少将;李道之:1916年生,山东牟平人,1964年晋升少将。张英:原名黄文荃,1914年生,广西灵川人,1961年晋升少将;张英:1916年生,辽宁盖县人,1964年晋升少将。罗斌:1915年生,江西永新人,1955年授予少将;罗斌:1914年生,福建武平人,1962年晋升少将。

  原东北军出身的将领25名:上将吕正操,中将万毅,少将解方、陈锐霆、贾陶、沙克、封永顺、赵东寰、于权伸、赵承金、高存信、李觉、徐明、宋学飞、金振钟、张志毅、杨有山、张加洛、罗文、纪亭榭、管松涛、郭维城、王振乾、江潮、张学思。

  原西北军出身的将领8名:中将孔从洲、阎揆要,少将张希钦、童陆生、何振亚、沈启贤、牛化东、廖运周。

  我军实行军衔制以后,有下列不同军衔的将帅相继不幸地第一个离开了我们,特此纪念。

  1955年11月,同刚刚授衔不到一个月的资凤少将在南京不幸病逝,享年60岁。资凤是第一位辞逝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军,第一位辞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

  1957年,朵噶·彭措饶杰中将不幸病逝,享年54岁。朵噶·彭措饶杰是第一位辞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

  1960年7月1日,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常委委员、国防委员会委员、成都军区兼四川省军区司令员贺炳炎上将病逝,享年47岁。贺炳炎是第一位辞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

  1961年3月16日,军事家、中共中央委员、国防部副部长、大将陈赓病逝,享年58岁。陈赓是第一位辞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

  1963年12月16日,军事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罗荣桓同志病逝,享年61岁。罗荣桓是第一位辞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

  从1955年实行军衔制到1965年取消军衔制,十年间,还有如下40位将军不幸辞世:1956年有陈奇少将,终年46岁;洪水少将,终年50岁;张世珍少将,终年54岁。1957年有金绍山少将,终年42岁;李发少将,终年44岁;邱蔚少将,终年44岁。1958年有彭显伦少将,终年63岁;黎有章少将,终年43岁。1959年有王道邦中将,终年48岁;覃健中将,终年46岁。

  1961年有张祖谅中将,终年50岁;程悦长少将,终年50岁;潘世征少将,终年45岁;陈铁君少将,终年44岁;叶道友少将,终年47岁。1962年有李克农上将,终年63岁;肖远久少将,终年60岁;江峰少将,终年48岁;梁金华少将,终年49岁;陈文彪少将,终年52岁;王远芬少将,终年56岁。1963年有程儒珍少将,终年63岁;陈远波少将,终年50岁;张驾伍少将,终年52岁;张雄少将,终年55岁;乔信明少将,终年57岁;1964年有甘泗淇上将,终年61岁;朱明中将,终年61岁;朱辉照中将,终年53岁;李平少将,终年50岁;周学义少将,终年52岁;肖学林少将,终年53岁;赵北源少将,终年47岁;卢燕秋少将,终年52岁。1965年有赖传珠上将,终年55岁;倪志亮中将,终年65岁;王再兴少将,终年51岁;王之平少将,终年63岁;丁世方少将,终年53岁;龙福才少将,终年56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更多关于“”的新闻阅读:
87版《红楼梦》赞助人如今瘫痪靠低保维持生计

87版《红楼梦》赞助人如今瘫痪靠低保维持生计

《奇门遁甲》启动 徐克袁和平闯开古装奇幻大门

《奇门遁甲》启动 徐克袁和平闯开古装奇幻大门

郜林拒绝向球迷道歉究竟是怎么回事?郜林为什么要拒

郜林拒绝向球迷道歉究竟是怎么回事?郜林为什么要拒

少女铁路自拍火车撞击身亡 陈尸花海

少女铁路自拍火车撞击身亡 陈尸花海

最新更新

哪位中共叛徒叛变后 竟成国民党特务机关首脑?

邓小平做了什么?美学者称其智慧能力远超预期

图文焦点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