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军情局高官披露:蒋家太子身染梅毒成废人

时间:2016-05-09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谷正文,山西汾阳人,早年参加中共115师,后被俘投降加入军统。撤往台湾后,因一手侦破、捣毁中共台湾工委而受到赏识,官至军情局特勤处少将主任,与两蒋关系密切。在1997年由台湾书华出版公司出版的《牛鬼蛇人:谷正文情报工作档案》一书中,谷正文披露了蒋家第三代不为人知的生活细节,尤其是蒋家第三代嫡长子蒋孝文身患梅毒成废人的细节。

蒋家祖孙三代合影,后排左二为长孙蒋孝文

 

  蒋氏家族“富不过三代”

  “富不过三代”,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的俗话;虽然称不上是定律,却往往准确。不过,这种情况似乎是中国特有的现象。而近代以来,又以蒋氏家族的起落,对这句话注解得最为传神。

  民国五十年左右,蒋经国警觉到“富不过三代”的危机,可惜为时已晚,而且所托非人。尽管他也学着古人,使尽了“易于而敦”的绝活,却仍无法挽回半似必然的悲剧。

  没有任何一个父母,会认为自己的子女是天生的壤胚,至少蒋经国的态度是如此,因此,在管教蒋孝文、蒋孝武失败时,有不少人倒了楣为此丢官、坐牢的实是不胜枚举,其中固然有罪无可逭的混蛋,却也不乏无端受累者。

  以我对蒋氏祖孙三代的认识,孝文、孝武两兄弟之所以学坏,蒋经国确实要负最大的责任。

  在平常的生活中,他们父子的相处,是相当愉快、融洽的。经园先生好喝酒,孝文跟着学父子俩只要找到藉口,便可以喝得酩酊大醉。而贪玩的孝文,在街上发现了什么好吃、好玩的东西,也会带着经国先生去试试。

  我与蒋孝文的往来,原本多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稍后,因负责突袭大陆工作,而有较复杂的经费运用,才遇上一些打着蒋孝文名号的生意人。

 

  事实上,蒋孝文在蒋氏家族里,并没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所以,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困扰。倒是带蒋孝文去吃了一顿沙茶牛肉,让我惹了一桩大笑话。

  那家沙茶牛肉店的老板娘,原本是北投的酒女,眉心长了颗红痣,见过她的客人大都对此印象深刻。转行后,她就在成都路的天后宫门口摆起了路边摊,专卖沙茶牛肉。政府迁台初期,这一类摊子是很普遍的,我们这些撤退来台的人,见着这么多沙茶摊子,老爱叫台北作“沙茶之城”。

  生意手腕高超的老板娘,没几年工夫就挣来一个店面开起了餐厅,卖的仍然是沙茶牛肉。有一回蒋孝文找我吃饭,就随兴地把他带到那儿去。

  蒋孝文吃得赞不绝口,回家后,就把他老爸给拖去试了几次。结果经国先生突然发现餐厅的墙上,挂了一幅我署名的匾额,从此认定这家店是我出钱开的,还三天两头地问我店里头赚不赚钱,烦得我连解释的力气都没有。

  拉关系做生意不堪其扰

  负责突袭大陆工作后,开始有一些蒋孝文的同学找上门来,全是为了包揽生意,在不堪其扰的状况下,我说了些狠话,其中以余正雄最教我印象深刻,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被我恐吓之后,还不断上门的怪胎。

  余正雄是蒋孝文的中学同学,老家住在高雄,是官邸里的常客,这个人讲话的声音大过打雷,言行举止像极了流氓太保,见他三番两次来烦扰,我索性叫他“余太保”,岂知这小孩子竟然对这个绰号喜爱有加。

 

  最后,我明白告诉“余太保”,如果继续不死心地以蒋孝文的关系,试图介入采购,非但没有成功的机会,万一事情传到经国先生耳里,恐怕还有牢狱之灾在等着。

  为求斩草除根,我特地把蒋孝文找来,一再告诫他不要介入突袭大陆工作,也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任何人,理由很简单,为防止泄密而已。

  “这件事万一传了开来,中共迟早会掌握线索,到时候不只是我的老命不保,任务失败之后,连你都要跟着倒大楣!”我语带恐吓地说。

  余太保巴结蒋家有道

  余太保一直没有死心,还在高雄开了一家“经纬渔业公司”,颇以认识蒋氏一家为荣。

  有一年八月,佘太保突然跑来找我,说是蒋孝文要请我到家里喝酒,至于庆祝的原因,则是有一百多棵昙花一齐开了!这个在官邸里被昵称为“小余”的年轻人,深知经国先生和孝文兄弟的习惯,不知从哪儿搜集了一百多棵即将开花的昙花。结果,那天一伙人喝得烂醉如泥,蒋经国还一手抱着蒋孝文,一手搂着余太保,在盛开的昙花前,拍了一张满脸酒意的照片。

  这种藉由蒋孝文巴结蒋经国的事情,当然不只余太保一人在干,就连当时的台北市警察局长杨济华也不例外;除此,阳明山管理局局长郭大同更是不遗余力。

  杨济华与新光集团的吴火狮颇有交情,天然气开放营运时,他便与吴某合营“大台北瓦斯公司”。在财力不虞匮乏之际,杨济华全力拉拢蒋孝文,试图藉由“皇室嫡孙”的保荐而更上层楼。

  他无条件供给蒋孝文一切吃喝玩乐的开销。到后来,更是玩火似地将何秀子约至自宅,介绍何秀子给蒋孝文认识,甚且明言,何女可负责介绍任何绝色美女。事实上,单凭何秀子三个字,在当时便足以代表这一切,而杨济华还要画蛇添足一番,也不过是希望蒋孝文放心罢了。

 

  郭大同是官邸出身的人员,担任阳明山管理局局长职务,也不是什么肥缺,不过他自有生存之道,带着蒋孝文吃喝玩乐,找各种荒淫嬉闹的场所,郭大同绝对强过任何人。而郭大同之所以如此三头六臂、消息灵通,则全赖刘文藻,也就是人称“刘瘸子”的欢场大亨。

  欢场大亨“刘瘸子”

  “刘瘸子”干的事,跟今天的歌星经纪人颇为类似,不过他不是个绝对正派的人。最早他只是胡乱带几个歌女,在萤桥一带搭棚子唱野台综艺秀的小角色,后来渐渐成了颇具影响力的大亨,连邓丽君都曾在旗下为他效命。

  随着旗下歌手的迅速扩张,刘瘸子营生的路子也就愈来愈宽了,他不忌生荤,连“拉皮条”这种勾当,只要有利可图,也是照干不误,最后还找了一个最近竟升为中常委的人,一起承包“军中乐园”的差事。此外,在台北市也与何丹山等人,合开了几家舞厅。

  蒋孝文自幼深受蒋介石宠爱,经国先生对他的管教又多有瑕疵,现在又挤来一群巴结他、试图利用他升官发财的人,种种的诱惑,蒋孝文岂有不堕落的道理。

  第一个倒霉的是郭大同,他带着蒋孝文四处狂嫖滥赌也就算了,有一回竟然在一夜之间输了一百二十万元,这个数字在当时,买他几个店面绝对不成问题。

  蒋孝文红着脸,带着满身酒味回到长安东路,支支吾吾地告诉蒋经国说:“郭局长想请你帮忙向台湾银行借一点钱。”经国先生只轻描淡写地答道:“那没有关系,不过,钱借了得还给人家才成。”

  直到最后关头,蒋经国才知道金额竟然高达百余万元,一怒之下,隔天就把郭大同给撤职查办了。

  孙运璿借管教蒋孝文图方便

  办了一个郭大同,根本无法挽回蒋孝文,苦无对策之余,经国先生索性将儿子交给孙运璿。时任台电总经理的孙运璿,曾经说他代经国先生管教蒋孝文,教他读书、做人、做事,自认无辱使命。

  事实上,孙运璿的管教方法,显然有严重偏差,说穿了,甚至可以认为是他在利用蒋孝文。

  蒋孝文在台电的职务是北区处主任,为了方便他上、下班,台电公司还特地在官邸附近盖了一间办公室。至于这位“皇族嫡亲”的工作,则与讨债公司无异。

  当时的部队、眷舍,用电限制比一般百姓、商号宽松许多,偏偏这些特殊用户,非但不按契约用电,甚至连电费都不肯缴,台电公司每年因此而衍生总营业额三分之一以上的呆帐。

  蒋孝文的“北区处”,便是负责催收这些拒缴电费的单位。初时,孝文还规规炬矩地每天上班,到后来则是有一天没一天地到处鬼混,而台电不知是否已收齐帐款,抑或有其他原因,对蒋孝文的种种行为竟也不闻不问。

  蒋孝文身染梅毒成废人

  最后,蒋孝文病倒了,蒋经国找来了三军总医院的一群医生,百般诊断后,只有姜必宁说了实话,其他如于秉锡、黄少州等人,都不言明病情。

  “这种梅毒,目前仍然没有特效药可以治疗,孝文的脑神经已经受到侵蚀,现在除了静养,等待特效药发明之外,也只能给他一些止痛剂,减轻痛苦。”

  姜必宁话一说完,不到一个星期,蒋经国就免了杨济华的职,连同何秀子等人,全送绿岛管训:余太保则被吊在长安东路的宅子里打了一顿。

  受托照顾蒋孝武的,则是退辅会主委赵聚钰,这个人更是夸张,不但未能善尽管教之责,还跟着蒋孝武学,末了还弄得纳妾自杀。

  赵聚钰受经国先生嘱托后,曾经透过辅导会第二处处长赵铎找我帮忙。我自知这是一个既不能拒绝、更不能答应的麻烦。

  “你就教他种种兰花吧!反正孝武也喜欢兰花,只要让他有事干就好了!”赵铎以几近恳求的语调说道。我只好找来一个学生,帮他在“欣欣大众公司”的顶楼盖了一座花房,也搬了一些花在那儿养着,结果蒋孝武前后去了不到十次。

  最后,他竟然还帮赵聚钰介绍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小老婆。在这种状况下,期待蒋孝武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似乎有一点缘木求鱼、痴人说梦了。

  孝文出事后不久,余太保突然慌慌张张地跑到我家里来。说是孝武逮着了他大嫂红杏出墙,准备隔天要到饭店去把那个奸夫给杀了,还邀他一起下手。“谷先生,你看这事儿能不能做?”余太保直认为这是个机会。

  让我训得天昏地暗的余太保,只知道那奸夫是个德国人,就住在刚开幕没几个月的国宾饭店里,而孝武则是计划带几个人到饭店里,把这德国佬押到空军公墓去杀掉,再胡乱挖个坑把尸体给埋了。

  我连忙打电话找经国先生,转了半天却始终没能联络上,最后只好通知陈大庆,由他继续联络,并决定如何处理。沉吟半晌之后,他决定派人在饭店附近埋伏,只要见着孝武,即刻将他押回长安东路的蒋经国官邸。

  蒋孝武东雾阁闹事

  直至当日深夜,埋伏的人始终没有见着蒋孝武,在我一心认为不会有事时,接在杨济华之后担任警察局长的王鲁翘,打电话告诉我,说是蒋孝武带着一群人,在延平北路东云阁酒家喝醉酒。身上全都带着枪,大吵大闹不说,蒋孝武还挡在楼梯口,禁止所有人进出。

  硬着头皮赶到东云阁时,只见蒋孝武瘫坐在二楼楼梯口,满脸通红地一语不发。我站在楼下叫了他好几声,这浑小子竟然醉得连我都不认得。

  “你喝够了没?”我边说边往楼上走,这时候情报局“秋实斋”的人也已经赶到现场。

  "还没啦!"孝武有些不耐烦。我仍然不动声色地往上走,嘴里也边说着:"没喝够,那我陪你喝吧!"

  一站到他身边,我就突然伸手取走手枪,接着一脚把他踹得连滚带爬翻下楼去。

  "绑起来!"话声一落,"秋实斋"的人随即把他捆得不能动弹。最后王鲁翘竟然连送他回长安东路都不敢,而我只好硬着头皮,把这醉汉往经国先生的宅子里送,进屋时才发现经国先生根本不在家。

  三天后,经国显示写了一封信来谢我,看完之后,本想托人把它裱起来,最后还是点了把火把它烧了。

  杨济华在绿岛坐了好几年牢,稍后又给送到小琉球待了一阵子,出狱后就字啊花莲开大理石加工厂。而何秀子则因健康情形不佳,提早放了出来,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上一篇:西风烈大漠悲歌!浅谈辽朝军队的兴衰
下一篇:粟裕要带50万解放军武力拿下台湾 为何受阻?
更多关于“”的新闻阅读:
87版《红楼梦》赞助人如今瘫痪靠低保维持生计

87版《红楼梦》赞助人如今瘫痪靠低保维持生计

郜林拒绝向球迷道歉究竟是怎么回事?郜林为什么要拒

郜林拒绝向球迷道歉究竟是怎么回事?郜林为什么要拒

少女铁路自拍火车撞击身亡 陈尸花海

少女铁路自拍火车撞击身亡 陈尸花海

《奇门遁甲》启动 徐克袁和平闯开古装奇幻大门

《奇门遁甲》启动 徐克袁和平闯开古装奇幻大门

最新更新

哪位中共叛徒叛变后 竟成国民党特务机关首脑?

邓小平做了什么?美学者称其智慧能力远超预期

图文焦点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