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坠机揭密:克格勃割下林彪叶群头颅吗?

时间:2015-06-18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1971年9月13日,林彪乘坐的飞机在蒙古人民共和国肯特省省会温都尔汗坠毁之后,苏联人当天就赶到了现场,为了弄清楚死难者的身分,克格勃调查组将林彪与叶群的头颅割下带回苏联。

  苏联人只对飞机感兴趣 中国人安葬林彪父子李安定所着《林彪之死真相查访记》,详细报道了彼德·汉纳姆的整个采访活动。汉纳姆找到了当年参与苏联专家检验遇难者尸体工作的蒙古病理专家莫尤按,此人是中国大使及其随员视察坠机现场时,蒙方随行的卫生组法医。

  林彪坠机惨状莫尤按回忆:1971年9月13日,中国喷气飞机坠毁的当天,苏联人就赶到现场。这批苏联人是由军人和航空专家组成的调查组,他们负责了解飞机坠毁的原因,但他们对九具尸体不屑一顾,而对这架英国制造的三叉戟飞机更感兴趣,把三台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制造的斯佩式发动机中尚完好的一台拆运回苏联。

  曾陪同中国驻蒙古人民共和国大使许文益赴现场处理林彪坠机事件的王中远回忆,9月15日晚上,中方人员赶到林彪出事现场。这个地方叫苏布拉嘎盆地,属肯特省依特尔默格县管辖,距省会温都尔汗约70公里,距贝尔赫莹石矿约10公里。在盆地中央,由北向南长约800多米,宽约300多米草地,全部烧黑了。四处散落着飞机残骸,机舱部分爆炸摊在那里,尸体蒙方没动,最近的飞机舱8、9米,排开去,一共有一二十米吧,都是机舱爆炸迸出来的,人基本上是断胳膊断腿。有些尸体发红,林彪的脑袋摔出来了,头发让火烧黑了,脑浆也出来了。当时的的确良军装很容易着火,衣服都烧没了,基本上是裸体的,手脚冲天、趴着、仰着的都有。蒙方用白布都盖上了,我们揭开了进行拍照。9个人里面8个男的、1个女的,是叶群。叶群是烧的最轻的,除头发烧光外,身上还是比较白净。看样子当时飞机一爆炸,还没有马上死掉,手脚的姿态还有挣扎的痕迹。

  现场北端开始有飞机机翼在地上划了一道沟,很深,约有10-20厘米深,20多米长。据蒙方飞行专家介绍是飞机在机翼擦地刮的,当时飞机试图迫降,选择的地点应该是不错的。如果是飞机肚子着地就迫降成功了,但是不知什么原因,飞机失去平衡,机翅膀先着地,飞机往前冲,又起来了,往前200米左右,爆炸了,机身部位爆炸,机尾部分甩出去了,实际上是两大摊,机身爆炸一摊,机尾部分一摊。散落了很多东西,也有些枪支,冲锋枪、手枪、子弹,皮质文件包是空的。

  头天就看了看,拍了些照片。蒙方也派兵把现场警戒起来了。当天现场看完之后,就回酒店。

  第二天一早又去现场,重新看,重新拍照,又谈了关于选址埋葬的问题。飞机失事在盆地中间的最低点,我们在山坡上朝东方向(田:向着中国),选了一个地方,连夜挖掘,长15米,宽3米的一个大坑。现场尸体旁都放着棺材,白碴的,薄薄的,非常简单。我们现场重新检查后,将尸体装殓,都僵硬了,没办法,手腿再掰过来,装进去。都是蒙古兵干的。我们在现场谈判。按我们编的顺序,1、2、3、4、5、6、7、8、9,我们按编号编出来,林彪是5号,一个完整的大坑,9个人并排放进去,把红布黑布盖上。完了之后,我们四人象征性的一人铲了一锹土,蒙方士兵堆了个坟头,还是我建议搞个标志,把飞机残骸螺旋桨进气口环架过去,放在坟上,蒙方士兵用汽车把进气口环和环中间的分流锥都拉来放到坟顶,一眼望去不锈钢品的环和中间尖的分流锥也是满象样的。然后找了个木头牌子写了几个字,什么遇难者之类的。

  克格勃带走林彪头骨曾经有传闻说,苏联人几周后又秘密回到林彪坠机地,并且挖出尸体检查。莫尤按证实,确此次秘密行动是克格勃所为。

  莫尤按说,后来,苏联当局根据其驻华使馆的情报,认为应该对这架飞机上乘坐的究竟是什么人弄清楚,于是在飞机坠毁五周之后(后来俄罗斯报纸又称为9月下旬)派克格勃的调查组来到坠机现场。他们把墓地的棺材全部挖了出来,逐个检验因天寒地冻而未完全腐烂的尸体,在蒙古专家的帮助下,首先肯定了尸体的所有伤痕都是因飞机坠毁造成的,排除了乘客是在坠机前死亡的可能性。

  接下来需要确认死者的身份。由于尸体被烧得面目全非,死者身份的确认工作进展得十分艰难。于是苏联人就割下那个女人和那个岁数最大的男人的头颅,放在大锅里架起柴火煮,目的是将毛发、皮肉剥离干净。最后,苏联人把两个煮干净的头颅装箱带回苏联。

  苏联调查组证实死者身分汉纳姆后来还在莫斯科找到了当时调查组的两位主要病理学家--苏联军队的病理学家维塔里·托米林将军;前克格勃调查人员亚力山大·扎格沃兹丁将军。

  二人透露,他们花了一年的时间才完成了他们的工作,调查结果保持机密。他们在1971年10月去了两次蒙古;当他们抵达撒瓦尔干时,他们发现罹难者已被埋了一个多月,尸体已经腐烂。后来,他们割下那个女人和那个岁数最大的男人的头颅带回苏联。

  托米林拿出一包令人毛骨悚然的照片和资料,其中有一张从正面和左右侧面三个角度拍摄的头骨照片。托米林指着照片说“这正是林彪的头骨”,并解释说林彪的头部在战争中受过伤,其位置正好与头骨伤痕相吻合,而且苏联保有林彪1938年-1941年在莫斯科治病的详细病历,有关林彪牙科记录也与实际情况丝毫不差。

  扎格沃兹丁补充说:“我们另一个鉴定方法,是用头骨对照了林彪生前的照片。克格勃的资料里有一张俯拍的免冠照片,清楚显示了林彪头的伤痕。我们还把头骨照片和林彪过去的一些照片叠放,看到两者的轮廓完全重合。”

  托米林还说,人们的耳廓如同指纹,一个人一个样,没有重复的,因而是鉴定身份的重要依据。当年从现场割下了那具女尸的一只耳朵,与叶群的有关资料对照,得出了相应的结论。 为了使鉴定头骨和耳廓的结论万无一失,克格勃的这个调查组,根据林彪病历中患过肺结核的记载,重返蒙古检验尸体。托米林记得那天正好是11月7日十月革命节,北风怒号,天寒地冻,他们挖出了林彪尸体,在其右肺确实发现钙化的硬块,与病历中的x光片一致。

  托米林回忆说:“当时已是11月,天气寒冷,我们每过5分钟就得把手伸进温水中暖一暖。结核病灶很快便找到了。临走时,我又收集了那两具尸体的几块骨骸和所有牙齿。回国后,我对那几块骨骼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死者的身高和年龄同林彪及其妻子叶群的身高和年龄完全相符。”

  托米林怕万一有失,决定用拉特涅基氏液由酒精、醋酸和漂白物质组成的混合物,可以大体恢复半腐败器官的形状和大小,甚至恢复肌肉弹性来检验在飞机失事现场割下的林彪和叶群的耳朵。

  实验结果再次证实了前面的结论。最后,在向安德罗波夫汇报鉴定结果之前,托米林找到了能根据人的头骨构造恢复其面貌的专家,复制出林彪的头像,结果同照片分毫不差。

  调查组的工作,使苏联最高领导非常满意,他们得到了嘉奖和晋升,扎格沃兹丁擢升为将军,托米林则获得领导国防部所有病理实验室的特权。

  经过调查,苏联专家得出了结论:林彪和他的夫人叶群确实在飞机上,并且因飞机坠毁而丧生。

  这个调查结果,在其后的二十多年里,全世界只有四个人知道--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当时克格勃的负责人)、扎格沃兹丁和托米林。

  林彪和叶群的头骨至今还保存在俄罗斯前克格勃的资料库里,调查组也没有鉴定过林立果的尸体。

  (责任编辑:赵栋)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