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夫妇选定的漂亮儿媳妇张宁今何在?

时间:2015-06-18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核心提示:在叶群布置了为林立果“选美”的任务之后,毛家湾便不断收到各种女青年的照片。给林立果选对象的首要条件是相貌,容貌过关之后,还要经过严格的身体检查,有心肌炎、肾炎等慢性疾病者一律要被淘汰。至于本人的职业和家庭出身是次要的,叶群甚至不愿找个门当户对的高级干部的女儿作儿媳。

  1、广泛筛选目标确定林家及亲朋好友在全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之后,经过广泛撒网,层层筛选,终于将目标定在了张宁身上。

  张宁是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的舞蹈演员,出身于革命军人家庭。她父亲张富华是江西兴国县人,1929年参加红军。新中国成立后,曾被授予少将军衔,1957年病逝。母亲田明是山东人,16岁参加革命,后来转业在一所学校担任领导。张宁是由她父亲的一位老战友介绍给胡敏的。

  歌舞团领导以执行“外调”任务为名,安排张宁到北京“出差”。在东交民巷的空军招待所里,邱会作的夫人胡敏、黄永胜的夫人项辉芳仔细观看了张宁的相貌和体形。

  第二天,林立果与林立衡来到张宁的住处。张宁身高一米六八,长腿细腰,身材很匀称。当时一位与她聊过几次天的小伙子说:“简而言之,你很快就能发现,在张宁身上透着极重的娇气,她给我的感觉就象是温室中一朵娇嫩的花。”尽管林立果也觉察到了张宁的这种娇气,但他仍然决定在鲜花丛中采摘这枝非常娇嫩的花朵。

  张宁回到南京几个月之后,又被胡敏专程接到了北京。医院为张宁做了全面体检,除神经衰弱和轻度近视之外,张宁没有其它大的疾病。

  当胡敏看到张宁体检合格的诊断之后,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因为她这个媒人这次算作成了。

  一天,邱会作的警卫参谋江水向张宁透了点底,他告诉张宁:“这里前不久也住过另外两个姑娘,可惜住了不到一个月就回去了。”在张宁的追问下,江水更明确地说:“你要知道,‘老虎’会吃人的。我劝你还是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经江水这么一点拨,张宁现在更坚信,自己是被选来给林立果当老婆的。张宁的心情既悲观失望又矛盾重重。因为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小伙子,名叫李寒林,与林立果同岁,只是家庭门第低微。张宁后来向不少人讲过,她已有了男朋友,不愿再和林立果谈恋爱,但听者也只能表示同情而已。

  不久,张宁被调往北京。离开南京时,母亲到车站为张宁送行,她以为张宁真的是到中央军委去做机要工作。张宁进京后,胡敏亲自找她谈了改行的问题。她开门见山地说:“林副主席和叶主任对你很关心,叶主任说,中央首长的夫人大都是搞过医务工作的,因此建议你改行学医。”

  林家之所以安排张宁学医,主要是考虑她已经20岁,作为舞蹈演员,舞台生涯已不会太长,从长远来看,不如趁年轻改行学医。

  张宁对胡敏的话没有提出反驳,她顺从了林家对其命运的安排。胡敏说:“叶主任已为你选好了两处学习的地方,一是北京301医院,一是石家庄军医学校。依我看,你就在301医院吧,人在北京,跑起来也方便些,也便于和老虎培养感情。”

  301医院隶属于总后勤部,301医院的物质生活条件和文化条件都比石家庄军医学校好得多。几天之后,张宁从七机部招待所搬到301医院护士学校楼。

  2、调动工作待遇特殊张宁的入学,使她成了医训班里最特殊的学员。因为来自文工团,她头脑中的医学知识几乎是块荒地。其他学员不但有丰富的护理知识和实践经验,而且多数是从总医院几百名护士里选拔出来的。

  正如张宁在回忆文章中所谈到的那样,同期的学员中,还有一名和她身份很相似的同学,那就是刘伯承元帅的大儿媳妇肖玉兰。肖玉兰出身于工人家庭,当时是301医院的内科护士。由于她好学上进,工作积极,经科室推荐送到院里医训班学习。

  在肖玉兰上医训班的问题上,刘伯承夫妇谁也没出面向医院领导说情。而张宁不但从南京调到了北京,从舞蹈演员成了医训班学员,胡敏又专门为她配了一名保健医生,配备了不少进口药品。别的学员几个人住在一间房里睡上下铺,而张宁却独居一室。这样搞法,张宁与其他学员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

  尽管张宁不愿暴露与林家的关系,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的身份在301医院很快便不胫而走。

  她太特殊了,在其他学员只能看“两报一刊”和家信的年代,林家却隔三差五地用轿车接张宁去毛家湾看“内参影片”。

  由于张宁生活上的娇气和特殊,她在医训班师生中影响不好。当然,有些事情的责任并不都在张宁身上。比如林立果要见她,她就无法推脱。

  张宁刚入总医院医训班几天,胡敏就在傍晚给靳来川院长打来电话,说林立果想找张宁谈谈,让张宁到空军林立果的办公室吧。

  第二天上午,张宁被从课堂上叫到靳来川的家里。当她听说是林立果要找她时,心里不由的紧张起来。

  客厅不大,里面摆了几张沙发和一张饭桌。张宁端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她极力想使自己保持镇静,以掩饰内心的紧张和不安。林立果没有坐下,他靠在门旁边的窗台前,俯视着张宁。

  他不明白张宁为什么把漂亮的长辫子给剪了,难道是因为上医训班当了学员?张宁的脸型梳短发可不如原来漂亮好看。

  林立果自上而下地打量着张宁,两人谁也不讲一句话。结果是林立果先开口了:“张宁,为什么我和你每次见面,你总是没有话讲?难道说,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你的头发为什么要剪掉?”

  张宁仍然沉默。林立果为了缓和一下气氛,从口袋里掏出一架135型照相机,说:“算了,不谈这些吧!来,我给你拍几张照片。我的摄影技术还凑合,拍出来的相片保证让你满意。”张宁半推半就地来到窗旁。

  虽然是上午,但室内的光线仍嫌不足。林立果将相机调好,然后退到客厅中间,他从取景框里看到张宁的面部毫无表情,便象导演启发演员般地说:“笑一点嘛,你这么扳着脸,好象我在欺负你似的。”在张宁露出笑脸的瞬间,林立果按下了快门。

  林立果给张宁照完相,说道:“我看,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到周宇驰家去,你看怎么样?”

  张宁没有表示反对。来到周宇驰家里,周宇驰把林立果、张宁带到二楼的小客厅,随后退出关好了房门。

  林立果和张宁并排坐在沙发上,林立果托起张宁的手商量说:“张宁,我看我们结婚怎么样?”

  “不!”张宁感到问题太突然,她缓和了一下口气说:“不,我们彼此一点也不了解。”

  林立果失望地松开了张宁的手,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张宁,你不了解我,不理解我,我都不怪你,但你要知道,人是有感情的,老是这样下去,我是有点受不了。我希望今天能和你好好谈谈,你为什么不说句话呢?”

  林立果有些尴尬,他为自己辩解说:“尽管你的态度使叶主任很反感,但她还是迁就了你。这完全是由于我对你的态度始终如一,所以,我以为你的顾虑是不必要的,关于这一点,今后一定可以得到证实。”

  对于林立果的表白,张宁未必能往心里去。她对林立果说:“可你总要给我一段时间吧!”

  林立果露出了笑脸,他显得非常通情达理地说:“那当然可以,我这个人从不勉强别人的感情,因为我知道感情这个东西,虽无形,却很珍贵。”

  林立果突然转守为攻地问张宁:“听说你在江苏与某人谈过恋爱?”张宁摇头否认道:“没有的事。”

  林立果诡秘地一笑:“江苏有我的耳目,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这时周宇驰进屋叫他们吃午饭。林立果选用了西餐,张宁则吃中餐。饭后,周宇驰陪他们回到客厅。平时敢与林立果称兄道弟的周宇驰拿出一些相机、报话机、录音机放在桌上,他向张宁夸耀说:“这都是林副部长的杰作,他是天才。”张宁趣味索然地瞧着桌上的一堆摄影、通讯器械,脸上没有显出任何新奇之意。林立果示意周宇驰出去,他想和张宁单独在一起。过了一会,周宇驰敲敲门进屋向林立果耳语道:“时间不早了,回去太迟了,叶主任要不放心的。”

  林立果从沙发上起身说:“张宁,我送你回去。”

  张宁与林立果确立恋爱关系后,她的心情是矛盾和痛苦的。林立果只是看上了她的容貌和气质,两人心灵之间的隔膜难以消除。林立果始终把自己摆在一个主子的位置,他看中了张宁,所以张宁就必须服从他,没有感情也要慢慢培养。尽管叶群起初不同意林立果的这桩婚姻,但最终叶群还是向自己的宝贝儿子作出了让步。

  一旦哪天林立果看不上张宁了,他可以随时将张宁甩掉。而张宁只有听从的义务,虽然她比其他学员在生活上享有更多的特权,而所付出的代价却是失去更多的自由。

  她在给林立果的一封信中写道:“在婚姻选择上你有充分的自由,而我却没有。我很希望有机会让我回家去看看。”张宁之所以吞下自己婚姻上的苦果,一是畏惧林家的权势,二是领受了林家的“恩惠”。调到北京学医,她没有提出反对;配备保健医生,她没有抵制;到毛家湾看“内参片”,她并未拒绝;由于害怕死尸,她向叶群提出不想学习解剖课。

  1971年8月初,林彪夫妇都到北戴河避暑去了。张宁所在的医训班虽然放了一个月的暑假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