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的红三军团消失始末:林彪曾给予公正评价

时间:2015-06-18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创立于1930年6月的红3军团,在井冈山斗争时期和长征途中立下了卓越功勋,然而,这支雄师劲旅却在长征后期神奇地消失了。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同期甚至比它成立更晚、功勋没有它突出的那些军团却一直存在到抗战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之前。彭德怀的红3军团哪里去了?它为什么会消失呢?红3军团的将士经历了一个怎样的情感历程呢……长征后期,彭德怀把自己创建的红3军团让给了林彪根据1930年5月中旬和下旬中共中央先后在上海秘密召开的全国红军代表会议与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作出的“各地红军分别集中组建正规军团”的决定,1930年6月10日前后,中共红5军军委在湖北大冶果城山的刘仁八村召开会议,决定以红5军为基础,正式成立红3军团,彭德怀任总指挥,滕代远任政治委员,邓萍任参谋长,袁国平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红5军、红8军两个军。1930年8月23日,红3军团在湖南浏阳永和市同朱德、毛泽东率领的红1军团会师,组建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在毛泽东、彭德怀等人的领导下,红3军团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力量不断壮大,取得了一系列辉煌胜利。后来由于王明“左”倾错误影响,红3军团被迫离开中央苏区,开始了战略转移。在这过程中,红3军团经历了两次大的整编,前一次起因与张国焘有关,后一次则是红3军团的创始人彭德怀自己提出来的。

  1935年,中共中央领导人和张国焘在两河口召开了两个方面军会合后的首次政治局会议,商讨下步行动问题。会上,张国焘对中央作出的决定没有提出反对意见,然而从两河口回到红四方面军后,就立即变卦,提出与中央决定完全相反的南下川康边的主张,并借口所谓“统一指挥”和“组织问题”没有解决,拖延红四方面军主力北上。他还策动和纵容其支持者向中共中央提出由他出任军委主席,并给予“独断专行”的大权。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没有同意张国焘的要求,但为了促进两个方面军的团结,争取张国焘早日改正错误,于1935年7月18日任命他为红军总政治委员。3天后,中革军委作出了《关于一、四方面军组织番号及干部任免的决定》,统一了红军的编制。在这份决定中,红3军团正式将番号改为红3军,军长彭德怀,政治委员杨尚昆(8月份后由李富春担任),参谋长肖劲光,政治部主任袁国平。红3军团的将士完全拥护并坚决执行了中央的指示。

  9月12日,张国焘致电红1军、红3军领导人,企图煽动北进途中的红1军、红3军背叛中央,破坏党的北上方针。彭德怀、李富春和林彪、聂荣臻都及时向党中央作了汇报,张国焘的阴谋没有得逞。同时,中共中央为了解决张国焘阴谋分裂党和红军所造成的恶劣影响,在俄界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红3军军长彭德怀、政委李富春出席了此次会议。会议一致同意中央已采取的步骤和今后继续北上的战略方针,并通过了《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定》。

  在这次会议上,为了提高部队的机动性和战斗力,红3军军长彭德怀根据形势和战略方针的变化,提出了改变部队编制的建议:“团不设营,每团4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班。团以上不设师,直属军,军改为纵队。上层机关尽量缩小,政治部不要超过60人,司令部缩小到130人。”会议采纳了彭德怀的建议,作出了将北上红军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即北上抗日先遣队)的决定,并任命彭德怀为司令员,毛泽东为政治委员,林彪为副司令员,王稼祥为政治部主任,杨尚昆为政治部副主任。会议还决定成立编制委员会,负责部队的整编工作。

  彭德怀为什么会提出把自己辛辛苦苦带出来的部队整编掉呢?在《彭德怀自述》中是这样记载的:“在哈达铺约休息了四五天,从报纸上看到陕北有刘志丹苏区根据地,很高兴。从哈达铺到保安县,还有千余里,要经过六盘山山脉。那时干部和战士真是骨瘦如柴,每天行军,还少不了百八十里。沿途还必须战胜敌军阻击,尤其是敌骑袭击。为了充实战斗单位,准备继续战斗,部队需要缩编;为了保存干部,发展新区,也必须缩编——取消三军团,编入一军团。我这提议得到军委毛主席同意。”

       9月20日,部队全部到达哈达铺休整。期间,部队进行了整编。按照俄界会议精神,中央于22日在关帝庙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正式宣布红一方面军改称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下辖3个纵队。第1纵队以红1军为基础共编5个大队,把红3军13团编入第1纵队;1纵队司令员林彪,政委聂荣臻,参谋长左权,政治部主任朱瑞。第2纵队以由红3军团组成的红3军为基础,编3个大队,司令员彭德怀(10月由彭雪枫接任),政治委员李富春,副司令员刘亚楼,参谋长肖劲光,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后为罗瑞卿);第10大队(原红10团)大队长黄珍,政委杨勇;第11大队(原红11团)大队长和政委仍是邓国清和王平;第12大队(原红12团)大队长文年生,政委苏振华。军委直属队编为第3纵队,司令员叶剑英,政委邓发。

相关阅读:毛泽东的“赵子龙”陈赓一生惧怕彭德怀的真正原因(环球网)

  救过蒋介石的命  1925年10月1日,国民革命军举行第二次东征。蒋介石任总指挥兼第一军军长,打到惠州城却久攻不下。陈赓在担负攻城任务的第四团当连长,首先率领部队攻上城头。敌人子弹打中他的右脚,他忍着伤痛继续冲杀。浴血奋战到第二天傍晚,终于全歼陈炯明精锐的守城部队。蒋介石看中陈赓作战勇敢,就下令调他的连队到总指挥部担任警卫任务。

  惠州攻克后,国民革命军分两路进军:第一师沿着海岸继续东进,于20日攻克海丰县城,总指挥部则跟着第三师向广东省东北的梅县方向前进,10月27日在华阳镇与敌军遭遇。

  第三师是一支才收编的旧军队,没有什么战斗力,与敌军一交火,敌军的兵力、火力都大大超过了第三师,结果,战死了一个团长和两个副团长后,部队马上败退下来。蒋介石闻讯急忙赶到华阳督战。刚到达没多久,第三师已像潮水一般溃退下来。蒋介石气得脸色铁青,咬牙切齿地对陈赓道:“我命令你代理三师师长,指挥三师反冲锋,快去!”

  陈赓应声挥舞着驳壳枪,跑下山梁,冲着一伙溃退下来的粤军喊道:“站住!蒋总指挥命令我指挥你们!我是师长!”

  败兵们纷纷逃命,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有一个粤军军官用肩膀顶了他一下,嗤笑道:“赶快逃吧,还当什么师长!”

  此时陈赓已清醒地知道危局一时难以扭转,便对蒋介石说:“校长,我们已经落到环形包围圈,不转移个地方,无法反击!”他见情势危急,不由分说,上前架住蒋介石,就朝山下跑。跑到山下,蒋介石一屁股赖到地上,颓然道:“我在黄埔一直教导你们,战死则罢,不战死则杀身成仁,今天我要实现自己的诺言!”说着,拔出短剑。

 

 

  陈赓一把夺过短剑,劝道:“你是总指挥,你的行动会对整个战局发生影响,这里没有黄埔的军队,赶快离开这里,再不走就晚啦!”

  蒋介石望着陈赓,这才无奈地说:“我实在走不动了!”

  “我背你走!”陈赓背着蒋介石跑了几里路,终于跑到一条小河边。蒋介石平安地上了船,渡过水流,到达安全地带,劲头也就回来了,迈开大步跑了起来,连年轻的陈赓都几乎跟不上他。

  后来蒋介石在准备反共时把陈赓的名字也列上了“不可重用”之列,被陈赓发现后,他主动辞职,蒋介石念及救命之恩,在发动反革命政变之前宽许他离开了黄埔。

  在延安整风时,陈赓正和彭德怀聊天,康生一掀门帘进来,当听到他们在谈当年东征的事时,他怪罪陈赓,说:“当年你要是趁机把蒋介石毙了,现在哪要打这么多仗?”

  陈赓回答说:“那蒋介石不就成了烈士,跟廖仲恺一样了?”

  “逮捕”张云逸1928年8月的一个深夜。上海新闸路一栋小楼上,两位中年男子正用广东话低声交谈。

 

 

  “胜之兄,由于国内局势突变,中央决定要你放弃去苏联学习的机会,去广西。”说这话的是中共中央军事部部长杨殷。

  “胜之兄”回到寓所,订好船票,准备出发。“天有不测风云”,在他即将动身之际,四名警察突然闯进了“胜之兄”的住处,不由分说,扯下了他的长袍马褂,给他换上了一套西服。

  “你们这是干什么?”“胜之兄”大怒。警察头目冷笑一声,下令一名警察打开“胜之兄”的皮箱:皮箱里面竟然有十几袋“白面”!

  刚走出公寓,又有一伙人拦住了去路:“干什么的?”

  “抓住一个贩毒的。”警察头目洋洋得意地说。

  “等一下,我们要检查!”那伙人强硬地说。

  “胜之兄”以为伸冤的机会来了,大喊起来:“我不是毒品贩子,放开……”话音未落,一条手帕塞进他的嘴里。警察头目又扬起一只巴掌,照“胜之兄”脸上劈了下来,又把眼睛一瞪,向拦路的便衣喝道:“执行你们的任务去,看什么热闹?小心放跑了狐狸。”

  便衣们一看这架势,便不再纠缠,各就各位,继续守株待兔。

  警察把“胜之兄”押上车,警察头目打开了“胜之兄”的箱子,拿出一叠文件,笑道:“哈哈,本来只想发点小财,没想到抓个共产党,大名鼎鼎的张云逸。兄弟们,发财了!”

  “胜之兄”就是中共著名领导人之一张云逸。

 

 

  过了一会儿,车停了下来。张云逸被反绑着押下了车。

  “报告局长,犯人押到!”警察头目笑哈哈地说。

  “云逸同志,委屈你了。”周恩来快步迎了上来,又扭头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