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战役外围战:歼敌1个营解放军伤亡1000多人

时间:2015-06-18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5月12日,上海战役正式打响。

  5天前,蒋介石已经逃离上海,踏上了开往台湾的军舰。

  “打上海,我们组成了两个兵团。”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南京军区空军司令部办公室主任的秦叔谨回忆,西线兵团由叶飞、韦国清率领的第10兵团组成,包括26军、28军、29军和33军。秦叔谨说,西线兵团的任务就是首先向太仓、吴淞方向实施主要突击,攻占吴淞、宝山,封锁黄浦江口,断敌海上退路,然后从西北方向向上海市区突击。

  “东线兵团由宋时轮、郭化若的第9兵团组成,包括20军、27军、30军和31军。”秦叔谨回忆,他们的任务是首先向黄浦江东岸之敌突施攻击,协同西线兵团封锁黄浦江,然后由东、南、西三面向上海市区突击。

  “整个上海战役分为两个阶段。”百岁将军、原军委炮兵副司令陈锐霆说,第一阶段的基本任务就是钳击吴淞口,封锁黄浦江,以切断上海国民党军的海上退路,叫做外围攻坚战。

  “第二阶段就是市区攻坚战。”陈锐霆回忆。

  “全歼汤恩伯,解放大上海!”冒着绵绵细雨,华侨将军叶飞指挥4路大军杀向上海滩。“担任主攻的29军,很快就攻克了浏河。”82岁的秦基,当年是开国上将叶飞身边的技术侦察参谋。

  “我们师的2个营,被解放军歼灭了。”作为当年上海战役国民党军队的一名指挥官,年轻的王楚英品尝到了人民军队的凌厉攻势。

  然而,初战告捷的解放军,很快就遇上了硬骨头。

  “在攻击浦西的敌人主阵地刘行、杨行、月浦三镇时,我们伤亡很大。”被叶飞誉为“靠你打胜仗”的秦基回忆。

  “这个地方是吴淞的重要门户,汤恩伯命令我们构筑了纵深配备的坚强的防御阵地。”凭借隐藏在树林、草堆、坟包中的永备性碉堡,在海空军强大火力的支持下,王楚英指挥国民党52军一部,疯狂阻击叶飞兵团。

  “就在此时,张权起义失败的消息传来了。”秦叔谨回忆,粟裕意识到,西线兵团将遇强敌,必有恶战。

  张权是国民党战车防御炮教导总队中将总队长、联勤总部中将视察员,早已策划好率部起义,活捉复兴岛上的蒋介石,但由于叛徒告密,起义失败,他本人后来也被蒋介石杀害。

  “战斗打得非常艰苦。”秦基说,“有时,我军要歼敌一个营,就要付出伤亡1000多人的代价。”“在最初的3天激战中,28军、29军就伤亡了8000多人。”秦叔谨说,况且,还没有夺取预定地区。

  “汤恩伯高兴极了。”王楚英回忆,由于挡住了解放军的进攻,汤恩伯把他们这些52军的领导人请去,在上海国际饭店举行了隆重的庆功大会。

  汤恩伯说:“为国所需,一切合法;为战所用,一切合理。月浦大捷足以证明,国军的钢铁工事确实比斯大林格勒还要坚固。只要大家像52军一样,勇敢顽强,我们就一定能确保上海安全!”

  西线兵团攻击受阻,引起了中共中央华东局领导人邓小平、陈毅的高度关注,明确指示——不要性急!

  粟裕、张震、叶飞等人主动求变。

  “我们改变了战术。”秦基回忆,他们变猛插、猛冲、猛打的野战打法为小群动作、逐堡夺取、攻击必破的攻坚打法。

  变阵,立即收到奇效!“我们的碉堡不管用了。”前一天,王楚英率部凭碉堡据守,在国际电台还能挡住解放军猛冲式进攻,可是现在,解放军突然采用交叉掩护、逐堡攻击的战法,用抛射筒送炸药炸碉堡,仅3个小时,国际电台就失守了。

  “我们52军军长刘玉章气坏了,竟然枪毙了好多准备退守的军官。”王楚英说,“我早意识到,国民党军队高级将领的这种作风,迟早要断送掉这支军队。”

  秦基回忆,经过10天的苦战,西线兵团歼敌2万多人,攻占了战前预定的上海外围阵地。

  同一时间,东线兵团也进展顺利。“尽管是雨中行军,雨中作战,但东线兵团迂回穿插战术,常常令敌人措手不及。”秦叔谨说,自渡江战役以来,许多战士的双脚长时间泡在水里,烂了,肿了,但仍咬紧牙关,坚持作战。

  秦叔谨回忆,浦东第一仗,他们就俘虏了敌51军中将军长王秉钺。

  高桥镇,浦东外围敌人最重要的据点。

  “夺下高桥镇,就直接威胁到敌人从海上逃窜的唯一退路——吴淞口。”秦叔谨说。

  汤恩伯绝不会轻易放弃高桥。他出动大量飞机,集中大炮,对东线兵团30军、31军的阵地实施狂轰滥炸。

  “我们的大炮也发威了。”得知高桥战况激烈,抗战时期从国民党军队起义投奔新四军的炮兵专家陈锐霆,立即调动三野精锐炮兵部队,支援高桥东线兵团作战。

  “到5月23日,我军第一阶段作战任务基本结束。”秦叔谨说,上海守敌20万残兵败将龟缩在从上海市区到吴淞口这一狭长地带内。

  就在前一天,眼看大势已去的汤恩伯,匆忙将上海作战的全部指挥权交给淞沪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刘昌义。深夜,汤恩伯等一行乘军舰逃往舟山。

  “刘昌义后来起义了。”时任27军81师政委的罗维道记得,地下党把刘昌义带到他的师部,他请刘昌义吃了一顿饭。“签字仪式就在我们师部举行。”开国少将、福建省军区原副政委罗维道回忆,“我们讨论的重点是‘起义’还是‘设诚’。”

  此时,人民解放军已经完成了从东、南、西三面紧紧包围上海国民党军队的态势。

  解放全上海,指日可待。

  (责任编辑:郝保明)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