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神秘的8341部队 与抓捕四人帮

时间:2015-06-18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由于江青在毛泽东去世前后的一系列恶行已经重重得罪了汪东兴,叶剑英对此也非常清楚,而他本人与汪东兴的关系过去一直还比较好。            

  此时中南海和中央各部门的警卫由汪东兴指挥的8341部队负责,因此粉碎“四人帮”能得到他的支持最好。

  叶剑英在参加毛主席吊唁仪式的第二天,于中间休息的时候到福建厅找到汪东兴。见面后叶剑英便说:

  “一方面我来看看你,一方面来听听你对形势的看法。毛主席逝世是一件很不幸的大事,我们都很悲痛,可是还有人不顾大局多方干扰。江青在讨论毛主席丧事的会议上,闹着要开除邓小平同志的党籍。姚文元跟着起哄,不必去说它了。而政治局中竟有人毫无根据地说主席脸色发紫,怀疑是医生害死的,弄得医生们很紧张。好在王洪文、张春桥都参加值班,不然又要颠倒是非了……”

  叶剑英说“来听听你对形势的看法”,显然是想让汪东兴表明自己的政治态度。这时汪东兴马上表示了对江青一伙的强烈不满,并说了一些这些家伙胡闹的细节。

  叶剑英接着问:“现在江青他们还在中南海活动吗?”

  汪东兴回答:“江青这两天在中南海跑到毛主席住地,要看主席那里的文件,被拒绝后江青大为不满,她又要闹事了。主席逝世后,他们的活动更加频繁,更加明目张胆了。”

  叶剑英满意地说:“对于这一点,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现在双方都在搞火力侦察,选择突破口,寻找时机。好,我们隔天再谈。”

  9月15日,叶剑英和汪东兴由吊唁的北大厅来到东大厅南侧的一间办公室里,又开始了交谈。汪东兴把近日江青要华国锋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毛主席处文件处理的问题,并且提出她、姚文元、毛远新和汪东兴都要参加常委会的事情向叶剑英做了汇报。这样,汪东兴的政治态度已经很明确,支持叶剑英。

  毛泽东去世后,正如叶剑英在翌年所说的,这才解决了“投鼠忌器”的问题。此时,叶剑英得到了汪东兴的支持,剩下的便如陈云所建议的,关键是要争取华国锋的支持。老一辈的革命家们对这位30年代后期入党、“文化大革命”前在湖南任省委书记处书记的同志不太了解,在关键时刻他是什么态度,很多人也不无担心。此时,李先念在联络华国锋的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华国锋于1972年从湖南调到北京工作后,听到过毛泽东对“四人帮”的斥责,对这伙人的所作所为也十分反感。毛泽东去世后,江青又一再找他无理取闹,华国锋更深深警觉到这一集团对全党乃至对他个人的严重威胁,感到应该将其解决。这一想法,与叶剑英等人的筹划不谋而合。

  华国锋也深知老一辈革命家对江青之流的反感,不过因过去没有多少交往,便想找自己到国务院工作后已经比较熟悉的副总理李先念作为中介。何况当时华国锋指挥不了军队,能得到军队和老干部的支持是关键。

  在毛泽东治丧期间,华国锋借去北京医院看病为名,紧急到西黄城根9号李先念住处,事先也未打电话通知。

  李先念对华国锋的到来感到有点突然,把他让到办公室。关好门两人坐下后,华国锋便说,我在守灵,是借出来看病到你这里,只能坐10分钟。接着谈了当时“四人帮”发难的简要情况。他还说:我们同“四人帮”的斗争是不可避免的,请你代表我去见叶帅,问一问叶帅的意见并请叶帅考虑采取什么方式、什么时间解决“四人帮”的问题,也请你考虑这一问题。

  正在研究如何解决“四人帮”的李先念一听,马上以惊喜的心情表示,完全支持和赞成华国锋的看法和意见,一定尽快去见叶剑英。两人谈话不到10分钟,华国锋看了一下手表说:“我该回去了。”由于有这件事,李先念在1977年1月的一次会议上说:“去年10月,粉碎‘四人帮’,这是经华国锋同志提议并征得中央多数同志同意后实施的。”这种说法有其根据,不过如果从全局范围来看,还是叶剑英为首的老一代革命家更早提出这一问题并做了布置。

  此前被毛远新等人寄予厚望的陈锡联,这时同样秘密提出“四人帮”的危险,可见内心也是对这伙人十分反感的。在李先念和陈锡联一起为毛泽东守灵时,李先念去洗手间,陈锡联随后也跟着去了,悄悄对李先念说,那几个人可能要动手,要当心。李先念急忙摆手,不让他说下去。看到当时根据中央文件通知负责主持军委工作的陈锡联有此态度,李先念自然感到十分高兴,决定尽快通知叶剑英。

  为了防止有人监视,李先念对工作人员说,心情不好,要去香山植物园散心。车子快到植物园时,他突然对司机和警卫说,去西山叶帅处。到了门口,他才叫警卫人员打电话,说要见面。叶剑英感到非常突然,因为这对“二月逆流”时的老战友曾有“约法三章”,约定不要到各自的住处直接见面。这次李先念突然进院,肯定是有特别重大的事情,于是叶剑英急忙赶在楼前等他。

 

         两人一见面,叶剑英便问:“你怎么来了?”

  李先念回答说:“我为什么不能来?”

  两人就没有再说什么,都心领神会。叶剑英将李先念让到屋里,两人坐后便问:

  “你来是公事奉命还是老交情看望?”

  李先念回答:“都有。”

  这时叶剑英打开收音机,以防有人窃听。

  由于叶剑英年纪大耳有些背,又加上收音机干扰,李先念说话他听不清楚。两人随之商议,用笔写,然后烧掉。

  李先念在纸上写了“这场斗争是不可避免的”时,叶剑英写下了“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李先念写了“请你考虑时机和方式”,叶剑英点头表示同意。

  值得一提的是,叶剑英这时特别写了陈锡联的名字,打了一个问号。显然,他此时特别关心的是名义上主管军委工作的这个重要将领的态度。李先念随之写道:“完全可靠,请放心。”李先念同陈锡联在30年代便是红四方面军的老战友,尽管后来有“文化大革命”的风雨,不过在此关键时刻感到这人还是可靠的。

  接着,李先念简要介绍陈锡联两次同他谈话的情况,两个人连写带谈不到30分钟。

  李先念从叶剑英处回来,当天就把同叶剑英谈话的大致情况报告给了华国锋,并告诉华国锋说,为了保密和联络方便,要搬回中南海住,还约定每天晚上用都能明白的语言在保密电话中通报情况。胜利粉碎“四人帮”后,李先念曾几次表扬39局,说粉碎“四人帮”这么机密的事,没有任何泄漏。由此可见,江青一伙的手还未插入中央机要部门,还无法监视中央这些领导人的活动。

  李先念利用搬回中南海之机,借谈工作之机分别和一些领导人谈话,了解动向以及他们对“四人帮”的态度。同他谈话的人都是忧心忡忡,表示对“四人帮”的不满。得知他们的态度,李先念感到已有把握,便通知了华国锋。接着,华国锋同汪东兴密商了此事,马上得到了支持,因为汪东兴事先已经向叶剑英表示过态度。

  正如叶剑英与李先念所笔谈的那样,筹划粉碎江青一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这既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又关系到参与者的生命安全,所以只能由华国锋和叶剑英、李先念、汪东兴几个人在高度保密的情况下分头进行。当时华国锋和李先念商定,利用看电影作掩护,进行秘密磋商,叶剑英由于还处于“生病”期间,一般不出面,实际上处于幕后指挥的地位。

  毛泽东治丧活动结束后,华国锋、李先念、陈锡联、吴德开始在国务院小礼堂看电影。有时电影放映开始后或结束后,几个人就到小礼堂旁边的武成殿会议室通报情况,商议事情,所有服务人员送完水都不能再进去。

  9月29日,华国锋主持政治局会议,说明毛主席已经去世,不需要再留“联络员”,主张让毛远新回辽宁。叶剑英、李先念、汪东兴等坚决支持华国锋的意见,江青却带头跳出来说什么毛远新不能走,要留下来在十届三中全会上“做报告”。

  此时毛远新虽然有沈阳军区政委的头衔,却连中央委员都不是,这样的身份怎么能在中央全会上“做报告”?让他到中央全会上做这种至少只有中央副主席才能做的事,显然是要打着毛泽东的旗号,并可能捏造出什么“遗留”的“既定方针”之类,让“四人帮”夺取党的最高权力。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解释。

  华国锋坚决反对江青的无理要求,“四人帮”也坚决不让毛远新走。双方唇枪舌剑,寸步不让。江青还以“主席夫人”身份撒泼,胡搅蛮缠。这种争论也清楚表明,解决“四人帮”问题,采取通常的做法不行,必须采取特殊办法。

  这一天,原来担任过康生秘书,此时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的李鑫也报告了一个重要情况,使华国锋感到问题严重。在毛泽东病逝以后,9月15日姚文元便要负责编辑《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李鑫向他们报告,毛选五卷中多少篇是毛主席的手稿?有多少是整理稿?姚文元还询问毛选五卷文稿在哪里,李鑫立刻意识到张春桥、姚文元是想控制这些文稿。果然,过了几天,姚文元便来信提出要求,把毛泽东选集五卷文稿(都是解放后的文稿)送给他。

  在当时人们普遍有将“毛主席教导”神化的心理的情况下,控制了毛泽东的文稿特别是手稿,这可是非同小可

服务信息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若与华开战能坚持多久?越南苏30部队训练曝光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中国武器已不是低端代名词!泰国又买我步战车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地上猛虎亚洲无人能敌!解放军99式坦克齐突击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歼10战机首飞已19年:回首无人知晓的背后故事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解放军最后两架歼教7交付:疑似新型无人机现身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

学习IS经验!伊拉克军队也用某型无人机来轰炸